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木

木场勇治是我的信仰

一首凉凉送给自己 电脑都拯救不了我的排版

社恐+重度强迫症+懒癌晚期

小号木场,存放非特摄文章的地方



安慰人的时候词穷,只会说摸摸、揉揉、抱抱之类的,如果引起反感真的是非常抱歉m(._.)m

【假面骑士Ex-Aid/永飞】面条

*室友眼睛出问题了要做手术,在医院照顾她,两天加起来睡眠时间不超过5小时,困(-_-) zzz
*见缝插针,梗是吃饭的时候想到的 
*我是一条很咸很咸的咸鱼 

  “啊啊!” ‘砰!’清晨,阳光明媚,鸟语花香,美好的氛围随着一声惨叫戛然而止。 
  
  永梦揉着鼻子从地上爬起来, 因为疼痛而涌出的生理泪水怎么止都止不住。永梦低头看看不远处还在转动的盆,又瞅瞅浑身湿透的自己,颓然的坐到了地上,神情萎缩,完全没了往日的精神。 
 
 “永梦笨蛋!你对哥的身体做了什么啊啊?!”还在睡觉的M被永梦吵醒,起床气颇大。 

  “唔……对不起……”永梦低着头,语气中充满了愧疚。 

  “哈?你怎么只会说对不起啊!有点骨气好不好,我真的是快被你气死了!”M并没有放过永梦,语气严厉。 

  “呜……” 

  “?!诶诶,哥不是让你哭啊。你,你别哭啊。哥错了,是哥错了好不好,算哥求你,你别哭行吗?”永梦这一哭吓坏了M,起床气被抛到九霄云外,连忙示弱。 

  “疼……眼泪止,止不住。”永梦断断续续的解释道。 

  “……真的?”M半信半疑。 
 
   “嗯……” 
 
   “好了好了,你别哭了,给哥说说,谁欺负你了,哥去完爆他!”M了解永梦,他是不可能因为自己的话而轻易流出眼泪的人,一定是有什么事! 

  …… 

 
   “……所以说,你放假不休息,大清早的在厨房练习平地摔其实是想给镜飞彩做他前天说过的面条?!”可恶啊啊,哥还没有尝过永梦的手艺,就要被镜飞彩那个混蛋抢先了!要不要下点药啊…… 

  “是……可是我怎么做都做不好……我真是没用……”永梦有气无力的解释,颓然的样子使M无奈。 

  “……”永梦,你难道不知道我们两个都是厨房杀手吗……“嘛,我们先从网上看一下吧,毕竟还不知道做法,至于厨房先晒一下吧,水太多了。” 

  “嗯……真的没关系吗,我……”永梦的眼睛中闪过跃跃欲试的神采,却又马上沉寂了下去。 

  “放心,有哥在,没问题!”不,完全有问题啊啊!M语气平淡,充满自信,心中确是另一番景象。 

  “嗯!M谢谢你~”永梦恢复了元气,开心的笑了。 

  “嘿嘿,一切交给哥!”M被永梦的笑容治愈,露出傻气的一面,心中却愈发想要下药毒死镜飞彩。 

  “唔,要放水煮沸,然后煮面条,时间不用太久,不要让面条变软,这样会不好吃。然后将面条放置一边的温凉水中,做炸酱。先……” (别看,这是宝宝自己的做法,没流量,不敢拜访百度大神Orz) 

  “啊啊,要干了!” 

  “……永梦,冷静。” 

  永梦手忙脚乱的动作着,M在一旁汗颜,表示无奈。 

  终于,一上午的折腾,面条有了好看的卖向,完成了色香味俱全的美好佳肴。 

  “好啦!哥真厉害~”是啊,厨房杀手教厨房杀手做饭,这可不只是厉害这么简单的是啊…… 

  “嗯,M谢谢你!”永梦说着,便急急忙忙的将便当装好,冲出家门。 

  “喂喂,永梦你要去哪?”M看着从永梦身边掠过的车辆,心中冒着冷汗。 

  “当然是去拿给飞彩桑尝尝啊。”永梦理所应当的答道。 

  “……”呵呵……镜飞彩,哥跟你没完!折腾这么久,哥连早餐都没吃,结果永梦这笨蛋居然都不吃一口就给镜飞彩送去。真的气死哥了!哥一定要下药! 
  
…… 

  “研修医?你不是休假了吗?怎么累成这样?”在CR休息的飞彩被突然冲进来的永梦吓了一跳。在看到人无恙后,放下了手中的卡带,开口询问。

  永梦没有说话,将手中护的很好的便当盒放在了飞彩面前,缓了一阵才说道:“这,这是飞彩前天说过的想吃的面条,是我做的,飞彩快尝尝!”镜飞彩看着永梦眼睛中的希翼和,打开了便当盒“……”然而打开后的飞彩愣了愣,只见盒里的面条已经团成了一团,酱料掺在面条之间,外表甚是吓人。

  回过神了的飞彩,随即便听到了永梦不可置信的声音“不可能啊,明明来之前还好好的,现在怎么成这样了?难道是因为在路上跑的原因?” 飞彩微微一笑,“笨蛋研修医,面条放时间常了就会这样。”“啊?哦哦!”永梦有些尴尬,便用眼神催促飞彩的动作。 
  
  “味道还不错。”飞彩尝了一下,味道是真的不错。这时,他听到了永梦肚子的叫声,“……哈,哈哈。”永梦满脸慌张的想要掩饰过去,却没有成功。飞彩的眼睛像利剑一般穿透了永梦的身体,“研修医,你又没有吃早餐!”“唔……我错了……”永梦低头一幅乖宝宝的样子迎接受训 。

  “……算了,你坐下,一起吃。”飞彩无奈的叹气,觉得自己对永梦越来越放纵了。“欸?可以吗!”得到首肯的永梦迅速坐了下来瞪着大眼睛看着飞彩, 眼神中充满期待。 
  
  两人各在一边,在充满粉色泡泡的气氛中吃完了永梦的第一次……饭菜。 

  “飞彩桑,面条真的很好吗?” 

  “嗯……下,下次,我也做给你吃。” 

  这是昨天的脑洞,晚上熬夜写出来的,写的时候睡了一会,然后又开始写,迷迷糊糊的,脑子也乱乱的,所以有错的地方请见谅。

评论(3)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