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木

木场勇治是我的信仰

社恐+强迫症+懒癌晚期

电脑都拯救不了我的排版

小号木场,存放非特摄的地方



安慰人的时候词穷,只会说摸摸、揉揉、抱抱之类的,如果引起反感真的是非常抱歉m(._.)m

骑士月饼购买指南/铠武篇

#失踪人口冒头
#说不定会有个系列??
#瞎胡搞

品牌:Drupers

介绍:月饼主打果蔬月饼,由新鲜水果制作而成,100%无添加,酥皮、冰皮、奶油皮等多种可选,可散装可礼盒,节日期间购买附赠世界树财团最新研发的火龙果进化版海姆冥果。

口味:主打柳橙,香蕉,葡萄,哈密瓜和榴莲等,双重夹心如凤梨西瓜,香蕉芒果,葡萄奇异果,榴莲哈密瓜等。

目前热销:柳橙香蕉双味战极月饼,葡萄黑加仑傻傻分不清楚奇异果月饼,榴莲哈密瓜“病名为爱”月饼等。

节日礼盒:
铠武,巴隆两版月饼礼盒
Charmant坚果慕斯冰皮月饼礼盒
海姆森林月饼礼盒。

铠武礼盒:

内含柳橙月饼,凤梨月饼,葡萄月饼,奇异果月饼,柳橙草莓夹心月饼,西瓜凤梨夹心月饼,真黑加仑假哈密瓜月饼等各色月饼,增设新品樱花蒲公英花味月饼。
曾因引起全民热潮而被禁止制作,可以与黑暗料理相媲美的龙玄黄泉月饼也重出于世,据说食用这种月饼之后真的会有进入黄泉的错觉,搭配柳橙月饼更是一种天堂地狱任你穿梭的味觉奇感。

巴隆礼盒:

内含香蕉月饼,芒果月饼,胡桃月饼,阵羽栗子月饼,香蕉草莓夹心月饼,绿皮西瓜糖夹心月饼,yellow清新混合月饼,增设新品玫瑰郁金香花味月饼。
但是对于这一版礼盒,内容和味道并不是重点,重点是完全不同于精致朴素的铠武礼盒,巴隆礼盒的逼格完全称得上高端,大气,上档次!
有了它,不管是逛街串门回老家,还是走亲访友去聚餐,只要把拿着它,您就会闪闪发光,熠熠生辉,仿佛天神下凡,装逼于无形,谓人手之必备也。

Charmant坚果慕斯月饼礼盒:

店里今年新推出的礼盒,是刚刚被挖到店里的著名糕点师凰莲•皮埃尔•阿方索回馈广大fans的倾情之作,其中据小道消息在制作唯一一份哈密瓜口味的月饼时Pâtissier的目光如水一般温柔,爱意满满令人恶寒。
坚果与慕斯,视觉与味蕾,甜点与糕点,甜而不腻,丝滑松软,再搭配上糯米冰皮,完全融合了两种极致享受,全程干冰为您保驾护航。
你,值得拥有。

海姆森林礼盒:

一开始是为了感谢世界树财团加盟而产出的,因为颇受欢迎更新换代之后被加入了礼盒行列。
海姆森林以变幻莫测著称,礼盒中的月饼包装模样与店内普通月饼一般无二,与之不同的是海姆月饼由海姆冥果特质而成,看似普通味道却是包罗万象,更神奇的是单是看和闻是不能知道月饼口味的,只有真真切切的品尝之后才能知晓。
另外礼盒中还会随机掉落与铠武巴隆礼盒联动的夹心月饼,例如阵羽柠檬月饼,阵羽樱桃月饼,阵羽蜜桃月饼等,运气好的话还会有双重柠檬月饼,哈密瓜升级版月饼等着你哟。

节日活动:

前500位购买任意礼盒的顾客皆可获得限量版“极”礼盒,“极”是由柳橙,香蕉,葡萄,哈密瓜,榴莲,草莓,芒果,西瓜,奇异果共同制作的百味月饼,其味道与想法一样别出心裁,清新另类。

导购总结:

回家探亲——铠武礼盒
走动关系——巴隆礼盒
同学朋友——海姆森林礼盒
讨好女性——Charmant礼盒
转手买个好价钱——“极”礼盒

普通月饼——送给我呀√

#无脑搞笑贺文
#门矢士X玛贝拉斯无差
#轻微海东大树X乔



两边都是流浪者,一个在宇宙,一个在各个世界。


门矢士除了对自己每次都得罪造型师的发型无力吐槽以外,还搞不懂为什么自己总会遇见隔壁的海盗。


哦,红色的那个。


这家伙应该没有穿越的能力吧,难道是海东干的好事?据上次探望的小野寺说他和那个蓝色海贼好像有什么不可说的事情。


说曹操曹操到。


“哟,好久不见。”红色海盗随手击败了小兵,站到最好的C位向门矢士一脸灿烂的打招呼。


……我记得上个星期我们刚见过吧。


“好久不见。怎么,宇宙海盗现在是世界海盗了吗?”
“嘛,乔说这边有更大的宝藏我们就来了。”
“现在可没有什么巨大宝藏吧。”
“拉拢战力也是计划的一部分。”
“……”是是是,您说什么都是对的。


