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不归

15岁的中二少女 请多指教
沉迷特摄不可自拔 欢迎同好点文 文笔死渣 不要嫌弃我就好了
由于本人有强迫症 所以有部分取关的大大和太太也请无视我吧

前篇http://wei50545.lofter.com/post/1e2811eb_e22e5e8

祝我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笨蛋,你已经15岁啦!已经老啦😄!接下来你要努力产粮,不许犯懒听见没有(`Δ´)!
  2017学习加油(ง •̀_•́)ง码字加油(ง •̀_•́)ง身高加油(ง •̀_•́)ง努力向前嗷嗷嗷グッ!(๑•̀ㅂ•́)و✧

占标签抱歉,想要鼓励一下自己

【假面骑士Ex-Aid/永飞】醋

*OOC预警
*懒癌晚期

  截止昨天,永梦在外科的实习全部完成,然后便被飞彩打包送回了儿科,理由是:技术太差,会损坏圣都的名声。对于这点,永梦也相当无奈,因为只要是飞彩在旁边的时候,永梦就会情不自禁的走神。不过相比于紧张的外科,永梦更喜欢儿科,因为他喜欢和孩子们在一起,可以使他安定下来。
  “贵利矢桑!”这已经是第N次了吧?无论警告过多少次,都会被人通通无视。永梦感觉自己先前的好心情一扫而空。无奈的翻个白眼,扶额看着对方。“嘛嘛,反正我是最后一位病人嘛。”九条贵利矢无所谓的笑笑,拉着永梦天南地北的聊了好一会儿,最后拿出一个红色的四方礼盒递给永梦,说是打开有惊喜,随后便离开了。
  镜飞彩刚刚完成手术,鬼使神差的向儿科走去。快到门口时却碰到了从里面出来的贵利矢,微微皱了皱眉,点头示意。九条无视飞彩表现出的冷漠和拒人 之外,轻佻的开口:“才一上午不见名人就想名人了?我可是跟名人呆了一个上午呢,后悔了吧~”“……”“嗯哼,该不会是吃醋了吧?”“只是在想是不是应该在挂诊口贴上你的‘通缉令’6岁事迹什么的。”“……幼稚。”飞彩挑眉:“那也比假装成一个6岁体弱儿童好多了。”“……咳”被噎的无话可说的九条理智的选择遁走。
  永梦解开精致的蝴蝶结上面的花纹是九条的字迹:名人加油哦~永梦笑了笑,他知道里面是什么了,只是没想到这么快。飞彩推开门时便看到永梦在对一个拆开的蝴蝶结微笑,桌子上放着一个礼盒。飞彩发现自己刚刚好起来的心情又被打散:“监察医送的?”永梦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急忙转身,看到是飞彩之后放松下来“对啊,刚刚贵利矢桑来过,飞彩桑没遇见吗?”没!”又是监察医!
  永梦敏感的感觉到恋人的情绪不对,以为是太过疲劳,便拉人坐下,将背包中的提拉米苏取出放置好后将刀叉递给飞彩,然而飞彩并没有接,而是盯着放在一旁的礼盒,永梦看着飞彩充满敌意的 眼神瞬间了然。放下刀叉,笑着将盒子打开,里面赫然放着2枚铂金的戒指。永梦在飞彩震惊的眼神中单膝下跪,将其中一枚戒指取出“飞彩桑,你愿意接受吗?”飞彩许久才回过神来,看到继续坚持的永梦,他勾了勾嘴角,重重的点头“嗯!”“耶!优卡哒(太好了!)!啊唔,腿麻了。”“噗。”“飞彩桑要吃提拉米苏吗?”“要!”
  他喜欢他给他的感觉,那种毫无杂质的温暖像是三月的春光,明媚却不刺眼,给人恰到好处的暖意。

【狮蝎】舞蹈

*终于补上5、6了,小蝎子归队撒花(≧∇≦)

*片尾一直在盯小蝎子的尾巴,春心荡漾啊嗷嗷嗷嗷(≧∇≦)

*车我是开了的,可是是一辆差点翻车的小破车,如果有感兴趣的亲们可以去翻一下评论,不过时间可能会晚一点,也欢迎各位太太大大们代驾哟!

