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木

木场勇治是我的信仰

一首凉凉送给自己 电脑都拯救不了我的排版

社恐+重度强迫症+懒癌晚期

小号木场,存放非特摄文章的地方



安慰人的时候词穷,只会说摸摸、揉揉、抱抱之类的,如果引起反感真的是非常抱歉m(._.)m

快警双红

#雷,夜野魁利微痴汉(?)
#时间线什么的我也不知道啊,本来是第三四集写的结果现在才完工,尽量改了
#复健失败hhh 我就冒个泡

自从巡逻三人尝过宵町透真的手艺之后就经常来光顾这家离Global Special Police Organization不远的小店。

虽然因为巡逻三人的关系为BISTROT Jurer增添了很多客流,但三人经常会吃到一半就被上司召回,然后一屋子的人都会悄悄的跟着他们跑走。

这次依旧如此,夜野魁利一脸黑线看着周围凌乱的残局拍了拍额头,无精打采的坐在了圭一郎之前的位置上发呆。

因为流感的关系,他并没有参加这次行动,夜野魁利属于那种平常无病,一病就倒的体质,于是被果断嫌弃的他只得留在店里进行后勤工作。

所幸这次的僵古拉是个头脑简单的家伙,再加上透真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

夜野魁利看着自己身前圭一郎只动过一口的套餐,鬼使神差的拿起勺子吃了一口。

明明是吃过多遍的味道,但似乎又有一丝不一样的味道掺杂其中。

夜野魁利又尝了一口,疑惑的放在口中慢慢咀嚼,他是看着透真做完的,自宵町透真说过下药的玩笑之后魁利就时不时的监督完成的全过程,生怕这个冷静的绅士一时想不开化身激进分子。

明明是和平时一样的方法和配方,连调料都没有多加,好像就是有一丝不同。

这个不一样的味道,似乎是——甜?

因为流感的缘故一直没什么胃口的夜野魁利,在不知不觉中将餐盘中的食物吃了个干净,直到听到开门声夜野魁利才反应过来,赶忙起身拿出了本职的身手,带着餐盘冲进了柜台。

“等等!”圭一郎进门就只看到了魁利的残影,慌忙开口却还是慢了一步。

成功将盘中的食物“倒”进垃圾桶,夜野魁利佯装惊讶,一脸无辜的问道:“怎么了吗?”

由于是半躬身的状态,起身时灯光刚好打在夜野魁利俊秀的侧脸上,圭一郎呼吸一窒,挠着头说道:“刚刚解决完僵古拉有点饿了,想着时间不长,只吃了一口有些浪费就回来了。”

“啊,抱歉抱歉,我以为你们不会回来了所以就提前收拾了。”

魁利看着没有发现异样的圭一郎舒了一口气,脸上的笑容也真实起来。圭一郎抬头望了望四周,疑惑的问道:“其他两位呢?”

“他们有事就先回去了,小圭你很饿吗?”

听着突然响起的背景音乐,圭一郎红着脸说道:“啊是有点啦,既然主厨不在的话我就先回去了,吃个泡面将就一下就好。”

泡面?毫无营养的东西,长时间被宵町透真投喂出来的挑剔令夜野魁利皱了皱眉。

“那我来主厨吧。”
“诶,可以吗?”

看着圭一郎半是期待半是怀疑的眼神,夜野魁利佯装气恼道:“别小看我,这可是不礼貌的表现哦。”

“非常抱歉!”

被圭一郎洪亮的声音吓了一跳的夜野魁利摇头失笑,随手扔了一瓶饮料给正在鞠躬的人圭一郎

“开玩笑啦,等着吧。”
“哦,哦哦。”

其实夜野魁利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事情,前面可以解释成不浪费粮食。但做饭什么的,自己可从来没有做过啊,而且还是给一直要抓自己的人,真的是,搞什么啊……

也太奇怪了,难道说……是流感的原因?恩,一定是!!