双方都是一抵十的,打着打着还有了比赛的架势。
杂兵解决完了打干部,干部打完了直接冲进了人家的老巢,于是,两人就这么翻了船。


“……”
“……”


所以说现在这种相看两无言的画面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门矢士憋了半天,还是没忍住翻了个白眼。


“现在怎么办?”
“不是还有乔他们嘛。”
“你确定在你饿死之前他们能发现你不见了?”
“……”好像真不能。


认命般躺倒在地上的门矢士摆弄着没有一点信号的手机,手滑点开了相机。


“你干啥,留遗言?”
“……”


懒得说话的门矢士想了想,起身拉着一旁四仰八叉毫无形象的玛贝拉斯一起出现在了手机里,面无表情的开始说他的“遗言”。
什么给夏蜜柑的,给小野寺的,给海东的,巴拉巴拉说了一堆,总而言之一句话就是死不足惜。


玛贝拉斯憋的快岔了气,偷偷连通了乔的电话想让对方记录下来。


而发现了对方小动作的门矢士不说话了,转身就去和玛贝拉斯抢手机,一边抢还一边说早就知道是这样,搞得乔差点以为是骚扰电话。


等两人都被救出来之后都对怎么被关进去的闭口不言,以至于警惕警惕再警惕却只用了几分钟就解决完“神秘”boss的众人一度认为这是两个人忽悠他们的诡计。


玛贝拉斯被众人追问不得已躲到了死角,然后他就看到了也躲在这里玩手机的门矢士。


一脸灿烂的抢走了手机,嚷嚷着要博士放里面的内容。
博士半信半疑的按亮手机,接着就看到了由门矢士和玛贝拉斯组成的壁纸。


“……”公开出柜很开心?
“……”不,我没有,我能解释……


被反将了一军的玛贝拉斯拽过一旁看戏的门矢士照脸上就是一口,笑得挑衅。


“用这个当壁纸更好!”
“的确。”
“嘁,那就一直用着好了。”
“当然。”
“……”你确定?


一旁被无视的众人适度的给予了提示:“咳,咳咳。”


当两方准备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的时候,门矢士仿佛不经意的说:“有点想小夜了,我回去看看她。”
“海东桑你不和士一起去吗?”
“不了,他钓鱼钓的正开心呢,我也要去看看哥哥了。”


“呐雄介,明明是七夕为什么他们要回家啊?”
“不知道欸,可能是因为没对象吧。”
“也是,走吧走吧爷爷给咱们做了蛋糕!”




很快就有了,还是七夕见家长的那种。

永飞/关于旅行(上)

#接之前棒棒糖那篇, 真的出来溜了

#本来想一发完结果搞成了两发

 #解释见评论


在顺利完成了那场艰难的手术之后镜灰马给飞彩和永梦两人放了假,接着就被闲闲无事的poppy两张机票扔到了巴厘岛,说是看海有益于身心健康。

 

“日本不是有海吗……”

“嘛嘛,都已经登机了就听poppy的去看看吧,也许会有不一样的东西呢。”

“唔。”

 

永梦看了看眼底泛青打着瞌睡的镜飞彩,把空姐拿来的两条毯子都盖在了飞彩身上

 

“时间来得及,飞彩桑先睡一会吧。”

 “嗯……你也睡一会吧。”

 

镜飞彩慢吞吞的从毯子里冒出头来,调整了姿势后把另一条毯子递给永梦,将头靠在离永梦最近的位置后就又把毯子拉了上去。

 感受着身边人渐渐平稳的呼吸,宝生永梦蹭了蹭飞彩飞彩递过来的毯子,笑着翻开了带来的资料研究起来。

 

‘好热……’

 飞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他茫然的看了看四周,随后就看到了一旁睡着了的宝生永梦,睡得很沉却并不安稳,明显是刚睡不久的样子。

他知道永梦是认床的,习惯性的伸手顺了顺毛,抚平了对方皱着的眉头。

 发了一会呆完全清醒过来的镜飞彩感受到身上的重量,想起来让他醒过来的原因,低头一看,发现原本应该盖在永梦身上的毯子也到了自己身上。

 

这算是关心则乱吗?