  队长事件结束,拉奇成为了九连者中最有威望的存在,被众人当作了追赶超越的目标,此所谓不是队长胜似队长。而被众人所敬畏的狮子红拉奇,现在正毫无形象的蹲在房间的角落处,手中拿着一朵已经掉了两片花瓣的橙色野花,口中念念有词:“斯汀格真的好可爱啊,尾巴真的是太可爱啦,好想摸摸啊,太可爱了啊啊……”

  拉奇一边说着一边揪着花瓣,很快,花瓣就被揪了个干净,只留下了一个毛茸茸的花蕊,孤零零的树立着。拉奇擦了擦嘴角的口水,收起了痴汉的表情,向上一扑,将自己丢到了柔软的被子之中,来回翻滚着。

  拉奇今天的运气似乎不大好,他将自己翻到了地上,在接受了一阵眩晕及剧痛之后,拉奇想到了什么惊悚的事情:自己的运气一直很好,但也不是没有不好期一起前来拜访自己。

  “……”发情期啊……

  在未成年的时候,拉奇一到发情期就会把自己锁到屋里。自己的运气一直都很好,但同样的也会有反面,那就是在发情期时会变成霉运。似乎因为自己的霉运太过强大,家人怕拉奇出事,所以做出的规定,而拉奇自己也会小心翼翼,估计只有这时拉奇才会仔细起来。

  而今年的拉奇似乎不一样了,发情期的到来反而增加了拉奇的勇气,他鬼使神差的走出了房间,向外走去。

  今天除了自己之外的九连者们全都去地球放假去了,只留了自己一人看管。拉奇本是想要去指挥室(暂称)的,却意外听到了音乐的声音,……闹鬼了?

  拉奇向发出乐声的房间前进,到了门口却发现门是虚掩着的,拉奇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轻轻推开了一条更大的缝隙。

  只见一个橙色的人影在房间内跳动着,就像一个精灵,迷幻人心……这个人影赫然是许多天没有露过面的斯汀格。

  ……斯汀格?拉奇疑惑的看着斯汀格的动作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原来斯汀格在跳那天他们一起训练的舞蹈,这也不能怪拉奇,因为斯汀格跳出来的与自己和众人完全不是一个风格,潇洒又决绝,还有一股可爱的味道。‘斯汀格真是不诚实啊啊,明明说的是不感兴趣的哟~’。

  拉奇一直在门口观望着,看着斯汀格认真笨拙的练习着后 面的动作,眼睛随着斯汀格的尾巴上下起伏,‘真的,好可爱啊,好想要压到在……身下啊!’拉奇惊异着自己的想法,却也坦然面对。又没有人规定过不同种族不可以交配,就算是有,九连者从一开始就不是遵守规则的人。

  斯汀格依然认真的跳着,没有发现任何一点的不对,平日的紧绷放松了下来,是出于绝对的信任。拉奇被斯汀格深深的吸引着,斯汀格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尾巴已经变成了逗狮棒,而自己已经被一头肉食动物当作了攻略的目标。

【假面骑士Ex-Aid/M花】这一定是假的M

*私设如山
*见缝插针

花家大我的黑医院中,花家一如既往的坐在电脑前,看着高高低低的红绿线,眉头紧皱。房间中不同于以往的安静,嘈杂的游戏乐声响彻云霄,过大的音量使花家不得不转身去看窝在沙发中的人,“M,你够了。” “诶?我不要~”花家看着撒娇的M,有些无奈。“你要赖到什么时候?”“唔……老虎不要我了吗?”“……”分裂是分裂了,但这种一瞬间眼泪满眶的技能到底是哪来的!宝生永梦吗!‘老虎’,这是自己的游戏ID没错,但当时也只是抱着玩玩的心态,随便用自己名字的谐音取的,这绝对是黑历史!“首先,我叫花家大我,不是老虎;其次,因为你我已经一个月没有开门了,而且这里虽然偏僻,但人还是有的,我被投诉扰民很多次了;最后,你是M,不是宝生永梦,眼泪与你无关,懂?”M点头,恢复了一瞬间的面无表情,随后又还是可怜兮兮的样子。
“嗯!我明白了!所以……老虎还是不要我了吗?”所以说这是冒牌的M吧!绝对的吧!“我没有赶你,但最近金融危机,股市动荡,又没有病人,我一个人还好,但养你这个无业游民也要钱的。” M闻言,眼睛立刻变得亮晶晶的,将手中的游戏机随手一丢,扑到花家面前,变魔术似的将一样东西塞到了花家手中。
花家被禁锢在椅子狭小的空间中,清楚的听到M胸腔中的活力,脸上微红,将注意力转移到手中的东西上,是……银行卡?花家抬头看到M献宝一样的眼神,不由闷笑,‘怎么搞得跟将财务全部上交一样啊……可是为什么他那么兴奋,不是应该不情愿的吗?……等等!我在想什么啊!’
花家别扭的转头,轻轻推开一直压在自己身上的人,将手中的卡往机器上一放,“密码?”“老虎的注册日期。”“……这你都记得?”“嗯哼~”‘……傲娇了’花家打开电脑,被屏幕上显示的零吓了一下,“……你哪来这么多钱?”“以前游戏比赛的奖金和帮人练级,指导得的。本来还可以有更多的,都怪永梦那个笨蛋。”M说着撇撇嘴,转而又一脸讨好的看着花家,花家抽了抽嘴角,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了M身后快速摇摆的尾巴,‘一定是太累了……’花家揉了揉眼睛,发现尾巴还在,又转头看了看M湿漉漉的眼睛,“噗!”花家伸手拍了拍M的狗头,“不错。”听到赞扬,M笑的很开心,在花家的唇上轻轻一啄,低头凑近花家的脖子,在喉结上轻咬一口,将头放在了花家的脖子上,又蹭了蹭,之后便没了声,花家低头一看,发现人已经维持着半跪的姿势睡着了。宠溺一笑,将人扶到对面屋内的床上,给人盖好被子,想要起身,却发现M一直抓着自己的衣尾,口中喃昵:“大我……休息。”花家无奈一笑,几夜未眠的疲惫感一瞬间涌入脑中,眨了眨眼,便也合衣躺倒了M身旁,睡梦中的M翻了个身将花家抱在了怀中,露出了幸福的笑脸。