讲一切的原因推给流感之后,夜野魁利心安理得的盛出咖喱,放到了之前清洗过的餐盘中。

唔……我记得热血刑事さん喜欢甜食的说。

“怎样?”
“呃…好吃!非常好吃!”
“这样就好,我果然很有天赋。”

圭一郎看着魁利灿烂的笑容,艰难的咽下口中的食物,好像……也没这么难吃了。

“一路走好,晚上走夜路请小心。”
“啊好,魁利君早些休息吧。”

送走了朝加圭一郎,夜野魁利愉快的收拾着,出于好奇他伸手抹了一点餐盘中剩余的咖喱放入口中,随即失笑。

“真是,太咸了啊。”







*魁利把盐当做糖放了很多h

“那就在警察赶到之前,赶紧偷出,赶紧打到吧。”
“赞成。”
“等等,你们着急什么!”

“首先,是鲁邦收藏品……”

“你在干什么,黄!先重整阵势!”
“但是不快点的话,警察会…”

其实从两位的言语中可以看出他们想在警察来之前打到僵格拉,之前他们关注最多的只有收藏品而已,而这次他们想在警察赶来之前就打到僵格拉,这样的话,警察们也不用负伤上场。
嗯,我瞎猜的。

永飞/棒棒糖

#据说这是万圣节的时候写的

“万圣节快乐,不给糖就捣蛋!!”CR闹腾的一天在poppy的尖叫声中开始了。

帕拉德,poppy,妮可和九条穿着花哨的夏威夷衫互相打闹着,一旁的花家严阵以待,至于电脑里的檀黎斗,神明表示他已经想好了几万个卡死他们的bug。

而在CR角落,与热闹气氛格格不入的镜飞彩冷漠的喝了一口咖啡,看着手中的资料眉头紧锁。

这时,一个东西被塞进了镜飞彩的口中,草莓的甜味弥散口腔,使倍受苦味折磨的味蕾得到了解脱。

镜飞彩整个人不自知的放松下来,他抬头望去,看到了身后正一脸担忧的宝生永梦。

“研修医……”

永梦趁飞彩愣神的机会抽走了他手中的资料,顺便换上了刀叉。

“还我!”

镜飞彩伸手欲夺,却被宝生永梦制止“我知道这次手术的风险和难度,但是飞彩桑你已经三天没有睡觉了,这样身体会吃不消的!”

宝生永梦气愤的语气令飞彩无话可说,但是他还是盯着永梦手中的资料眼神倔强。

揉了揉太阳穴,永梦开口威胁道:“如果飞彩桑坚决不休息的话,我就把它扔了!”

“!”

镜飞彩慌张了一下,随后看向了一旁努力吃蛋糕降低存在感的镜灰马,他记得身为院长的父亲是有备份的。

镜灰马察觉到了儿子的视线,尴尬的挠了挠头,移开了视线。

“飞彩桑放心好了,备份的话我已经拜托黎斗桑了,我保证你找不到它的位置。”
“是新檀黎斗神哒!”
“是是,我的卡密sama,打扰小两口吵架是不对的。”

九条拉走了突然蹦出来的社长先生,很快CR就只剩下永飞两人。

飞彩无奈的看着还在坚持的永梦,打算采取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策略。

“研修医你是知道这次手术的难度的,如果不做好万全的准备,便是对病人的不负责任。”

“那你的身体呢?飞彩桑是傻子吗!用这样的身体去应对手术只会是难上加难,飞彩桑认真准备是对患者负责,但你这样不顾身体本就是对患者的不负责任,这根本就是舍本逐末!”

镜飞彩愣愣的看着怒火中烧的恋人哑口无言,混沌的脑子清醒过来:的确,是自己走火入魔了。

他看了一眼像河豚一样鼓起来的永梦,眨了眨眼睛伸手握住了永梦紧攥着的手“……抱歉。”

镜飞彩难得的示弱让宝生永梦的愤怒顿时消失不见,他拉起覆在手上冰冷的手掌轻蹭,像大狗一样撒着娇。

“我不想凶飞彩桑的,可是没有控制住。”
“我知道,这次是我的不对。”

镜飞彩伸手拍了拍永梦的狗头,一直紧绷的神经松懈下来,但随即一个奇怪的声响在两人耳边响起

“咕噜……”
“噗。”

