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不归

社恐+强迫症+严重拖延症
请镜梦党出门左转,谢谢合作
(ky的别让我看见你,我会刷爆你的。

安慰人的时候词穷,只会说摸摸、揉揉、抱抱之类的,如果太过重复引起反感真的是非常抱歉m(._.)m

对不起我没有什么CP洁癖,但是永飞除外

奢望

#生日快乐 @查无此人
#CP为武高(春野武藏×高斯)
#OOC 我感觉除了名字外就没有在谱的了
#黑化报社带h,你不喜欢别看,右上角不送谢谢

  因为太麻烦,而且不知道该用什么所以百度云,如果看不了百度云还想看的朋友请私信或者下方评论。

  以下链接:http://pan.baidu.com/s/1nuS7Lc1


  排版这个熊样的我也不想搞了,像我这种沉迷短短短的人居然能码到万你是不是应该夸夸我!会有个后续来完善一下我的烂尾,不过什么时候就不知道了,至少我比你先发出来(略略略),打算写一个系列吧,毕竟提到了我梦和大地,要不两篇武高一篇空艾改成一个系列怎么样?反正你的另一篇武高我打算用后续充数了,你看我多好,还多一篇。

  生日快乐啊,没有赶上零点真是对不起!

祝你生日快乐,我为数不多的宝藏

 
  相识也差不多一年了,很感谢出现在我生命中的你,生贺是赶不上了,那不如让我们来快活吧!(不

  从最初被你的文字吸引,到现在无话不说,虽然没有见面,却有着不可言说的羁绊。
  那个人的离开是我们不可说的疤,你被伤的很重,甚至不再相信,那好,还有我。
  用小号放负能可是我的专利,你拿到授权了吗!傻子,以后有什么跟我说就好了,放心,我已经够糟了,还能糟到哪去?不能为你分担才是真正的糟。
  你不用不自信的,你做的很好,从乐乎的第一篇文章到现在,你已经有了飞速的进步。人多了什么狗都有,某圈的事情现在也别去想了,让那些dalao们自个待着去吧。
  突然发现零点了,不管不管,反正你自己的生贺都没倒腾完呢,我的你就别想了。

  在这里,作为你的第一个粉丝我想对你说,你真的很棒,你是我最喜欢的文手;作为你的朋友我想对你说,我喜欢你,你是我珍惜的存在;作为我第一个网路朋友,我想对你说,真好,让我遇见了你;作为我为数不多的宝藏,我想对你说,还有我,只要你不丢弃,我一直都在。
  我想对你说,我爱你,以及,生日快乐。




  最后,今天还是要熬夜真是对不起了,我保证赶完你的生贺明天就乖乖睡觉。

emmm...我突然发现,没地方@了,在这吧 @查无此人 ,(你敢打我我就删生贺!

月饼节快乐/欢乐向小段子


大概是略带一点士海的贺节段子,我才想起来中秋节是要写点什么的_(:з」∠)_

  门矢士是被吵醒的,一群骑士站在照相馆里七嘴八舌的说着什么,然后在看到睡眼惺忪的门矢士之后一齐将矛头指了过来,“一定是decade的错!”这是骑士们异口同声的控诉。

  “……所以说,到底怎么了?”门矢士表面冷静内心一脸懵逼的看着光夏海和小野寺雄介忙碌的安抚着各骑士的情绪,询问缘由。

  原来大家都是,在第二天早上起来后发现自己静心准备的月饼被人掉了包,翔一的超大蔬菜月饼变成了一条打算寄给五代的普通五仁月饼,巧的猫薄荷月饼变成了翔一的超大蔬菜月饼,以此类推,剑崎的柠檬月饼变成了猫薄荷月饼,良太郎的香菇月饼变成了柠檬月饼,然后是W的两馅月饼,Ankn的冰棍月饼,弦太郎的宇宙月饼……等等,大家的月饼都被掉了包,换了个遍。

  “所以说,这到底跟我有什么关系?”门矢士憋了半天,还是把问题问了出来,前辈就算了,为什么后辈也一样啊!我真的不是背锅侠,不要什么事都是往我身上推啊!

  “因为你是decade!”
  “……”

  就在门矢士与众骑士僵持不下,打算再来一次皮套大战的时候,沉默已久的光夏海对着一旁的门发出了惊疑“你们!都别吵了!来看这是什么?”

  只见门矢士房间的门上赫然挂着一个大袋子,里面装了一个包装精致的礼盒,这时ex aid宝生永梦叫了出来“这是我给飞彩桑的蛋糕月饼!”

  真相了!

