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木

木场勇治是我的信仰

社恐+强迫症+懒癌晚期

电脑都拯救不了我的排版

小号木场,存放非特摄的地方



安慰人的时候词穷,只会说摸摸、揉揉、抱抱之类的,如果引起反感真的是非常抱歉m(._.)m

【牙狼GORD STORM翔/神流】未死

*私设神牙复活(就当作复活吧)失忆,然后被流牙捡到
*人物跑偏了?
@快乐的风 码完了,合胃口吗?

 
 ‘这里是哪?我,是谁?’

  纤细的人在寂静的街道上行走着,他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要去哪里,他只是走动着,仿佛在追逐着什么一般,不肯停歇……

  他终还是停下了,在街头与人相撞,虚弱的身体从一开始就是凭借着坚定的意志走过来的,一但停下,就没了继续前进的力量,神牙努力起身却又跌回地面,坠入黑暗。

  “神牙,神牙!”这是什么?我的名字吗?努力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细缝,他看到了一抹黑影。‘好温暖的感觉……’心中似乎有什么重新复出,脑中如火花一般炸裂,一个声音在心底响起:“流牙……道外流牙。”

  再次从昏迷中清醒,睁眼看到的便是流牙那张娃娃脸,英俊乖巧,又有着与年龄相符的急躁,同那时无二。流牙看到神牙醒后就笑了起来,大有舒了一口气的架势,神牙被流牙的笑容深深吸引,也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流牙有些尴尬的挠了挠栗色的头发,脸上出现了一层淡淡的红晕。“你,醒了啊……感觉怎么样?”神牙看着流牙别扭的脸,轻笑出声,调侃的说道:“没什么大碍,记忆也恢复了,不过没想到我们的黄金骑士也会有害羞的时候啊,可爱呐~”“开,开什么玩笑!我,我只不过是太热了而已!对,太热了!”

  羞恼的辩解在看到对方玩味的眼神时败下阵来,‘又被骗了!’这是道外流牙此时全部的念头。

  昏黄的灯光打在两人身上,本就狭小的空间涌出暧昧的氛围,两人之间难得的沉默。

  “神牙,你,打算怎样?”“我吗?弥补一下犯下的过错吧,毕竟做了这么多。”茫然的语气使流牙心疼,话语没有经过大脑就脱口而出“我陪你!”

  ……短暂的沉默,终于反应过来的道外流牙捂住红透了的脸,默默蹲在一旁,耳朵却是树立着的。

  他听到了神牙的笑声,误以为是对自己的嘲笑,抬头来看,却对上了神牙的眼睛,黑色的瞳孔流光溢彩,恍惚中听到:“我知道哦,流牙酱会陪我的~”
 

彩蛋: 又被骗了!这是被拐上床后,流牙的想法。

评论(8)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