宝生永梦清楚的看到镜飞彩脸红的全过程,揶揄的笑着从背包里取出了精心准备的便当——因为是万圣节,所以便当里有很多糖果的点缀,让人眼前一亮。

吃过便当后,在休息室里休息的镜飞彩看着永梦忙碌的背影,嘴角带上了笑意‘不知不觉中,这个家伙倒是比自己更仔细了。’

等手术完成后好好休息一下吧,和这个笨蛋一起。

魁圭

#不知道起什么题目
#我都不信我在复健(。)

“等,给我站住啊!”走着走着就被莫名其妙的东西袭击,一路追过来,结果却跟丢了。

只是……

夜野魁利感受着自己视野的变化和刚刚越来越远的距离,有了非常不好的预感。

“……”

夜野魁利满头黑线的看着对面玻璃上折射出的镜像——不止是变矮的问题……这根本就是小孩子啊摔!

头疼的揉了揉眼角,夜野魁利苦恼的看着空无一人的寂静街道。

因为逃班被初美花赶了出来,被不明物体袭击变成小孩子,现在又迷路,夜野魁利苦逼的蹲在地上画圈圈。

这都什么事啊啊!

“那个……你是迷路了吗?”

熟悉的声线从上方响起,夜野魁利僵硬的一点一点向上望去,在看清来人的脸时,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脱去警服的圭一郎依旧穿着正装,笔直的线条就如这个人一样刚正不阿。

不,简直是钢铁直男(。)


夜野魁利在确认对方没有认出自己后松了口气,看到圭一郎依旧保持着僵硬面部表情时抽了抽嘴角,挂上专属于小孩子天真无邪的笑容。

“大叔,我看到一个奇怪的人鬼鬼祟祟的就跟了过来,结果就迷路了,我好害怕啊。”

“别怕,别怕,大哥哥现在就带你回家,小朋友你知道你家在哪里吗?”

圭一郎觉得小魁利的笑容就像糖果一样甜,这可是第一个对自己笑的小孩子啊啊!他感动的无视了小魁利带着恶意的称谓,笑得更加“友善”。

“……”成功被圭一郎吓到的魁利差点真的哭了出来,他撇了撇嘴,想起了BISTROT Jurer……不行不行不行,绝对不能被透真和初美花知道自己变成这副样子,会被嘲笑死的!

左思右想之后,魁利“友好”的看向了一旁的圭一郎。

然而对于这一切都不自知的圭一郎在看到小魁利瞬间湿润的双眼和委屈巴巴的表情时,一向空白的大脑瞬间脑补了以N万字为起点的情节曲折的经历。

圭一郎充满同情的看着小魁利,一把抱住了眼前这小小软软的身体。

“???”

夜野魁利对巡逻一号突然的举动一脸懵逼,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这个眼神真的让人好不爽啊……

夜野魁利心里长着黑翅膀的小人,嘎嘣嘎嘣的掰了掰手指一脸坏笑的打算大干一场。

“呐大叔,你要带我去找警察叔叔吗?”
“是,是啊,只有这样你才可以早点回家嘛。”
“但是我不想去欸,大叔大叔,我们不去找警察叔叔好不好啊。”
“这,可是……”

小魁利看着圭一郎迟疑的表情放出了最后的杀手锏——卖萌。

“圭一郎叔叔,你带我去你家好不好啊?就算现在回去家里也没人,我保证明天哥哥就来接我!好不好嘛~”

原本就迟疑的圭一郎在听到家中无人的消息后瞬间心疼起来,他小心翼翼的将小魁利抱起来放进怀里,用着夜野魁利第一次
听到的温柔腔调说着令人安心的话语。

不知是变成小孩子的原因还是太过安心的原因,夜野魁利听着圭一郎胸腔中的跳动,进入了睡眠。

他做了一个梦,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时候,哥哥抱着小小的自己在玩举高高的游戏,兄弟两人玩的累了,便在滑梯的秘密基地里相拥而眠。

