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木

木场勇治是我的信仰

社恐+强迫症+懒癌晚期

电脑都拯救不了我的排版

小号木场,存放非特摄的地方



安慰人的时候词穷,只会说摸摸、揉揉、抱抱之类的,如果引起反感真的是非常抱歉m(._.)m

【假面骑士Ex-Aid/永飞】醋

*OOC预警 
*懒癌晚期 

  截止昨天,永梦在外科的实习全部完成,然后便被飞彩打包送回了儿科,理由是:技术太差,会损坏圣都的名声。对于这点,永梦也相当无奈,因为只要是飞彩在旁边的时候,永梦就会情不自禁的走神。

  不过相比于紧张的外科,永梦更喜欢儿科,因为他喜欢和孩子们在一起,可以使他安定下来。 
 
   “贵利矢桑!”这已经是第N次了吧?无论警告过多少次,都会被人通通无视。永梦感觉自己先前的好心情一扫而空。无奈的翻个白眼,扶额看着对方。

  “嘛嘛,反正我是最后一位病人嘛。”九条贵利矢无所谓的笑笑,拉着永梦天南地北的聊了好一会儿,最后拿出一个红色的四方礼盒扔给永梦,说是打开有惊喜,随后便离开了。 

  镜飞彩刚刚完成手术,鬼使神差的向儿科走去。快到门口时却碰到了从里面出来的贵利矢,微微皱了皱眉,点头示意。九条无视飞彩表现出的冷漠和拒人之外,轻佻的开口:“才一上午不见名人就想名人了?我可是跟名人呆了一个上午呢,后悔了吧~”

  “……”“嗯哼,该不会是吃醋了吧?”“只是在想是不是应该在挂诊口贴上你的‘通缉令’6岁事迹什么的。”“……幼稚。”飞彩挑眉:“那也比假装成一个6岁体弱儿童好多了。”“……咳”被噎的无话可说的九条理智的选择遁走。 
  
  永梦解开精致的蝴蝶结上面的花纹是九条的字迹:名人加油哦~永梦笑了笑,他知道里面是什么了,只是没想到这么快。飞彩推开门时便看到永梦在对一个拆开的蝴蝶结微笑,桌子上放着一个礼盒。

  飞彩发现自己刚刚好起来的心情又被打散:“监察医送的?”永梦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急忙转身,看到是飞彩之后放松下来“对啊,刚刚贵利矢桑来过,飞彩桑没遇见吗?”没!”又是监察医! 
  
  永梦敏感的感觉到恋人的情绪不对,以为是太过疲劳,便拉人坐下,将背包中的提拉米苏取出放置好后将刀叉递给飞彩,然而飞彩并没有接,而是盯着放在一旁的礼盒,永梦看着飞彩充满敌意的眼神瞬间了然。

  永梦放下刀叉,笑着将盒子打开,里面赫然放着2枚铂金的戒指。永梦在飞彩震惊的眼神中单膝下跪,将其中一枚戒指取出“飞彩桑,你愿意接受吗?”飞彩许久才回过神来,看到继续坚持的永梦,他勾了勾嘴角,重重的点头“嗯!”“耶!优卡哒(太好了!)!啊唔,腿麻了。”“噗。”“飞彩桑要吃提拉米苏吗?”“要!” 
  
  他喜欢他给他的感觉,那种毫无杂质的温暖像是三月的春光,明媚却不刺眼,给人恰到好处的暖意。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