温木

木场勇治是我的信仰

社恐+强迫症+懒癌晚期

电脑都拯救不了我的排版

小号木场,存放非特摄的地方



安慰人的时候词穷,只会说摸摸、揉揉、抱抱之类的,如果引起反感真的是非常抱歉m(._.)m

【假面骑士Faiz/木巧木】铃兰

*没动力orz

  陌生的城市,陌生的人,曾经的英雄假面骑士Faiz——乾巧孤零零的坐在一片幽深的草丛之中独自喝着高度的烈酒,双眼迷蒙的望着天空,口中诉说着什么“木场……这就是你出生的城市吗?和你一样的温柔呢……”

  他夸张的伸展双臂感受着夜风的洗礼“木场,你……不孤单吗?一个人……丢下我就这么走了,至少,也让我说完那句话啊!木场!”‘咕咚’乾巧猛灌了一口手中的烈酒,猫舌被刺激到全身发软,所幸直接倒在了后方的草地上。

  不知何时,月亮悄然爬上头顶,乾巧无助的望着漆黑流云中那轮明亮的圆月,身体因冰冷而打着寒战“木场……所有人都以为我已经死了,呵,明明可以去陪你的,但你会生气的吧,如此颓废的我……木场,我好想你啊……”缓缓吐出的语句,声线空洞茫然,将脸藏在有力的臂膀之下,泪水止不住的落下,顺着发鬓没入地面,消失无踪。

  空白的脑中又浮现出大战时的画面:在木场阻拦住王之前,巧是打算同归于尽的,可是木场打破了这个想法,他从一开始就看出来了乾巧必死的决心,所以先一步抉择了一切,尽管再怎么下不去手,但在看到他严肃的面容时,心一瞬间选择了服从,发动了最后一击。

  “原来这般温柔的人严肃起来是如此的使人信服(臣服)。”这是真理的话。

  谁都不知道那火焰中的片刻发生了什么,触之及离的拥抱和温柔释然的声音“巧,活下去,我喜欢你啊。”回过神时却发现身后的火海已见不到他那温柔的笑脸,木场独有的草木香还在空气中,就仿佛他还在自己身边一样。

  在胜利的欢呼中,没有人知道,Faiz的头盔下是一张泪流满面的脸。

  乾巧睡着了,在充斥着酒香的回忆中睡着,这是乾巧在大战后的第一次深度睡眠,他梦到了木场,自己心心念念的人。还是如当初的那般温柔,注视着自己,完全可以从他的眼睛中看出自己通红的脸。

  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独处,相视着对方。在梦的最后,乾巧说出了一直埋在心底的话“木场,我,我也喜欢你!”

  乾巧在微光中渐渐苏醒“木场……”那真的是梦吗?那么的清晰,那么的真实。巧起身收拾东西,在望向地面后才发现昨晚被泪水浸染过的地面上盛开着一朵朵美丽的白色铃兰(铃兰可以吗?花语是温柔的爱),温柔如他。

  乾巧笑了笑,骑车离去“木场,我会好好活下去的,直到生命的尽头!”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