这是哥哥离开后夜野魁利第一次做这样安稳的梦。

大家庭的兄弟生来就是为互相残杀做准备的,然而只有他们与众不同,互相保护的两兄弟明确的选择了自己的道路,却在互不相干中渐离渐远。

直到那个混蛋的出现——夺走了最为珍惜的哥哥,也打醒了叛逆中的自己。

夜野魁利被破碎的哥哥和狞笑着的札米戈•迪鲁玛弄醒了,猛地坐起却看到了对面巡逻一号熟睡着的大脸,燃烧着的怒火一瞬间没了踪影。

自己真是……

夜野魁利甩了甩脑袋,让自己清醒过来。

不可否认的,在圭一郎的怀里魁利找到了那时哥哥的感觉,温暖的,热情的,像是暖炉一样包裹着自己,源源不断的善意从四周传来洗涤着夜野魁利的内心。

哥哥……圭一郎……

长期的高度训练一旦歇下便是源源不断疲惫,夜野魁利苦笑着用稚嫩的小手捏了一把圭一郎的脸,随即被圭一郎拽进了怀里胡乱揉了一把。

“乖…睡觉…”
“!”

夜野魁利看了看身上的被子,又看了看睡的死死的圭一郎,翘了翘嘴角。

这个笨蛋,他可不相信国际警察的警惕性有这么差,除非是全身心信任的气息,对从外面捡回来的家伙就这样对待,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也罢……都变成小孩子了,任性一回也无妨吧。

夜野魁利蹭了蹭圭一郎的胸口,听着圭一郎有力的心跳闭上了
眼睛。


一觉醒来的圭一郎发现早已日上中天,太阳晒屁股了,随手一捞又发现昨天带回来的小团子也不知所踪,圭一郎头疼的来到客厅发现上面放着一张精致的卡片。

卡片的意思很简单,哥哥来了把弟弟带了回去,为表感谢送了一沓BISTROT Jurer的代金卷,圭一郎看着桌上的代金卷哭笑不得,给管理官请了假后闲来无事的圭一郎瞅着卡片发呆。

……
……
……

这张卡片!!!不是快盗下达预告时用的吗!!!
可恶的快盗啊啊!还我团子!怎么好的孩子怎么会有一个当快盗的哥哥啊啊!!!

圭一郎三下五除二的撕掉了卡片,在找寻甜食无果后,怒气冲冲的拿着代金卷出了家门。

随后他便看到了每一张代金卷上都写着“甜食吃多会长蛀牙”这样的句子,巡逻一号表示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魁利,你逃班就算了,现在连僵格拉都不打了吗?”
“嘛嘛,我这不是非常细心的把位置告诉你们了嘛。”
“魁利!!”
“嗨嗨。”

圭一郎:我的甜食哇啊啊!
魁利:虽然被治愈了,但是不干点坏事总感觉对不起自己呢。

活着的人继续活,离开的人只剩灰烬。

帕妮/约定

#我果然不适合写爱情故事
#ea还没完结时写了一点点的存稿,帕拉德的死亡也算是我当时对剧情的猜测(架空即可

“妮可?妮可?”

一早起来就只看到粉红便签的花家大我表示非常的不满“这家伙现在为了打游戏连早饭都不吃了,看她回来我怎么收拾她!”

不知道自己正在被主治医师念叨的西马妮可来到了当年与M比赛的地方。

赛事一如既往的火爆,但却入不了天才玩家N的眼。
  
妮可轻而易举的赢得了老玩家赛区的冠军奖杯,就在打算离开的时候,她看到了似曾相识的一幕——现在的当红新人玩家被一个不知道哪冒出来的的新人玩家打败,取得冠军。

其实并没有什么,老人失手,新锐涌出,哪里都是如此。
  
但在那个被打败的玩家脸上,妮可看到了和当初的自己如出一辙的表情,恍如隔世般的,台上的画面两人变成了昔日的M与妮可。

“……果然不该来的。”


又想起了那个家伙……


骑士编年记的结束,是用帕拉德的生命换来的。

这一次,是彻底的清除。

永梦身体里的病毒完全消失,无法再变身成Ex-Aid,即使使用双子卡带,帕拉德也没有再出现过。
  
他就这样,在大家面前用独属于他的方式宣告了他的赎罪。

用game over的音效当退场音乐,帕拉德最后的笑容是雨后晴空下所有人不曾忘怀的记忆。
 

 
“那个家伙,明明答应了我的,在结束之后一决高下……这是弃权!是我赢了!”西马妮可愤愤的说道,却不知红了眼眶。

“胜负还没定呢,N。”玩味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西马妮可烦躁的甩开头上的手,却看到了不应该存在于此的人“谁……帕拉德?!”