  一时间所有的骑士都看着门矢士,眼神充满了敌视,“喂,喂喂!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到底怎么回事啊!”门矢士烦躁的揉了揉依旧得罪造型师的发型,拿起了袋子。

  他的动作并不温柔,以至于上面附着的纸条掉了出来,门矢士捡起翻看,脸瞬间黑的像锅底一般,眼神中充满了愤怒,他咬牙切齿的蹦出了两个字“海,东!”

  一旁的宝生永梦小心翼翼的绕过怒火中烧的门矢士,宝贝似的拿走了一旁的礼盒,顺便捡起了被门矢士扔到地上的纸团,只见上面写着:感动吧士,这可是我的惊喜哦。
 
  呃……这大概,是惊吓吧?宝生永梦默默的为自己的这位前辈点了一根蜡。

  纸团被骑士们传了一个遍,但众骑士还是表示都是decade的错。

  门矢士崩溃了,“你们为什么不去找海东啊!罪魁祸首不是已经知道了吗?!”

  “哦,罪魁祸首是知道了,但是他是你的人啊,所以说还是你的错啊。”

  门矢士:脸上笑盈盈,内心MMP。

  大概真相就是海东想送士月饼,然后又不知道送什么,就去看众骑士是怎么弄得,然后他看到宝物就想拿的职业病犯了,看上了这个扔掉那个,最后他选择了最贵的蛋糕月饼礼盒,海东表示现在的后辈好有钱,以后要再来。
  于是,就变成了月饼大转移事件。

士海/空白页


  大战结束,门矢士拒绝了海贼的邀请,回到了照相馆。他把自己缩在洗印房的角落里(不知道怎么称呼,就是洗照片的那个房间,曾经光夏海躲进去的那里),努力压下心中的愧疚与担心。
  
  “嘀——”的一声,是照片洗好了,他缓缓起身,看着照片中的模糊,自嘲一笑,将它放入了身边的相册。
  
  相册是除了驱动器之外唯一一直陪在门矢士身边的存在。
  
  相册很大,每一页都放满了相片,门矢士慢慢的翻动着,回忆着:雄介,小渡,剑崎,南光太郎……
  
  往事繁华,过往的一幕幕浮现眼前。
  
  门矢士发觉自己已走过了太多世界,却终是没有属于自己的世界,就连那个唯一熟知自己的人,也被自己气跑了。
  
  门矢士继续翻动着相册,看着一张张由自己亲手拍出却又极为陌生的面面。
  
  这时,他翻到了一张空白页,这也是整本相册中唯一的一张单独页(大概就是只能放一张相片的一页)。装饰精美的相框中只有胶水的痕迹,满是寂寥的味道……
  
  光夏海曾经问过门矢士,这是一张怎样的相片,他没有回答。
  
  那——是属于海东大树的。
  
  小偷很狡猾,每天在镜头下晃悠,却从不进入。
  
  “因为我想让士看到活生生的我啊。”这是小偷的回答,门矢士对此嗤之以鼻。
  
  终于,在每天与小偷的斗智斗勇中,他拍到了!虽然只是个模糊的背影,却让门矢士有着莫名的归属感。
  
  门矢士将相片放入那张只属于海东大树的单独页中,第二天却消失无踪,旁边附着小偷的字条:士的宝物,我拿走了哦。
  
  门矢士记得当时自己真的是非常的气愤,不知是对宝物的否定,还是对得之不易的宝物被偷愤怒。
  
  门矢士气恼着,却又对人无可奈何,只好再一次的与小偷斗智斗勇。
  
  等门矢士起身时,不觉已是夜晚,静谧的夜让他更加无力,浑浑噩噩的想着,忆着,仿佛以前在身边唠叨的那个人依旧存在。
  
  “明明平常的这个时候,那个家伙已经在说不要熬夜了,今天怎么没有……”门矢士这样对光夏海说着。
  
  “……”光夏海目光复杂的看着门矢士,这个样子已经维持一个星期了,每天一睁眼就是躲进洗印房,出来后也只是重复这一句话。
  
  这般颓废的门矢士,光夏海终是看不下去了,狠狠地打了他一巴掌,厉声说到:“既然不想失去,那就去追回来啊!”
  
  “追……回来?”门矢士迟钝的大脑理解着,眼睛亮了起来,他想起了曾经被追逐着的自己,‘那,是不是该我来追你了呢,海东。’
  
  角色对调,追逐者与被追逐者,大首领桑,你这次的任务可不简单哦~

当一个人想要自由时 没人可以拦得住

从今天起大概会掉线一段时间,对于关注我的大家我真的很抱歉。

献给魔王的祭品

*注意!这只是一个脑洞!!
*写完脑洞不想写正文系列
*大概祭品永梦x魔王飞彩

  山的深处突然出现了一个城堡,传说里面住着魔王,然后村民要送祭品,选定了歌姬poppy,而永梦为了保护这个自己最好的朋友被作为祭品被送了过去。

  永梦进入了城堡,他发现城堡里全是肠子,心脏的标本,一开始永梦很害怕,担心魔王会不会吃了自己,但他看到的魔王是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年轻的男人,他只是做了自我介绍就去做自己的研究去了,永梦被愉快的无视了。

  魔王镜飞彩并没有吃掉祭品永梦,但被当做保姆的永梦表示还不如被吃掉,这样一个生活白痴是怎么活过来的啊!

