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木

木场勇治是我的信仰

社恐+强迫症+懒癌晚期

电脑都拯救不了我的排版

小号木场,存放非特摄的地方



安慰人的时候词穷,只会说摸摸、揉揉、抱抱之类的,如果引起反感真的是非常抱歉m(._.)m

【假面骑士Ex-Aid/永飞】纠结

*剧情发展太快,我竟不知所措(只看到31)
*论永飞股如何回升
*除人物外全部OOC

  “喂,黎斗!不要再动CR的东西了啦!”“不要,这里是我的办公室,当然要使用我的风格。”“黎斗!!!”永梦、花家、妮可已经对两人习以为常了,统统采取了无视。

  “呐,永梦,你怎么了?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平常你早该去阻止他们了。”妮可使劲拍了一下永梦的后背问道,“……啊?哦哦,我这就去。”发呆中的永梦回过神来,一脸迷茫的起身。

  “给我坐下!”一旁沉默的花家突然爆发了,poppy和檀黎斗立刻坐到了原地“是!”“……你,出来!”花家指了指僵硬的永梦,甩手走出CR,可见火气之大。

  “大我桑,怎么了吗?”“你,是在担心小少爷吧?”“诶?嗯……我非常担心飞彩桑!但是这是飞彩桑的事,我……”“你是笨蛋吗?小少爷的事就是你的事!小少爷想要救小姬是因为愧疚,想要和过去彻底说再见罢了。”

“想要和过去说再见……但是,他们……”“你现在在这里纠结这些有什么用?!要是怕他们重归于好就赶紧去把小少爷抢回来啊!”“是!我明白了!”谢谢你,大我桑。

  果然,还是太勉强了吗……战斗还未结束就已经没了力气,石墨一脸嘲讽的看着自己然后发动最后的必杀。‘要,结束了吗?’为什么眼前会浮研修医的身影,还有他的一切……

  “砰!”预料中的痛苦并没有降临,只有一阵阵热浪向自己直轰而来,一切快的出奇,而挡在自己身上的是研修医!石墨复活后等级是lv99,必杀技更是厉害,而永梦只来得及变身便冲了过来,lv2的力量在攻击中毫无作用,他努力护住虚弱的飞彩,为他挡住所以伤害。

  “研修医!”飞彩看着昏迷的永梦及其背上的鲜血淋漓,一向冷静的天才外科医不在了,那一瞬间爆发的的愤怒,仿佛拥有毁灭天地的力量。“石墨!”“哼,正好连ex aid也一起灭了。”两人又一次打斗在一起,之后的一切顺理成章,暴怒中的飞彩打败了石墨,但没有通关,他并不是玩家。

  “永梦,永梦,你怎么样?”接到电话迅速赶来的poppy被永梦严重的伤势吓到了,“美月,紧急手术。”“是!”现在的飞彩已经冷静了下来,救永梦才是最主要的。“手术完成。”‘永梦,挺过去啊……’poppy叫来了救护车,让两人在后面休息。

  一路上很安静,飞彩一直看着永梦,目光中充斥着满满的担心,“飞彩桑……”永梦慢慢的苏醒,看到了一旁的飞彩,“研修医,你是笨蛋吗!lv2对lv99,还有,地址是黑医告诉你的吧,那个混蛋!”永梦看着愤怒的飞彩傻傻的笑起来“飞彩桑,伤口是你处理的吧?谢谢啦~”“……哼。”

  飞彩转头不再看永梦那张傻白甜的笑脸,这是第一次,与自己的患者有着如此亲密的羁绊。他感到衣角被人拉了拉,刚刚回头,口中就被放了个东西,是自己喜欢吃的薄荷糖,“就知道飞彩桑不会带的,所以一直备着哦~蛋糕在CR,飞彩桑一会去吃吧。”“……嗯。”脸很不争气的红了起来,像个苹果,连身体的不适也消了大半。

  回到CR,poppy和妮可各拉着一个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退出了CR,飞彩扶着永梦坐下(某人撒娇卖萌就是不肯到床上去)看到了桌上摆着的泡芙,飞彩转头,永梦又笑了起来:“让大我桑帮忙买的。”与过去说再见吧,飞彩桑。

  ‘……不是蛋糕吗?’飞彩将永梦的小心思看了个透彻,心情很好的勾起嘴角,笨蛋……“没有我斩不断的东西。”泡芙应声而裂,飞彩细细的品尝,口中的甜弥补了心中最后的空缺,他将最后一块泡芙放入了永梦口中,两人交换了一个不具情色却甜腻的吻。

剧场•门外四人:
花家:你们,干嘛这么看着我?
檀:我第一次知道花家医生还可以代购。
poppy:不不,我第一次知道大我你是个好人。
妮可:我第一次知道大我你有媒婆的潜力。
花家:……‘我该高兴自己被发好人卡还发现了新职业吗?’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