“唔,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某个很像神明的声音告诉我,让我来完成重要的约定呢。”

“重要的,约定吗……你还记得啊,我以为你眼里只有永梦呢。”妮可笑着又带着浓浓的醋意说道。
  
“当然,能和你这样的人类进行游戏我很高兴,来吧!我人生的最后一场游戏,真是激动不已啊!”帕拉德兴奋的说道,扬起的笑容里直白的诉说在主人的激动。

“不要……”妮可的笑容僵硬住了,最后一次什么的……开什么玩笑!
“啊?”
“我说,不要!”
“为什么?你不是一直都想要报仇吗?”

妮可不再说话,她深深地看了一眼一脸疑惑的帕拉德,转身跑走了。

因为……不想再让你消失啊。

  

西马妮可一路跑回了花家的医院,随即便被花家拦了下来,“妮可?跑这么快……发生了什么?谁欺负你了?!”
  
这愤怒的样子可真像一个父亲。

西马妮可红着眼眶扑进了大我的怀里,抽噎着说道:“大我……帕拉德回来了……他说要和我完成约定……我很高兴他是为了和我完成约定而出现的,可是……”
“可是?”
“我,我不想再让他消失了……不玩游戏,不完成约定都没关系,就是不想他再消失了!”西马妮可抬起头看着大我痛苦的说道。

花家大我叹了口气,抬手摸了摸妮可的头,轻声说到:“想做什么就去做,左顾右盼望而却步可不是我家患者的风格。”

西马妮可看着花家大我眼中的鼓励,破涕为笑,她可是天才玩家N西马妮可啊!“嗯!”她重重的点头,又转身跑了出去。

“等等午饭……”
“不吃啦!”
“臭丫头!”
 

 
西马妮可进门就看到了趴在游戏机上“睡觉”的帕拉德。
  
“喂,我可没听说过Bugster也要睡觉的。”
“因为实在无聊嘛,社长先生曾经说过,闭目养神是人类一种恢复精力的方式。”
“反正我不喜欢。”
“我也不喜欢。”
  
“为什么不比了?”
“比完你就会消失?”
“不知道,好像是以零点为限期吧。”
“那就好办了,走吧,带你去一个更好玩的地方!”

“游乐场?我有在永梦的记忆中看到过!”
“走啦走啦,我就知道檀黎斗那个工作狂是不可能带你来的。”
  
第n次过山车
第n次海盗船
第n次旋转木马
第n次向鬼屋工作人员道歉
  
  ……
  
(没去过游乐园所以只知道这几个设施,自行脑补其他设施即可)
 
  
“要一个草莓味的和……唔,两个草莓味的吧。”
“好嘞,这位小哥是小姐的男朋友吧,现在这么好的男朋友真是少见。”
“诶,是哈哈。”

“男朋友是什么?”
“唔,就是关系很好的异性√”
“那你就是我的女朋友喽?”
“!!!什么啊突然说这种话。”
“怎么了吗??”
  
帕拉德疑惑的戳了戳妮可爆红的脸,感觉到妮可异常的体温
“你发烧了?”
“你才发烧了,你全家都发烧了!”
“??跟我全家有什么关系?”
 

 
从摩天轮上下来刚好是11:55,两人在湖边的座椅上欣赏着不知从哪里放出的烟花……等等,今天又不是什么节什么日的,谁没事闲的放烟花……现在放烟花不是节日是会罚款的吧……总感觉烟花的燃放地离我们很近……还有这种不爽的感觉……

“帕…”  
  
12:00

“嘭!”一个大大的烟花从帕拉德的身后飞出,飘洒的彩带瞬间将两人淹没。
“哈哈哈哈有没有惊喜到!本神真的是太棒了!连复活这种事都能办到!哈哈哈哈,你们两个庶民还不赶快来拜见神明大人!我就是拥有神之才能的新•檀黎斗神哈哈哈哈!”