机舱的温度是适中的,原本只盖一条毯子是刚刚好的事情,现在又加上一条,也难怪自己会被热醒。

 

笑着将毯子重新盖在永梦身上后,飞彩注意到了永梦座位上凌乱的桌面皱了皱眉,

‘研修医虽然有时候冒失但也算是有条理,至少会把资料整理好再休息,是看着看着睡着了?’

 疑惑着的飞彩突然想起来前几天因为换季的原因好像是小孩子患病的高发期,那再加上那场手术选了他来当自己的助手,这些天的辛苦和他比起来也是只多不少的……

所以说他到底是哪根筋不对才会答应poppy去巴厘岛,还不如两个人窝在家里睡它个昏天地暗!

 

镜飞彩拍拍脑袋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累傻了,他拿过永梦桌上的资料整理起来,但紧接着就发现了不对——这些资料,都是他接手过的病人的病情病况他的处理方式和他做过的手术的现场记录,他的每一刀每一步,还有对做过自己助手的医生们的各种询问记录。

 资料上写满了密密麻麻的标注,还有对手术记录的更改,甚至连他对什么病人怎么开刀用什么形式都写的一清二楚。

 他还看到了之前的那一场手术的,资料明显是自己被没收的那一份,最下面还写了他几天几夜没睡,吃了什么蛋糕,咖啡放了什么,怎么做会让自己放松一会……

 

即使是美月和皋月,对双方来说也只是亲近一点的助手,她们也有自己的生活,知道自己喜欢吃蛋糕,吃什么蛋糕就已经够多了。

更多的习惯也不可能被记得这么清楚,也许只有这个一直看着自己的笨蛋,才会这么做。

镜飞彩说不出现在是什么感觉,只是想被这个温柔着无声无息融入自己生活一点一滴的人抱在怀里,黏黏糊糊的呆在一起。

 

把整理好的资料放在一边,飞彩将下巴抵在座位上安静的看着睡梦中的永梦。

 

记忆中的研修医似乎是不知疲惫的,每天都是积极向上满脸笑容的傻模样,当时自己很嫌弃傻呵呵研修医,但是比起现在的一脸疲态他更喜欢那个精神满满的研修医。

 

永梦是被飞彩捏醒的,一睁眼就看到了已经梳洗完毕,仪容整齐闪闪发光(雾)的飞彩,永梦瞬间进入了痴汉模式。

 

“起床了笨蛋,你确定要这个样子下飞机?”

 样子?什么样子?

 

听着飞彩的话永梦拿着洗漱用品去了卫生间,然后就看到了镜子中胡子拉碴 仿佛肾虚 的自己,

‘好,好丑呜呜呜……’

↑和媳妇的对比得出的结果

 

下了飞机的两人直接去了poppy订好的酒店,好好洗漱了一番又吃了些早餐之后,就直接在摆满玫瑰花瓣的大床上睡了过去。

 当然,相拥而眠的两人并没有注意到一屋的粉嫩和入住时前台的眼神。

 


花檀/这人怕不是个傻子

#OOC慎入
#大概是时而正常时而是kami的社长吧

结束了工作的花家大我来到CR,因为成了檀黎斗监管员的关系,CR到是变为了他的长期驻扎地。
正在噼里啪啦打着电脑的檀黎斗并没有发现回来的花家,花家也乐得自在,坐在沙发上看着一脸认真的檀黎斗出神。

“喂…你从昨天就一直在做吧。”
“啊?是花家医生啊,是这样的。”

被打断了思路的檀黎斗索性放松了紧绷的身子,靠着椅子疑惑的看着屏幕外的花家大我。

“……你已经没有无限的生命了。”
“是的,有什么问题吗?”

花家大我看着里面的檀黎斗,仿佛看到了初见这个人的样子,高傲,自信,明明是目中无人的却又彬彬有礼,以至于在第一次见到这个家伙的时候花家就已经断定这是个十足十的奸商。
“花家医生?”
徒然回神花家大我恍惚了一下,随即自嘲起来,他竟忘了这是个内里纯黑又有些疯魔的家伙,要单是奸商,那还好呢。

“你这样下去会因熬夜而休克猝死的,你不会想成为历史上第一个累死的bugster吧,哦,你已经是了。”
“谢谢花家医生的关心,这一点是我的疏忽,不过花家医生,你似乎也该休息了吧,兼顾圣都和诊所,为了西马妮可那个女孩您还真是努力啊。”
“跟她有什么关系……别以为我没听到称谓的变换,妮可的话早就跑去外面玩年轻人的事了,你还是关心一下自己吧。”
“那便谢谢花家医生的关心了。”