小剧场:
“你半夜不睡其实是在打比赛?”
“咳,开什么玩笑。”
“呵呵,我记得我说过:晚上要按时睡觉”
“我错了(>_<)”

【假面骑士Ex-Aid/永飞】面条

*室友眼睛出问题了要做手术,在医院照顾她,两天加起来睡眠时间不超过5小时,困(-_-) zzz
*见缝插针,梗是吃饭的时候想到的
*我是一条很咸很咸的咸鱼

“啊啊!” ‘砰!’清晨,阳光明媚,鸟语花香,美好的氛围随着一声惨叫戛然而止。
永梦揉着鼻子从地上爬起来, 因为疼痛而涌出的生理泪水怎么止都止不住。永梦低头看看不远处还在转动的盆,又瞅瞅浑身湿透的自己,颓然的坐到了地上,神情萎缩,完全没了往日的精神。
“永梦笨蛋!你对哥的身体做了什么啊啊?!”还在睡觉的M被永梦吵醒,起床气颇大。
“唔……对不起……”永梦低着头,语气中充满了愧疚。
“哈?你怎么只会说对不起啊!有点骨气好不好,我真的是快被你气死了!”M并没有放过永梦,语气严厉。
“呜……”
“?!诶诶,哥不是让你哭啊。你,你别哭啊。哥错了,是哥错了好不好,算哥求你,你别哭行吗?”永梦这一哭吓坏了M,起床气被抛到九霄云外,连忙示弱。
“疼……眼泪止,止不住。”永梦断断续续的解释道。
“……真的?”M半信半疑。
“嗯……”
“好了好了,你别哭了,给哥说说,谁欺负你了,哥去完爆他!”M了解永梦,他是不可能因为自己的话而轻易流出眼泪的人,一定是有什么事!