“……”
“……”
“帕拉德。”
“昂。”
  
“等,等等,你们要对神做什么!你们这是不敬!现在住手还来得及!你们会糟报应的啊啊啊!”
 
 
于是第二天,花家医生的医院里多了一只卷毛大型犬以及一位重症监护对象。

剧场的拉郎

轰音红x真剑红

“殿下,这里有一张不知道是谁送来的F1日本站①的门票。”
志叶丈瑠伸手接过,便看到了附带的信封上某人龙飞凤舞的字体“殿下大人,我可是尽全力努力着,一定要来哦。”



强龙红x特命红

“大古?”
纠结了半天弘最终决定用名字来称呼桐生大古,虽然不想叫king是一方面,但是在称呼“桐生”的时候弘感觉到了大古的低落。
弘一向对情绪敏感,桐生大古又是个将心里想的都放在脸上的家伙,所以很快弄清楚桐生大古低落的原因后弘哭笑不得,赶忙改了称呼哄这位大型犬的开心。



海东大树x豪快蓝

“哼哼,亲爱的乔•吉步肯先生,请问您不去陪您家任性的船长,来鄙人这有何贵干?”
海东大树轻佻的语气令乔皱了皱眉,剑士是天才,却在情上一窍不通。要不是玛贝拉斯“不经意”的提醒,或许他永远不会明白自己对这个家伙不寻常的感情。
乔认真的看了眼海东大树,眼神飘忽的说出决定好的话语
“生日快乐。”
“礼物?”
“我。”



左翔太郎x驱纹戒斗

在接完找猫的任务后,翔太郎都会带着找到的猫去临市泽芽的神树下转悠。
虽然每次来回的路费很多,但把神树砸下来的香蕉卖卖也就差不多了,尤其是加上“神树”的牌子。

ps:至于翔太郎是怎么把猫带过去的,某硬汉表示不是还有帽子嘛。



豪快红x护星红

护星天使偶尔还是会放假的,想去宇宙逛逛的他们搭上了豪快者的船。
本来就没有什么本质性的错误,两方又都是战队,说开了也就没什么,该玩该闹,相处的倒也和平。
只是在护星众人看到从玛贝拉斯房间出来的阿拉塔颈边的红痕时,两队又打起来了。



葛叶纮汰x特急红

列车来到了一个很奇怪的地方,来迎接他们的人是之前一起战斗过的橙子骑士。
在目睹了这个橙子是空中飞橙过来,并被告知他们现在在宇宙之后,特急者们很快就接受了橙子骑士变成橙子神,并改了球籍的事实。
舞问他们为什么接受的那么快,小伙伴们一起出卖了来斗:“因为来斗说了,橙子即使成了神,加了内增高,身高也还是没有变化!所以肯定没有法力,弱爆了!”
某处知晓星球一切的神大人咬牙切齿的看着躺着自己腿上留着口水的小屁孩:“混蛋小子也就比我高8cm②而已!!”






注:

①f1日本站:中文全称一级方程式世界锦标赛日本分站,世界一级方程式锦标赛(FIA Formula 1 World Championship),简称F1,是由国际汽车运动联合会(FIA)举办的最高等级的年度系列场地赛车比赛,是当今世界最高水平的赛车比赛,与奥运会、世界杯足球赛并称为“世界三大体育盛事”。