檀黎斗说着继续动作起来,听着不带停歇的键盘声,花家默默的拿出手机看起股票来。
唔,幻梦的股票涨了不少,看来小星作还是不错的选择。

“诶,原来花家医生是幻梦的股东啊,这么一看,花家医生似乎很早之前就是了呢。”

花家大我被从背后出现的手吓了一跳,一向怕鬼的他连手机被拿走都没反应过来,在听到声音后猛地回头确认是之前还在电脑里的檀黎斗才松了口气。
“手机……你怎么出来的?!”
“我可是有着神之才能的人,这点小事怎么可能难倒我!”
“……”颜艺啊颜艺。
花家大我默默移开视线,想到刚刚被檀黎斗发现的事情有些头疼,幸好这家伙没有细问。

“所以说,你出来要做什么?和以前一样作死?”花家大我看着安静下来翻看自己手机的某人,抢回手机试探性的问道。
如果再因为这家伙而危害到人类,只怕就算卫生省可以留他,政府也不会留他了……

“当然是——展现我的神之才能啊哈哈哈!”檀黎斗摆完pose后就将一旁的笔记本打开原地坐下继续他的啪嗒嗒了。
“……”这人,怕不是个傻子吧。

花家大我看着地上的“傻子”无奈扶额,拿出了poppy交给他的驱动器。

“啊啊啊!花家大我!!放我出去!!!”
“我拒绝。”瞅了一眼努力敲打屏幕的檀黎斗,花家大我起身去了隔壁的休息室。

“如果不保证睡眠时间达到7小时,你是不可能出来的。我是你的监管员,如果你死了我会很难办。”花家这样说着,将驱动器放到了枕边,在某人不甘的叫喊中躺到了床上。
虽然bugster不用睡眠也可以,但就这家伙的作死程度还是让他闭目养神的好。
花家明显的听到在自己闭眼后檀黎斗就不出声了,了然的笑了笑将头靠在了驱动器边。





大概就因为缺乏休息而引发的“闹鬼事件”?嗯我瞎说的。

就解释一下……后面不再吵的原因是因为怕吵到花家休息。
应该能看懂吧……应该……

永飞/棒棒糖

#据说这是万圣节的时候写的

“万圣节快乐,不给糖就捣蛋!!”CR闹腾的一天在poppy的尖叫声中开始了。

帕拉德,poppy,妮可和九条穿着花哨的夏威夷衫互相打闹着,一旁的花家严阵以待,至于电脑里的檀黎斗,神明表示他已经想好了几万个卡死他们的bug。

而在CR角落,与热闹气氛格格不入的镜飞彩冷漠的喝了一口咖啡,看着手中的资料眉头紧锁。

这时,一个东西被塞进了镜飞彩的口中,草莓的甜味弥散口腔,使倍受苦味折磨的味蕾得到了解脱。

镜飞彩整个人不自知的放松下来,他抬头望去,看到了身后正一脸担忧的宝生永梦。

“研修医……”

永梦趁飞彩愣神的机会抽走了他手中的资料,顺便换上了刀叉。

“还我!”

镜飞彩伸手欲夺,却被宝生永梦制止“我知道这次手术的风险和难度,但是飞彩桑你已经三天没有睡觉了,这样身体会吃不消的!”

宝生永梦气愤的语气令飞彩无话可说,但是他还是盯着永梦手中的资料眼神倔强。

揉了揉太阳穴,永梦开口威胁道:“如果飞彩桑坚决不休息的话,我就把它扔了!”

“!”

镜飞彩慌张了一下,随后看向了一旁努力吃蛋糕降低存在感的镜灰马,他记得身为院长的父亲是有备份的。

镜灰马察觉到了儿子的视线,尴尬的挠了挠头,移开了视线。

“飞彩桑放心好了,备份的话我已经拜托黎斗桑了,我保证你找不到它的位置。”
“是新檀黎斗神哒!”
“是是,我的卡密sama,打扰小两口吵架是不对的。”

九条拉走了突然蹦出来的社长先生,很快CR就只剩下永飞两人。

飞彩无奈的看着还在坚持的永梦,打算采取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策略。

“研修医你是知道这次手术的难度的,如果不做好万全的准备,便是对病人的不负责任。”

“那你的身体呢?飞彩桑是傻子吗!用这样的身体去应对手术只会是难上加难,飞彩桑认真准备是对患者负责,但你这样不顾身体本就是对患者的不负责任,这根本就是舍本逐末!”

