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木

木场勇治是我的信仰

社恐+强迫症+懒癌晚期

电脑都拯救不了我的排版

小号木场,存放非特摄的地方



安慰人的时候词穷,只会说摸摸、揉揉、抱抱之类的,如果引起反感真的是非常抱歉m(._.)m

【假面骑士ooo/映An】意义

*严重中二
*自己都觉得蠢系列

  “映司!你够了!我都吃了3根了,你怎样!” “……Ankh君,映司君他……”“闭嘴!”Ankh粗暴的打断了千世子的话,将手中未吃的棒冰扔到了地上,他看着破碎的冰融化,久久不语。

  半晌,Ankh顺着桌子慢慢滑下,一副颓然的样子,他发出了野兽般的嘶吼“映司……笨蛋!我都回来了,你滚去哪了!”千世子的店并没有开张,昏黑的室内Ankh靠着桌子蜷缩在阴影之中双手抱膝,头深深地埋于衣料之间,整个人显得脆弱不堪。“Ankh君……”比奈阻止了千世子的话,两人一起沉默。

  门被突然踢开,洪亮的声音直冲云霄“Happy Birthday!”“……”比奈和千世子瞅了一眼还在哀鸣的门,敬佩的看了一眼霸气外露的里中,统统无视了捧着蛋糕一脸僵硬的鸿上社长。“咳,恭喜Ankh君重获新生~真是太棒了(死吧拉稀)!”“滚!”Ankh将身边的凳子扔了过去,却被里中挥手挡下,比奈两人又是敬佩的看了一眼里中,纷纷无视了一脸可怜的社长。

  “……咳咳,难道Ankh君不想知道火野的下落吗?”社长感受着众人的视线,不自觉的挺直了腰,挂上了神秘的微笑“火野君他被家人带走了。”“家人……?”Ankh皱眉,映司除了自己离家的原因,其他的从未说过,而且映司不喜欢那个家,难道是有什么一定要完成的事吗?

  这是千世子叫了一声“啊!”“怎么了?”“我想起来了,映司君在你回来的前一天告诉我说:如果他没有在你回来之前赶回来,那么不要找他,他只是回家了。”“这种事情为什么现在才说!”“我,这几天太累了,抱歉!”‘砰!’Ankh狠狠地锤了一下桌子,映司……

  (接下来严重中二,蜜汁执着黑化,慎看)

  这是第几天了,被关在这里,空旷的别墅,高级的设备,严谨的守卫,火野映司躺在床上盯着雪白的天花板发呆。偌大的房间中只有一张雪白的大床,别无他物。

。几天前,从沙漠中旅行的自己被父亲派的人接走,他是抗拒的,也有能力反抗,家人早已同他没了关系,可是心中还是有着淡淡的期待,他鬼使神差的登上了飞机。然而这一缕期待随即就破碎了,到达目的地后就看到了面无表情的父亲,开口便是交易,没有一丝多余的动作和感情。

  他们早就知道greed和ooo的存在,冷漠的看着一切,直至结局。现在他们用Ankh的最后一枚核心硬币和同伴们的性命来威胁自己,要自己成为他们的实验对象,说是为人类寻求生命的保障。

  过了这么多天,他们想要做什么自己心知肚明,人类的贪婪和不择手段让火野映司的侥幸彻底消失,晶莹的紫色划过眼眸,火野映司的周围出现了一瞬充满毁灭的气息,随即转瞬即逝,空气恢复如常,仿佛什么都没有出现一般,无影无踪。

  “Ankh……”映司默念心中思念之人的名字,心中的暴躁慢慢平息,他应该很生气吧,自己的消失,Ankh……Ankh……Ankh!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从闭眼到再次睁眼,空旷的别墅变成凌乱的废墟,耳边传来人们惊恐的叫喊:“怪物!怪物!”利爪下是与自己有着血缘关系的父亲,人类脆弱的脖颈被自己紧紧握住,跳动的脉搏与紧促的呼吸。
 
  记忆中冷漠无情的父亲,现在在摇尾乞怜,眼泪与鼻涕混为一谈,再无往日的尊贵与高傲。几年过去,自己又听到了“儿子”这种称谓,真是讽刺啊“……别再来打扰我。”心中再无期待,放过他只是为了以后的宁静,也算是报答了养育之恩。一切,都已经没了意义。

  Ankh捡起ooo的腰带,走到映司的身旁,王的威亚使他浑身战栗,映司感到了熟悉气息的接近,没有任何动作,只是将紫色的外表收了起来。他彻底成为了greed,感受着和Ankh一样没有色彩的世界。

  但在看到Ankh后,映司发现世界又恢复了色彩,眼前人担心别扭的表情映入眼帘,“噗。”映司笑了一下,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自己存在的意义,不就是眼前这个傲娇的小鸟吗?Ankh怒目而视“笑什么!”映司将Ankh扑倒在地,紧紧的环住怀中的人,在人耳边轻蹭“Ankh,欢迎回来,我好想你。”

  

评论(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