②8cm身高差为葛叶纮汰和铃树来斗的演员佐野岳与志尊淳百度百科上的身高差。
佐野岳:170cm,志尊淳:178cm。

一方死亡

faiz 木巧
胜利的欢呼声中,被火光炙烤着的假面下是一张泪流满面的脸。

blade 剑始
这一年相川始没有等到剑崎一真,世界被无数的Darkroachi攻击……然后覆灭。

电王 kai良
Milk Dipper的望远镜旁放着一本被胡乱撕扯到只剩一半的日历。

decade 士海
寻找代替了追逐。

W 翔菲
“我们是两人一体的假面骑士。”
“可是你只有一个人啊。”

ooo 映an
沙漠的某处凸起上静静的放置着一紫一红两半核心硬币。

fourze 弦流
朔田流星在弦太郎的眼前化为了流星。

wizard 法兽
仁藤攻介带上了操真晴人的魔法戒。

铠武 橙蕉
即使将子民变得与人类一般无二,也找不出与他有一分相似的存在。

drive cha刚
诗岛刚找回了chase,chase却找不回诗岛刚。

进刚/二十字微小说

#原谅我微少的词汇量

Attend 出席
诗岛刚出席了姐姐和泊进之介的婚礼

Back 回来
chase的回归让进之介感到了危机

Change 改变
进之介每天都要准备两份奶糖

Dark 阴暗
如果姐姐死了,进哥会不会看到我

Episode Related 剧情透露
“从今以后我会一直盯着你,我来帮你刹车”

Fetish 恋物癖
诗岛刚偷偷收藏了一辆泊进之介的移速战车

Greed 贪婪
诗岛刚被greed盯上了,原因是泊进之介

Hide 躲藏
弟弟开始躲避姐姐的目光

Idea 主意
雾子在知道弟弟的心思之后帮弟弟出谋划策

Joke 笑话
“姐姐我喜欢进哥。”
“今天可不是愚人节哦。”

Kiss 亲吻
自 己 想 象!

Litter 乱丢垃圾
晨光打在地上用过的套子上

Mistake 错误
爱慕姐夫是不对的

Narrow 狭窄 /Kiss 亲吻
满身酒气的两人在狭窄的巷子中亲吻

Oath 誓言
“我来帮你刹车。”

Parody 效仿
诗岛刚在进之介的家里模仿进之介的变身动作

Quietly 秘密的
诗岛刚偷吻了熟睡中的进之介

Realize 意识到
两个人都没有意识到对对方的感情

Story 故事
弟弟爱上了姐夫,在姐姐与姐夫的婚礼后消失

Tall 高
诗岛刚再一次对进之介的身高表示不满

Unsanitary 不卫生的
诗岛刚总是做完就睡

Vegetable 蔬菜
诗岛刚只在有进之介的时候才吃蔬菜

Wide 宽阔
诗岛刚喜欢在进之介的怀里醒来

X 未知
姐姐会原谅我吗?

Yearbook 年刊
诗岛刚对着年刊中进之介的脸自慰

Zero 零
“进哥,姐姐就交给你了。”

金苹果/橙蕉

#无脑恶搞
#一点点贵凌出没

泽芽市一直有着一个传说,那就是古老神社的旁边有一颗生长千年的神树,而且神树中住着一位树神,如果你有幸得到了他的青睐,那么他会出现并送与你一颗代表着无尽财富的金苹果。

(1)
这天,水果商人sid路过神树,不小心掉了一个苹果,就在他打算捡苹果的时候,凭空出现了一个人。

只见他拿着三个苹果,一脸便秘的问道:“凡人,你掉的是金苹果,还是银苹果,还是这个普通的苹果?”

sid想起了传说,一脸兴奋的告诉树神自己掉的是金苹果,只是贪心的人注定不会有好结果,可怜的水果商人被扣下了推车,并被一堆樱桃砸跑了。

树神:这点水果都不够我的出场费,还要说这破台词,别再让我看见你!

(2)
水果商人的朋友凑小姐在用武力逼问出这件事之后表示非常感兴趣,于是去到神树旁也丢了一个苹果,果不其然,树神出现了。

“凡人,你掉的是金苹果,还是银苹果,还是这个普通的苹果?”