  永梦渐渐发现其实魔王镜飞彩只是个冷漠的爱吃蛋糕甜食的喜欢医术的傲娇而已,也便没有这么害怕了,话也多了起来,虽然一般都是他在自说自话。

  有一天永梦发现镜飞彩和平常很不一样,一副脆弱的样子,永梦使劲浑身解数使飞彩对他说了缘由,原来这一天是他过去的女朋友病故的日子,这就是为什么镜飞彩会执着于医术的原因。永梦安慰着飞彩,一直在逗他开心,让镜飞彩笑。

  日子就这么平稳的过着,直到有一天,来了一个染着白毛的人打破了他们的两人世界。这个人叫花家大我,好像和镜飞彩是同类的存在,飞彩认识这个人,看上去关系很好的样子,虽然两人都不承认。永梦默默撇嘴,又一个傲娇,本来飞彩桑都好很多了的说。

  于是永梦就很期待花家离开,免得飞彩被再次“带坏”。但结果是花家直接在镜飞彩的城堡中住了下来,直到城堡来了一个女生,一个很有个性的女生,好像是花家的未婚妻,叫西马妮可。而花家也是因为这件事才跑来找镜飞彩的。最后花家还是带着妮可走了,永梦终于舒了一口气,因为两人真的是太闪了,每天不用吃饭都能饱是什么感觉永梦终于是体会到了。

  但是这个时候冒险者打来了,不,不如说是顶着冒险者帽子的魔族,一共有三个人,演艺满天的檀黎斗,没长大儿童帕拉德,两人的妈妈石墨,他们是来踢馆子的。永梦觉得这三人莫名眼熟,然后想起来他们是poppy说过的亲戚,而帕拉德野觉得永梦莫名眼熟,好像是自己丢失的双胞胎弟弟,于是一场好好的踢馆变成了认亲大会。

  就在城堡乱作一团的时候,一个人的出现很完美的解决了所有问题,情报者,九条贵利矢。

  踢馆三人组被九条打包送了出去,而一直嚷的最凶,演艺满天飞的檀黎斗在看到九条的那一刻就怂了,悄咪咪想跑被抓了个正着。

  九条贵利矢承认刚刚的帕拉德是永梦的双胞胎哥哥,他问永梦想不想知道自己的身世,永梦说不想,“只要这样就好了,我和飞彩桑两个人。”九条了然的笑笑,留下一句话转身离去“名人,要好好把握自己的幸福啊!”

  九条口中的名人是因为永梦被作为祭品的事情已经传的沸沸扬扬,永梦到现在都没有死,人们都觉得非常神奇,而永梦被人一传十十传百,已经有被说成英雄勇者的迹象了。

  镜飞彩目睹全程了九条与永梦的对话全程,他并没有说什么,也没有表示什么,但在晚上用餐后镜飞彩首次将自己的蛋糕分给了永梦。




大概,是这样的。

思念/En弘

*沉迷短短短(拍飞
*蜜汁OOC

  距离大战结束也有一段时间了,Enter被消灭,世界恢复了和平,除了有时还会有一些未知的怪人来捣乱,不过很快就会被其他五颜六色的战队消灭。

  夜,樱田弘从一身疲惫中醒来,就在他还想继续回想梦中的某个存在时,却立刻警觉了起来,他明显的感觉到,房间里——有人!就在他准备变身之时,熟悉的声线扰乱了他的思维“沙巴,Red Busters~”

  樱田弘猛然抬头,只见窗边月光下某人正一脸恶趣味的看着自己。“?!Enter!”“嘛嘛,淡定,弘~酱~”“哈?”樱田弘被这个突如其来的称呼弄得红了脸。‘不对!’樱田弘使劲摇了摇头“Enter!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已经……”被我们消灭了吗……

  话的后半句最终还是说不出口,樱田弘再次了张嘴,却还是没有半点声音发出。“我?我被你们怎么了?噗,我的确是消散了哟。但是我在某人的终端中做了一个可爱的小接口,而启动它的条件则是强烈的思念,弘酱的思念我完整的接受到了哦~”

