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木

木场勇治是我的信仰

社恐+强迫症+懒癌晚期

电脑都拯救不了我的排版

小号木场,存放非特摄的地方



安慰人的时候词穷,只会说摸摸、揉揉、抱抱之类的,如果引起反感真的是非常抱歉m(._.)m

【假面骑士Ex-Aid/永飞】彩色团子

*肠胃炎犯了,痛死在床上
*突发奇想的存在
*不在状态

就在骑士们和九连者联手打怪的时候,站在最前线的永梦敏感的察觉到了身后飞彩的不在状态。

  从刚刚开始就是这几只小怪,虽说是没有被伤到哪里,但每次都是只差毫厘,飞彩这样的状态让永梦担心不已,‘是受伤了吗?还是哪里不舒服。’

  这样想着,永梦更加担心了。然而他现在还脱不开身,面前的BOSS极其难缠,只交给拉奇一个人,永梦也不放心。

  “飞彩桑?飞彩桑!”永梦试图呼唤飞彩,但战斗的杂音太大,永梦的声音完全被淹没了,这让永梦很是焦急。

  就在永梦焦急的思考的时,一波不怕死的小怪围上了永梦,挡住了永梦的视线。“啊啊!烦死了!看我通通解决你们!”

  打斗间永梦感觉有人拍了他的肩,条件反射的回击,发现是狮子红拉奇后放下了手中的武器,‘等等,拉奇的头上为什么开了朵花啊,好神奇的样子。算了算了,可能是光合作用吧,毕竟是宇宙人,肯定有跟人类不同的地方嘛。’

  拉奇帮永梦解决了剩余的小怪,永梦疑惑的问道:“拉奇,你怎么在这?XX(BOSS)呢?”“永梦,这里有我们就够了!那个人对你来说很重要吧,快去!”这句话并不是永梦面前的拉奇所说的,而是突然冒出来的另一个拉奇。

  “拉,拉奇?!有,有,有两个?!”
“具体等下再解释啦,快去吧!”“是!谢谢!”(形态的人设是不是崩了,抱头求别打)

  “月亮形态和太阳形态联手,真的是lucky哒!”“你还少了本大爷这个盾!”“lucky!一起上!”

  “危险!飞彩桑!”将飞彩扑倒在地躲过了致命一击,“研修医?”“飞彩桑你没事吧!有没有伤到哪里?”永梦抓着刚刚回神的飞彩紧张的问道,即使是隔了面具,镜飞彩感觉的到永梦强烈的担心“没有受伤,只是刚刚有点走神,抱歉。”

  “那就好!飞彩桑没事真的太好了!一起上吧!”永梦舒了一口气,转身面对怪人们。“嗯!”飞彩也走上前与永梦一起攻击。

  终于,在骑士和战队的强大联合下,正义胜利了。

  在于九连者告别之后,回到CR的永梦询问飞彩为什么会在战斗中走神,飞彩支支吾吾的说着,永梦将有用的信息一点一点拼凑起来,然后大笑起来

  原来飞彩午饭时因为有手术,所以没有用餐,而手术完了之后又变身打怪到现在,没有吃东西也没有补充糖分的镜飞彩饿急了,就把九连者们看成了彩色团子,又加上他们一直在眼前晃悠。

  飞彩一直在做着不能啃,他们不是彩色团子的心理挣扎,所以疏忽了小怪。

  “有什么好笑的!研修医你也因为低血糖而在手术室晕倒呢!”镜飞彩看着笑个不停的永梦羞红了脸,为了堵住永梦的嘴不得不亲身上阵。

  “哈哈哈……唔!”永梦被这一下弄得有些晕乎,没想到幸福来的这么突然,随即反应过来的永梦反客为主,侵袭着飞彩柔软的唇瓣。

  良久,永梦放开了飞彩,看着飞彩手忙脚乱的平复着凌乱的呼吸,不由得又笑出了声,‘不管多少次,飞彩桑总是让人欲罢不能。’这样想着,永梦一把拉起了靠在墙上的飞彩向外走去。

  “等等,研修医?现在还是上班时间,不可以的……”
  “飞彩桑在想什么羞羞的东西吗?哈哈,我只是带飞彩桑去吃饭而已啦~”
  “……”









某人的话:

我只是想写飞彩觉得九连者众人像彩色团子,然后看饿了的故事,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也不知道啊啊,我好嫌弃自己怎么破,捂脸哭。


另附不相关小剧场:

九星众人:“我们是——宇宙战队九连者!”
镜飞彩:“……彩色团子。”
九星众人(倒地:“哈?!”
宝生永梦:“不是啦,飞彩桑,是宇宙战队九连者。”
镜飞彩:“彩色团子。”
宝生永梦:“是九连者!”
镜飞彩:“彩色团子!”
宝生永梦:“九连者!”
镜飞彩:“彩色团子!”
宝生永梦:“九连者!”
……
九星众人:所以说我们为什么要看他们在这里秀恩爱?
小怪andBOSS:我们的出场费很贵的喂!
某人:@小怪andBOSS我个人认为您可以用背景板代替,即可以节省体力还可以免受恩爱狗对单身狗的MAX点伤害。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