镜飞彩愣愣的看着怒火中烧的恋人哑口无言,混沌的脑子清醒过来:的确,是自己走火入魔了。

他看了一眼像河豚一样鼓起来的永梦,眨了眨眼睛伸手握住了永梦紧攥着的手“……抱歉。”

镜飞彩难得的示弱让宝生永梦的愤怒顿时消失不见,他拉起覆在手上冰冷的手掌轻蹭,像大狗一样撒着娇。

“我不想凶飞彩桑的,可是没有控制住。”
“我知道,这次是我的不对。”

镜飞彩伸手拍了拍永梦的狗头,一直紧绷的神经松懈下来,但随即一个奇怪的声响在两人耳边响起

“咕噜……”
“噗。”

宝生永梦清楚的看到镜飞彩脸红的全过程,揶揄的笑着从背包里取出了精心准备的便当——因为是万圣节,所以便当里有很多糖果的点缀,让人眼前一亮。

吃过便当后,在休息室里休息的镜飞彩看着永梦忙碌的背影,嘴角带上了笑意‘不知不觉中,这个家伙倒是比自己更仔细了。’

等手术完成后好好休息一下吧,和这个笨蛋一起。

帕妮/约定

#我果然不适合写爱情故事
#ea还没完结时写了一点点的存稿,帕拉德的死亡也算是我当时对剧情的猜测(架空即可

“妮可?妮可?”

一早起来就只看到粉红便签的花家大我表示非常的不满“这家伙现在为了打游戏连早饭都不吃了,看她回来我怎么收拾她!”

不知道自己正在被主治医师念叨的西马妮可来到了当年与M比赛的地方。

赛事一如既往的火爆,但却入不了天才玩家N的眼。
  
妮可轻而易举的赢得了老玩家赛区的冠军奖杯,就在打算离开的时候,她看到了似曾相识的一幕——现在的当红新人玩家被一个不知道哪冒出来的的新人玩家打败,取得冠军。

其实并没有什么,老人失手,新锐涌出,哪里都是如此。
  
但在那个被打败的玩家脸上,妮可看到了和当初的自己如出一辙的表情,恍如隔世般的,台上的画面两人变成了昔日的M与妮可。

“……果然不该来的。”


又想起了那个家伙……


骑士编年记的结束,是用帕拉德的生命换来的。

这一次,是彻底的清除。

永梦身体里的病毒完全消失,无法再变身成Ex-Aid,即使使用双子卡带,帕拉德也没有再出现过。
  
他就这样,在大家面前用独属于他的方式宣告了他的赎罪。

用game over的音效当退场音乐,帕拉德最后的笑容是雨后晴空下所有人不曾忘怀的记忆。
 

 
“那个家伙,明明答应了我的,在结束之后一决高下……这是弃权!是我赢了!”西马妮可愤愤的说道,却不知红了眼眶。

“胜负还没定呢,N。”玩味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西马妮可烦躁的甩开头上的手,却看到了不应该存在于此的人“谁……帕拉德?!”

“唔,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某个很像神明的声音告诉我,让我来完成重要的约定呢。”

“重要的,约定吗……你还记得啊,我以为你眼里只有永梦呢。”妮可笑着又带着浓浓的醋意说道。
  
“当然,能和你这样的人类进行游戏我很高兴,来吧!我人生的最后一场游戏,真是激动不已啊!”帕拉德兴奋的说道,扬起的笑容里直白的诉说在主人的激动。

“不要……”妮可的笑容僵硬住了,最后一次什么的……开什么玩笑!
“啊?”
“我说,不要!”
“为什么?你不是一直都想要报仇吗?”

妮可不再说话,她深深地看了一眼一脸疑惑的帕拉德,转身跑走了。

因为……不想再让你消失啊。

  

西马妮可一路跑回了花家的医院,随即便被花家拦了下来,“妮可?跑这么快……发生了什么?谁欺负你了?!”
  
这愤怒的样子可真像一个父亲。

西马妮可红着眼眶扑进了大我的怀里,抽噎着说道:“大我……帕拉德回来了……他说要和我完成约定……我很高兴他是为了和我完成约定而出现的,可是……”
“可是?”
“我,我不想再让他消失了……不玩游戏,不完成约定都没关系,就是不想他再消失了!”西马妮可抬起头看着大我痛苦的说道。

花家大我叹了口气,抬手摸了摸妮可的头,轻声说到:“想做什么就去做,左顾右盼望而却步可不是我家患者的风格。”

西马妮可看着花家大我眼中的鼓励,破涕为笑,她可是天才玩家N西马妮可啊!“嗯!”她重重的点头,又转身跑了出去。

“等等午饭……”
“不吃啦!”
“臭丫头!”
 