“普通苹果。”凑小姐如实回答道。

“你真是个善良的人,那么我把它还给你。”树神说着将普通苹果还给了凑小姐。

“??”兄弟你不按套路出牌啊。

只见树神冷笑,你觉得这大冬天的我能结出果子吗?好不容易冬眠一下一个两个来打扰我,都是千年的狐狸你跟我装什么清纯。

“……数据收集完毕,至于苹果就送给你吧,反正是用公款买的。”凑小姐微微一笑离开了神树。

树神:……

(3)
大家族吴岛家的长子宣布了即将结婚的消息,对方是自家弟弟的大学教授,战极凌马先生。

而兄控的吴岛光实在看到自己大哥和战极凌马的日常之后,果断选择了离家出走。废话,平常我就和教授就相看两生厌,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他俩结婚后我会生活在生物链的最低端吗!

吴岛光实离家出走后来到了神树旁,遇见了与自己年龄相符的隔壁神社的巫女高司舞,两人很快就成为了朋友,又因为对舞蹈的热爱而产生了深厚的友谊。

于是吴岛光实很愉快的住进了高司舞家,但同时高司舞也没有再来过神树旁,即使来了也会被光实用各种理由骗走。

树神:……呵呵。

(4)
患有弟癌晚期的吴岛贵虎,终于发现了这些天对弟弟的忽视,过于自责的他果断踏上了寻弟之路。

在吴岛贵虎路过神树的时候,树神出现了:“凡人,你丢的是金加仑,还是银加仑,还是这个普通的黑加仑?”

黑加仑??不,我弟弟明明是葡萄,呸,自己怎么也被带偏了。“那个,这些都不是,请问你…喂!”吴岛贵虎刚想问对方有没有看到自家弟弟,结果树神转身就消失了,搞得他一头雾水。

“哎哟。”就在吴岛贵虎打算离开继续他的寻弟之路的时候,被一颗柠檬砸了脑袋。柠檬……话说自己离开的时候凌马好像不怎么高兴的样子,又加上当时走的匆忙连事情都没有交代好,凌马不会出什么事吧?那可是个生活二级残障啊。

算了,还是先回去从长计议吧……

树神:愚蠢的凡人,那小子不是黑加仑的话我送你一筐金苹果!

(5)
寒冷的冬天终于过去了,神树在阳光下抖了抖身子,就看到了不远处的一个青年。

青年手里抛着一个橙子,正在玩接橙子的游戏,时不时的就会翻上两个筋斗,来上两个空翻,动作流畅,难度极高,只是或许路人会对青年的动作鼓掌,但在树神的眼里这人就是个傻冒。

在接近神树的时候,青年被地上的树枝绊了一下,虽然没有摔倒但橙子却掉到了地上,树神随之出现了。

“凡人,你掉的是金苹果,还是银苹果,还是这个普通的苹果?”

“树,树人?!”

……我他西哇卡密哒!咳咳,这不是我的台词。

“凡人,你掉的是金苹果,还是银苹果,还是这个普通的苹果?”

“只会说这一句话吗?可是我掉的不是苹果是橙子啊,而且苹果变成金的和银的之后还能吃吗?”

“……”我吃你大爷,拜拜吧您嘞!树神转身就走,并且送了青年一堆橙子。

“啊啊,先别走啊,我好像扭到脚了!”青年从橙子堆里冒出头来,可怜兮兮的说道。

“……”蠢死了。

树神挥挥手,把地上的橙子都收了起来,然后去查看青年的伤势,然后被青年抓住了手臂。

“我叫葛叶纮汰,你叫什么啊?啊抱歉,我忘记你不会说话了。”

不会你妹! “驱纹戒斗。”

“欸?原来会说话啊。呐戒斗,我的脚好痛啊,好像没办法回家了,你送我回家吧!”

这个人是自来熟吗?戒斗什么的……驱纹戒斗看着葛叶纮汰亮晶晶的眼睛将原本拒绝的话语咽了回去,点了点头。

真弱,就当爱护动物了,话说这家伙很像上次在我旁边标记号的蠢货啊,哼,简直一个样。

(6)
驱纹戒斗黑了黑脸,加快了前行的速度,葛叶的家很近,一会就到了。但是刚到门口外面就下起了大雨,在纮汰的热情邀请下,驱纹戒斗便留了下来。

只是之后,就再也没回去。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不要轻易跟陌生人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