  “我,我没有……”樱田弘的脸在Enter故意的慢语速解说中红成了苹果。“呐,Red Busters,如果不希望我存活,就往这里来一刀吧?这具身体是我最后的身体,只要你的一击就能挂哦~Red Busters。”樱田弘看着Enter指在心脏上的手指和已经没有了任何轻浮表情的面庞,默默的抽出了刀,但却怎么都无法举起,手中的刀仿佛是有着千斤重,他无措的看着Enter,手无力的垂下,最后丢开了刀。

  自暴自弃的开口道:“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别告诉我你还要抢夺能源,我真的会杀了你的!”“放心,那些已经跟我没关系了。而且数据设置是我不能离开你很远,不然会有恐怖的事情发生哦~”“……”恐怖的事情……是什么?弘并没有听出Enter语气中的暧昧,但却莫名的感到口干,他舔了舔唇,表示脑袋已成摆设。

  就这样,在众人不可置信的眼神中,Enter成为了樱田弘的专属机师。
 
  最后的最后,当弘终于明白恐怖的事情是什么的时候,他表示:这已经是日常了好么!(怒摔)

七夕短文

交换戒指/剑始


  “剑崎……”相川始站在当年的那块礁石上,望着无际的大海出神。每年的这个时候他都会到这里来,这是他和剑崎一真的约定。即使他们不能见到对方,但他们的思念可以彼此传达。

  夕阳西下,将蔚蓝的大海染成了绚丽的金黄色,很像,剑崎King Form的颜色……始一直盯着与天交接的的地方,仿佛那里有什么奇迹一样,直到太阳全部落下,海恢复成了平常的颜色,始才收起思绪转身。

  他抬脚打算离开,却发现脚边岩石的夹缝里有什么东西,鬼使神差的捡起,始发现这是剑崎一直不曾离身的黑桃戒指,这时始收到了一条短信,是剑崎的。短信的内容是始前几天拍摄的照片:一对结婚的壁人两人交换戒指的照片。下面有短短的两行字“始,我们也来交换戒指吧~”“……幼稚。”

  相川始嘴上这么说,却小心翼翼的将戒指换好,再把自己的红心戒指放回原处。做好这一切,始乘上摩托,对着平静无波的海面露出了笑容。


恩爱狗也会被秀一脸/OOO世界(和谐向


  “Ankh~出去转转啦,走啦~”“不去。”“走啦,你的棒冰也就没了哦。”“哼!”在马路上公然拉拉扯扯的两人引来了路人暧昧的视线,正走着Ankh突然停住望四周看了看,对映司说:“Uva和Kazari在附近。”“诶?那就叫他们一起玩吧。”“哼,你最好别去。”“为什么啊?”“你爱听不听。”“走了啦~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大家现在都是朋友嘛。”映司说着拍了拍Ankn的鸟头,被Ankn挥开。

  映司找到了Uva和Kazari,只不过他默默的离开了,因为Uva和Kazari好像正在进行不可描述的事情。“Ankh,我错了QAQ”“哼。”

  映司好不容易带着Ankh来到了甜点店,就发现了Gameru和Mezuru,“Mezuru,这里的东西看着好好吃的样子,Gameru想吃。”“好~Gameru想吃什么就买什么。”“谢谢Mezuru,Mezuru最好啦!”

  “……Ankh我们换一家吧,我记得附近那家的棒冰更好吃。”映司说着无视了Ankh的反抗,拉着Ankh就离开了。

  “Ankh你别生气了~”“……”“那……今天可以多吃一根棒冰。”“两根!”“一跟半!”“哼。”Ankh瞅了一眼映司,径直向前走了,‘别以为老子不知道剩下的那半个是被你给吃了!’

  映司和Ankh去下一家甜点店,途中路过了一家伊达常去的关东煮摊子。然后他们看到了被伊达明和后藤慎太郎,两人在若无旁人的互相喂食。不,准确说是伊达若无旁人,后藤被忽悠的若无旁人。

  默默捂脸的映司转身看着Ankh“……AnkhQAQ”“干嘛。”Ankh看着一脸可怜的映司表示好丑,“那个,我突然发现今天没有带钱,要不就这样先回去吧。”“老子的棒冰!”Ankh一听就急了,坚决拒绝。“你带老子出来的,你要负责!”对老子的棒冰负责!

  而听了这话的火野映司立刻像打了鸡血一样去买了棒冰,带着Ankh火速回去了。至于最后棒冰是被那张嘴吃了的问题,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啊~





PS:嗯……我才不会说写到最后的时候手机响起了小黄歌呢,,Ծ^Ծ,,
PPS:说不定会有二
PPPS:完美错过七夕的我表示什么都不知道_(-ω-`_)⌒)_
PPPPS:全部OOC,有不合理的地方但是不知道怎么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