 
西马妮可进门就看到了趴在游戏机上“睡觉”的帕拉德。
  
“喂,我可没听说过Bugster也要睡觉的。”
“因为实在无聊嘛,社长先生曾经说过,闭目养神是人类一种恢复精力的方式。”
“反正我不喜欢。”
“我也不喜欢。”
  
“为什么不比了?”
“比完你就会消失?”
“不知道,好像是以零点为限期吧。”
“那就好办了,走吧,带你去一个更好玩的地方!”

“游乐场?我有在永梦的记忆中看到过!”
“走啦走啦,我就知道檀黎斗那个工作狂是不可能带你来的。”
  
第n次过山车
第n次海盗船
第n次旋转木马
第n次向鬼屋工作人员道歉
  
  ……
  
(没去过游乐园所以只知道这几个设施,自行脑补其他设施即可)
 
  
“要一个草莓味的和……唔,两个草莓味的吧。”
“好嘞,这位小哥是小姐的男朋友吧,现在这么好的男朋友真是少见。”
“诶,是哈哈。”

“男朋友是什么?”
“唔,就是关系很好的异性√”
“那你就是我的女朋友喽?”
“!!!什么啊突然说这种话。”
“怎么了吗??”
  
帕拉德疑惑的戳了戳妮可爆红的脸,感觉到妮可异常的体温
“你发烧了?”
“你才发烧了,你全家都发烧了!”
“??跟我全家有什么关系?”
 

 
从摩天轮上下来刚好是11:55,两人在湖边的座椅上欣赏着不知从哪里放出的烟花……等等,今天又不是什么节什么日的,谁没事闲的放烟花……现在放烟花不是节日是会罚款的吧……总感觉烟花的燃放地离我们很近……还有这种不爽的感觉……

“帕…”  
  
12:00

“嘭!”一个大大的烟花从帕拉德的身后飞出,飘洒的彩带瞬间将两人淹没。
“哈哈哈哈有没有惊喜到!本神真的是太棒了!连复活这种事都能办到!哈哈哈哈,你们两个庶民还不赶快来拜见神明大人!我就是拥有神之才能的新•檀黎斗神哈哈哈哈!”

“……”
“……”
“帕拉德。”
“昂。”
  
“等,等等,你们要对神做什么!你们这是不敬!现在住手还来得及!你们会糟报应的啊啊啊!”
 
 
于是第二天,花家医生的医院里多了一只卷毛大型犬以及一位重症监护对象。

剧场的拉郎

轰音红x真剑红

“殿下,这里有一张不知道是谁送来的F1日本站①的门票。”
志叶丈瑠伸手接过,便看到了附带的信封上某人龙飞凤舞的字体“殿下大人,我可是尽全力努力着,一定要来哦。”



强龙红x特命红

“大古?”
纠结了半天弘最终决定用名字来称呼桐生大古,虽然不想叫king是一方面,但是在称呼“桐生”的时候弘感觉到了大古的低落。
弘一向对情绪敏感,桐生大古又是个将心里想的都放在脸上的家伙,所以很快弄清楚桐生大古低落的原因后弘哭笑不得,赶忙改了称呼哄这位大型犬的开心。



海东大树x豪快蓝

“哼哼,亲爱的乔•吉步肯先生,请问您不去陪您家任性的船长,来鄙人这有何贵干?”
海东大树轻佻的语气令乔皱了皱眉,剑士是天才,却在情上一窍不通。要不是玛贝拉斯“不经意”的提醒,或许他永远不会明白自己对这个家伙不寻常的感情。
乔认真的看了眼海东大树,眼神飘忽的说出决定好的话语
“生日快乐。”
“礼物?”
“我。”



左翔太郎x驱纹戒斗

在接完找猫的任务后,翔太郎都会带着找到的猫去临市泽芽的神树下转悠。
虽然每次来回的路费很多,但把神树砸下来的香蕉卖卖也就差不多了,尤其是加上“神树”的牌子。

ps:至于翔太郎是怎么把猫带过去的,某硬汉表示不是还有帽子嘛。



豪快红x护星红

护星天使偶尔还是会放假的,想去宇宙逛逛的他们搭上了豪快者的船。
本来就没有什么本质性的错误,两方又都是战队,说开了也就没什么,该玩该闹,相处的倒也和平。
只是在护星众人看到从玛贝拉斯房间出来的阿拉塔颈边的红痕时,两队又打起来了。



葛叶纮汰x特急红

列车来到了一个很奇怪的地方,来迎接他们的人是之前一起战斗过的橙子骑士。
在目睹了这个橙子是空中飞橙过来,并被告知他们现在在宇宙之后,特急者们很快就接受了橙子骑士变成橙子神,并改了球籍的事实。
舞问他们为什么接受的那么快,小伙伴们一起出卖了来斗:“因为来斗说了,橙子即使成了神,加了内增高,身高也还是没有变化!所以肯定没有法力,弱爆了!”
某处知晓星球一切的神大人咬牙切齿的看着躺着自己腿上留着口水的小屁孩:“混蛋小子也就比我高8cm②而已!!”