……

“……所以说,你放假不休息,大清早的在厨房练习平地摔其实是想给镜飞彩做他前天说过的面条?!”可恶啊啊,哥还没有尝过永梦的手艺,就要被镜飞彩那个混蛋抢先了!要不要下点药啊……
“是……可是我怎么做都做不好……我真是没用……”永梦有气无力的解释,颓然的样子使M无奈。
“……”永梦,你难道不知道我们两个都是厨房杀手吗……“嘛,我们先从网上看一下吧,毕竟还不知道做法,至于厨房先晒一下吧,水太多了。”
“嗯……真的没关系吗,我……”永梦的眼睛中闪过跃跃欲试的神采,却又马上沉寂了下去。
“放心,有哥在,没问题!”不,完全有问题啊啊!M语气平淡,充满自信,心中确是另一番景象。
“嗯!M谢谢你~”永梦恢复了元气,开心的笑了。
“嘿嘿,一切交给哥!”M被永梦的笑容治愈,露出傻气的一面,心中却愈发想要下药毒死镜飞彩。
“唔,要放水煮沸,然后煮面条,时间不用太久,不要让面条变软,这样会不好吃。然后将面条放置一边的温凉水中,做炸酱。先……” (别看,这是宝宝自己的做法,没流量,不敢拜访百度大神Orz)
“啊啊,要干了!”
“……永梦,冷静。”
永梦手忙脚乱的动作着,M在一旁汗颜,表示无奈。
终于,一上午的折腾,面条有了好看的卖向,完成了色香味俱全的美好佳肴。
“好啦!哥真厉害~”是啊,厨房杀手教厨房杀手做饭,这可不只是厉害这么简单的是啊……
“嗯,M谢谢你!”永梦说着,便急急忙忙的将便当装好,冲出家门。
“喂喂,永梦你要去哪?”M看着从永梦身边掠过的车辆,心中冒着冷汗。
“当然是去拿给飞彩桑尝尝啊。”永梦理所应当的答道。
“……”呵呵……镜飞彩,哥跟你没完!折腾这么久,哥连早餐都没吃,结果永梦这笨蛋居然都不吃一口就给镜飞彩送去。真的气死哥了!哥一定要下药!
……
“研修医?你不是休假了吗?怎么累成这样?”在CR休息的飞彩被突然冲进来的永梦吓了一跳。在看到人无恙后,放下了手中的卡带,开口询问。永梦没有说话,将手中护的很好的便当盒放在了飞彩面前,缓了一阵才说道:“这,这是飞彩前天说过的想吃的面条,是我做的,飞彩快尝尝!”镜飞彩看着永梦眼睛中的希翼和,打开了便当盒“……”然而打开后的飞彩愣了愣,只见盒里的面条已经团成了一团,酱料掺在面条之间,外表甚是吓人,回过神了的飞彩,随即便听到了永梦不可置信的声音“不可能啊,明明来之前还好好的,现在怎么成这样了?难道是因为在路上跑的原因?” 飞彩微微一笑,“笨蛋研修医,面条放时间常了就会这样。”“啊?哦哦!”永梦有些尴尬,便用眼神催促飞彩的动作。
“味道很不错。”飞彩尝了一下,味道是真的不错。这时,他听到了永梦肚子的叫声,“……哈,哈哈。”永梦满脸慌张的想要掩饰过去,却没有成功。飞彩的眼睛像利剑一般穿透了永梦的身体,“研修医,你又没有吃早餐!”“唔……我错了……”永梦低头一幅乖宝宝的样子迎接受训 。“……算了,你坐下,一起吃。”飞彩无奈的叹气,觉得自己对永梦越来越放纵了。“欸?可以吗!”得到首肯的永梦迅速坐了下来瞪着大眼睛看着飞彩, 眼神中充满期待。
两人各在一边,在充满粉色泡泡的气氛中吃完了永梦的第一次……饭菜。
“飞彩桑,面条真的很好吗?”
“嗯……下,下次,我也做给你吃。”


这是昨天的脑洞,晚上熬夜写出来的,写的时候睡了一会,然后又开始写,迷迷糊糊的,脑子也乱乱的,所以有错的地方请见谅。

生贺

  祝锦念生日快乐,健健康康,永远幸福快乐~
  其实二重奏是昨天赶在零点前写完的,但无奈寝室信号太差连流量都连不上,所以发不出去。本来是想要早晨发的,可是好像最近太累了,所以没起来。
  对不起,锦念生日快乐(>_<)

生贺二重奏
【二重奏·艾克斯奥特曼/空艾】恋 
*黑化预警
*不喜勿进 拒绝刀片
 
  艾克斯,为什么要离开呢?不做一声告别,毫无留恋的离开……
  艾克斯,明明说好的啊,永远在一起,为什么,要离开我!
  艾克斯……等我……
 
  时间划过,淡然如水。北斗星移,蓝河依旧。

  长久的岁月,宇宙中出现了两个极端,一个是保护过地球的英雄艾克斯奥特曼;另一个是黑暗势力的王,名字也叫艾克斯。
  黑暗艾克斯的相貌并没有人知道,不是因为长得丑,而是因为见过他真貌的人都死了 。               
  黑暗艾克斯一直与艾克斯奥特曼作对,这一次,终于迎来了两人的对决。

  大空大地一直都是存在侥幸的,他自欺欺人的告诉自己:艾克斯并没有背叛自己,没有寻找新的人间体。可是这些在看到他战斗后身边出现的人类时,一切都消散了。   
  日日夜夜间萦绕在心头的黑暗将人彻底染黑,阴暗忧郁的红光一闪而过:艾克斯……你,只能是我的!  
 
