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木

木场勇治是我的信仰

社恐+强迫症+懒癌晚期

电脑都拯救不了我的排版

小号木场,存放非特摄的地方



安慰人的时候词穷,只会说摸摸、揉揉、抱抱之类的,如果引起反感真的是非常抱歉m(._.)m

献给魔王的祭品

*注意!这只是一个脑洞!!
*写完脑洞不想写正文系列
*大概祭品永梦x魔王飞彩

  山的深处突然出现了一个城堡,传说里面住着魔王,然后村民要送祭品,选定了歌姬poppy,而永梦为了保护这个自己最好的朋友被作为祭品被送了过去。

  永梦进入了城堡,他发现城堡里全是肠子,心脏的标本,一开始永梦很害怕,担心魔王会不会吃了自己,但他看到的魔王是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年轻的男人,他只是做了自我介绍就去做自己的研究去了,永梦被愉快的无视了。

  魔王镜飞彩并没有吃掉祭品永梦,但被当做保姆的永梦表示还不如被吃掉,这样一个生活白痴是怎么活过来的啊!

  永梦渐渐发现其实魔王镜飞彩只是个冷漠的爱吃蛋糕甜食的喜欢医术的傲娇而已,也便没有这么害怕了,话也多了起来,虽然一般都是他在自说自话。

  有一天永梦发现镜飞彩和平常很不一样,一副脆弱的样子,永梦使劲浑身解数使飞彩对他说了缘由,原来这一天是他过去的女朋友病故的日子,这就是为什么镜飞彩会执着于医术的原因。永梦安慰着飞彩,一直在逗他开心,让镜飞彩笑。

  日子就这么平稳的过着,直到有一天,来了一个染着白毛的人打破了他们的两人世界。这个人叫花家大我,好像和镜飞彩是同类的存在,飞彩认识这个人,看上去关系很好的样子,虽然两人都不承认。永梦默默撇嘴,又一个傲娇,本来飞彩桑都好很多了的说。

  于是永梦就很期待花家离开,免得飞彩被再次“带坏”。但结果是花家直接在镜飞彩的城堡中住了下来,直到城堡来了一个女生,一个很有个性的女生,好像是花家的未婚妻,叫西马妮可。而花家也是因为这件事才跑来找镜飞彩的。最后花家还是带着妮可走了,永梦终于舒了一口气,因为两人真的是太闪了,每天不用吃饭都能饱是什么感觉永梦终于是体会到了。

  但是这个时候冒险者打来了,不,不如说是顶着冒险者帽子的魔族,一共有三个人,演艺满天的檀黎斗,没长大儿童帕拉德,两人的妈妈石墨,他们是来踢馆子的。永梦觉得这三人莫名眼熟,然后想起来他们是poppy说过的亲戚,而帕拉德野觉得永梦莫名眼熟,好像是自己丢失的双胞胎弟弟,于是一场好好的踢馆变成了认亲大会。

  就在城堡乱作一团的时候,一个人的出现很完美的解决了所有问题,情报者,九条贵利矢。

  踢馆三人组被九条打包送了出去,而一直嚷的最凶,演艺满天飞的檀黎斗在看到九条的那一刻就怂了,悄咪咪想跑被抓了个正着。

  九条贵利矢承认刚刚的帕拉德是永梦的双胞胎哥哥,他问永梦想不想知道自己的身世,永梦说不想,“只要这样就好了,我和飞彩桑两个人。”九条了然的笑笑,留下一句话转身离去“名人,要好好把握自己的幸福啊!”

  九条口中的名人是因为永梦被作为祭品的事情已经传的沸沸扬扬,永梦到现在都没有死,人们都觉得非常神奇,而永梦被人一传十十传百,已经有被说成英雄勇者的迹象了。

  镜飞彩目睹全程了九条与永梦的对话全程,他并没有说什么,也没有表示什么,但在晚上用餐后镜飞彩首次将自己的蛋糕分给了永梦。




大概,是这样的。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