注:

①f1日本站:中文全称一级方程式世界锦标赛日本分站,世界一级方程式锦标赛(FIA Formula 1 World Championship),简称F1,是由国际汽车运动联合会(FIA)举办的最高等级的年度系列场地赛车比赛,是当今世界最高水平的赛车比赛,与奥运会、世界杯足球赛并称为“世界三大体育盛事”。

②8cm身高差为葛叶纮汰和铃树来斗的演员佐野岳与志尊淳百度百科上的身高差。
佐野岳:170cm,志尊淳:178cm。

一方死亡

faiz 木巧
胜利的欢呼声中,被火光炙烤着的假面下是一张泪流满面的脸。

blade 剑始
这一年相川始没有等到剑崎一真,世界被无数的Darkroachi攻击……然后覆灭。

电王 kai良
Milk Dipper的望远镜旁放着一本被胡乱撕扯到只剩一半的日历。

decade 士海
寻找代替了追逐。

W 翔菲
“我们是两人一体的假面骑士。”
“可是你只有一个人啊。”

ooo 映an
沙漠的某处凸起上静静的放置着一紫一红两半核心硬币。

fourze 弦流
朔田流星在弦太郎的眼前化为了流星。

wizard 法兽
仁藤攻介带上了操真晴人的魔法戒。

铠武 橙蕉
即使将子民变得与人类一般无二,也找不出与他有一分相似的存在。

drive cha刚
诗岛刚找回了chase,chase却找不回诗岛刚。

进刚/二十字微小说

#原谅我微少的词汇量

Attend 出席
诗岛刚出席了姐姐和泊进之介的婚礼

Back 回来
chase的回归让进之介感到了危机

Change 改变
进之介每天都要准备两份奶糖

Dark 阴暗
如果姐姐死了,进哥会不会看到我

Episode Related 剧情透露
“从今以后我会一直盯着你,我来帮你刹车”

Fetish 恋物癖
诗岛刚偷偷收藏了一辆泊进之介的移速战车

Greed 贪婪
诗岛刚被greed盯上了,原因是泊进之介

Hide 躲藏
弟弟开始躲避姐姐的目光

Idea 主意
雾子在知道弟弟的心思之后帮弟弟出谋划策

Joke 笑话
“姐姐我喜欢进哥。”
“今天可不是愚人节哦。”

Kiss 亲吻
自 己 想 象!

Litter 乱丢垃圾
晨光打在地上用过的套子上

Mistake 错误
爱慕姐夫是不对的

Narrow 狭窄 /Kiss 亲吻
满身酒气的两人在狭窄的巷子中亲吻

Oath 誓言
“我来帮你刹车。”

Parody 效仿
诗岛刚在进之介的家里模仿进之介的变身动作

Quietly 秘密的
诗岛刚偷吻了熟睡中的进之介

Realize 意识到
两个人都没有意识到对对方的感情

Story 故事
弟弟爱上了姐夫,在姐姐与姐夫的婚礼后消失

Tall 高
诗岛刚再一次对进之介的身高表示不满

Unsanitary 不卫生的
诗岛刚总是做完就睡

Vegetable 蔬菜
诗岛刚只在有进之介的时候才吃蔬菜

Wide 宽阔
诗岛刚喜欢在进之介的怀里醒来

X 未知
姐姐会原谅我吗?

Yearbook 年刊
诗岛刚对着年刊中进之介的脸自慰

Zero 零
“进哥,姐姐就交给你了。”

金苹果/橙蕉

#无脑恶搞
#一点点贵凌出没

泽芽市一直有着一个传说,那就是古老神社的旁边有一颗生长千年的神树,而且神树中住着一位树神,如果你有幸得到了他的青睐,那么他会出现并送与你一颗代表着无尽财富的金苹果。

(1)
这天,水果商人sid路过神树,不小心掉了一个苹果,就在他打算捡苹果的时候,凭空出现了一个人。

只见他拿着三个苹果,一脸便秘的问道:“凡人,你掉的是金苹果,还是银苹果,还是这个普通的苹果?”

sid想起了传说,一脸兴奋的告诉树神自己掉的是金苹果,只是贪心的人注定不会有好结果,可怜的水果商人被扣下了推车,并被一堆樱桃砸跑了。

树神:这点水果都不够我的出场费,还要说这破台词,别再让我看见你!