  艾克斯在见到黑暗艾克斯时,心中是震惊的,因为他与自己太像了,‘或许只是巧合。’艾克斯想着,手上的动作却没有一点迟疑。
  来来往往,艾克斯像一只被猫戏耍的耗子,精疲力竭。
  战神艾克斯被打败了,光影闪过,他们战斗过的星球‘砰’的一声在身后炸裂。

  “艾克斯~欢迎回来。”
  熟悉的地方,熟悉的嗓音,艾克斯迷茫的回头,发现身后站着的正是大空大地:“大地?” “嗯,艾克斯,你醒了?”“唔……”  艾克斯迷茫的看着大空大地,熟悉的弧度,熟悉的动作,一切 是那么正常,却又好像有什么不正常。艾克斯想不出,只觉得好像忘记了什么。艾克斯摇了摇头,跑向大空大地面前的餐桌,上面摆着一个大大的生日蛋糕。大空大地在身后环抱住艾克斯,舌尖舔着人的后颈,用低沉的声音说道:“艾克斯,生日快乐~”

生贺二重奏
【一重奏·铠甲勇士/北东】随
*私设预警

  北淼一直都是一个执拗固执的人,这也是水系召唤人的特点。不过最近的他迷茫了,经历了一次铠甲解体的他脑中突然出现了许多东西,是他关于幼年的回忆。北淼清楚,自己的幼年回忆并不完整。一开始还没有什么感觉,但长大后,北淼就感到了许多不对劲,尤其是见到东杉之后,心中的感应更加强烈。记忆中有好多空白的地方,这个感觉很不好,北淼开始寻找自己的空白片段。
  北淼幼年时,并不是呆在温暖的家中而是在福利院中度过的。他记得清楚,却又不清楚,在他的记忆中,一直是三个人的,但除了冰儿,北淼却记不清关于第三个人的任何一件事,连名字都记不起。
  北淼在一次谈话中问过冰儿,得到的却是冷眼相对,那幽怨的眼神,吓的北淼差点拿出了召唤器。自此之后,北淼没再问过冰儿关于第三人得事 。
  不问不代表不找,北淼敏锐的自觉告诉他:如果不找到记忆的话,会失去很重要的东西,非常的重要。
  北淼努力的接受着被自己忘记的片段……终于,北淼将一切都贯穿起来:福利院时和北淼还有冰儿一起玩的第三人是东杉,小时候的他们很亲密,自己和东杉更是形影不离,比对妹妹冰儿还要亲密。小时候的北淼霸气外露,是孩子们中的孩子王,而东杉则还是如现在一般的稳重,每天挂着一张苦瓜脸,让小朋友们很是郁闷,都不与东杉打招呼,交朋友,甚至有时还欺负他。就在东杉被所有孩子欺负、孤立的时候,身为孩子王的北淼却选择与东杉成为了朋友,在认识了北淼以后,东杉还是一样的苦瓜脸,不过周身散发的气息柔和了许多,孩子们也与他亲近了起来。
  北淼一直都很照顾东杉,北淼对东杉甚至连冰儿都比不上,所以从小时候冰儿就对东杉的印象很不好,非常不喜欢北淼在自己面前提及东杉。
  后来异能兽袭击了福利院,得到消息的父母接走了小北淼,他和东杉也就失去了联系。
  北淼惊讶的发现这并不是全部,记忆中还有关于高中的片段:他在上高中时,居然交了一个男朋友,而这个人,就是东杉。当时北淼的家族很快就接到了消息,为了家族唯一的继承人,北淼的父母让人对北淼进行了深度催眠,彻底忘记了东杉,到外国留学去了。
  北淼知道了一切,却又不知道怎么用言语来表达。北淼在美真说话的时候回忆完毕, 偷偷瞄了一眼满脸笑意的东杉,不禁也跟着开起了玩笑,大家哄笑一团,气氛活跃。
  接下来的事情却完全破坏了这美好的氛围,异能兽的突然出现,铠甲的解体,新一代召唤者的挑衅……
  北淼冷静的听完了美真的解释,毫无留恋的离开,不过他没想到东杉也跟了出来,很自然的就上了车,与自己一起离开。
  开着车的北淼心情是雀跃的,他们都沉默着没有言语,周围却冒着粉色气息。而东杉似乎也发现了这一点,脸一直都是红红的,很可爱。    
   北淼将车开到了附近的一处海岸,两人并排而坐,面向一望无际的蓝色海洋默默无语。最先打破沉默的是北淼,“我想起来了福利院还有高中时的一切。”“啊?哦,哦!”东杉正在发呆,却听到了这么一句突然的话,一时有些愣怔,随后又反应过来北淼说的什么, 不
禁有些脸红。“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告诉我?”“……因为我只要跟着你,就够了。”“笨蛋。”北淼将东杉抱进怀里,轻蹭东杉的脖子,缓缓的吐出了一口气。
  夕阳西下,最后的一缕阳光洒在两人身上,仿佛世界只剩下彼此,永不分离。

北京公交好高级啊,居然有wif,宝宝so happy ~*^O^*
正在努力码字,加油!\(^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