(2)
水果商人的朋友凑小姐在用武力逼问出这件事之后表示非常感兴趣,于是去到神树旁也丢了一个苹果,果不其然,树神出现了。

“凡人,你掉的是金苹果,还是银苹果,还是这个普通的苹果?”

“普通苹果。”凑小姐如实回答道。

“你真是个善良的人,那么我把它还给你。”树神说着将普通苹果还给了凑小姐。

“??”兄弟你不按套路出牌啊。

只见树神冷笑,你觉得这大冬天的我能结出果子吗?好不容易冬眠一下一个两个来打扰我,都是千年的狐狸你跟我装什么清纯。

“……数据收集完毕,至于苹果就送给你吧,反正是用公款买的。”凑小姐微微一笑离开了神树。

树神:……

(3)
大家族吴岛家的长子宣布了即将结婚的消息,对方是自家弟弟的大学教授,战极凌马先生。

而兄控的吴岛光实在看到自己大哥和战极凌马的日常之后,果断选择了离家出走。废话,平常我就和教授就相看两生厌,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他俩结婚后我会生活在生物链的最低端吗!

吴岛光实离家出走后来到了神树旁,遇见了与自己年龄相符的隔壁神社的巫女高司舞,两人很快就成为了朋友,又因为对舞蹈的热爱而产生了深厚的友谊。

于是吴岛光实很愉快的住进了高司舞家,但同时高司舞也没有再来过神树旁,即使来了也会被光实用各种理由骗走。

树神:……呵呵。

(4)
患有弟癌晚期的吴岛贵虎,终于发现了这些天对弟弟的忽视,过于自责的他果断踏上了寻弟之路。

在吴岛贵虎路过神树的时候,树神出现了:“凡人,你丢的是金加仑,还是银加仑,还是这个普通的黑加仑?”

黑加仑??不,我弟弟明明是葡萄,呸,自己怎么也被带偏了。“那个,这些都不是,请问你…喂!”吴岛贵虎刚想问对方有没有看到自家弟弟,结果树神转身就消失了,搞得他一头雾水。

“哎哟。”就在吴岛贵虎打算离开继续他的寻弟之路的时候,被一颗柠檬砸了脑袋。柠檬……话说自己离开的时候凌马好像不怎么高兴的样子,又加上当时走的匆忙连事情都没有交代好,凌马不会出什么事吧?那可是个生活二级残障啊。

算了,还是先回去从长计议吧……

树神:愚蠢的凡人,那小子不是黑加仑的话我送你一筐金苹果!

(5)
寒冷的冬天终于过去了,神树在阳光下抖了抖身子,就看到了不远处的一个青年。

青年手里抛着一个橙子,正在玩接橙子的游戏,时不时的就会翻上两个筋斗,来上两个空翻,动作流畅,难度极高,只是或许路人会对青年的动作鼓掌,但在树神的眼里这人就是个傻冒。

在接近神树的时候,青年被地上的树枝绊了一下,虽然没有摔倒但橙子却掉到了地上,树神随之出现了。

“凡人,你掉的是金苹果,还是银苹果,还是这个普通的苹果?”

“树,树人?!”

……我他西哇卡密哒!咳咳,这不是我的台词。

“凡人,你掉的是金苹果,还是银苹果,还是这个普通的苹果?”

“只会说这一句话吗?可是我掉的不是苹果是橙子啊,而且苹果变成金的和银的之后还能吃吗?”

“……”我吃你大爷,拜拜吧您嘞!树神转身就走,并且送了青年一堆橙子。

“啊啊,先别走啊,我好像扭到脚了!”青年从橙子堆里冒出头来,可怜兮兮的说道。

“……”蠢死了。

树神挥挥手,把地上的橙子都收了起来,然后去查看青年的伤势,然后被青年抓住了手臂。

“我叫葛叶纮汰,你叫什么啊?啊抱歉,我忘记你不会说话了。”

不会你妹! “驱纹戒斗。”

“欸?原来会说话啊。呐戒斗,我的脚好痛啊,好像没办法回家了,你送我回家吧!”

这个人是自来熟吗?戒斗什么的……驱纹戒斗看着葛叶纮汰亮晶晶的眼睛将原本拒绝的话语咽了回去,点了点头。

真弱,就当爱护动物了,话说这家伙很像上次在我旁边标记号的蠢货啊,哼,简直一个样。

(6)
驱纹戒斗黑了黑脸,加快了前行的速度,葛叶的家很近,一会就到了。但是刚到门口外面就下起了大雨,在纮汰的热情邀请下,驱纹戒斗便留了下来。

只是之后,就再也没回去。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不要轻易跟陌生人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