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木

木场勇治是我的信仰

一首凉凉送给自己 电脑都拯救不了我的排版

社恐+重度强迫症+懒癌晚期

小号木场,存放非特摄文章的地方



安慰人的时候词穷,只会说摸摸、揉揉、抱抱之类的,如果引起反感真的是非常抱歉m(._.)m

快警双红

#雷,夜野魁利微痴汉(?)
#时间线什么的我也不知道啊,本来是第三四集写的结果现在才完工,尽量改了
#复健失败hhh 我就冒个泡

自从巡逻三人尝过宵町透真的手艺之后就经常来光顾这家离Global Special Police Organization不远的小店。

虽然因为巡逻三人的关系为BISTROT Jurer增添了很多客流,但三人经常会吃到一半就被上司召回,然后一屋子的人都会悄悄的跟着他们跑走。

这次依旧如此,夜野魁利一脸黑线看着周围凌乱的残局拍了拍额头,无精打采的坐在了圭一郎之前的位置上发呆。

因为流感的关系,他并没有参加这次行动,夜野魁利属于那种平常无病,一病就倒的体质,于是被果断嫌弃的他只得留在店里进行后勤工作。

所幸这次的僵古拉是个头脑简单的家伙,再加上透真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

夜野魁利看着自己身前圭一郎只动过一口的套餐,鬼使神差的拿起勺子吃了一口。

明明是吃过多遍的味道,但似乎又有一丝不一样的味道掺杂其中。

夜野魁利又尝了一口,疑惑的放在口中慢慢咀嚼,他是看着透真做完的,自宵町透真说过下药的玩笑之后魁利就时不时的监督完成的全过程,生怕这个冷静的绅士一时想不开化身激进分子。

明明是和平时一样的方法和配方,连调料都没有多加,好像就是有一丝不同。

这个不一样的味道,似乎是——甜?

因为流感的缘故一直没什么胃口的夜野魁利,在不知不觉中将餐盘中的食物吃了个干净,直到听到开门声夜野魁利才反应过来,赶忙起身拿出了本职的身手,带着餐盘冲进了柜台。

“等等!”圭一郎进门就只看到了魁利的残影,慌忙开口却还是慢了一步。

成功将盘中的食物“倒”进垃圾桶,夜野魁利佯装惊讶,一脸无辜的问道:“怎么了吗?”

由于是半躬身的状态,起身时灯光刚好打在夜野魁利俊秀的侧脸上,圭一郎呼吸一窒,挠着头说道:“刚刚解决完僵古拉有点饿了,想着时间不长,只吃了一口有些浪费就回来了。”

“啊,抱歉抱歉,我以为你们不会回来了所以就提前收拾了。”

魁利看着没有发现异样的圭一郎舒了一口气,脸上的笑容也真实起来。圭一郎抬头望了望四周,疑惑的问道:“其他两位呢?”

“他们有事就先回去了,小圭你很饿吗?”

听着突然响起的背景音乐,圭一郎红着脸说道:“啊是有点啦,既然主厨不在的话我就先回去了,吃个泡面将就一下就好。”

泡面?毫无营养的东西,长时间被宵町透真投喂出来的挑剔令夜野魁利皱了皱眉。

“那我来主厨吧。”
“诶,可以吗?”

看着圭一郎半是期待半是怀疑的眼神,夜野魁利佯装气恼道:“别小看我,这可是不礼貌的表现哦。”

“非常抱歉!”

被圭一郎洪亮的声音吓了一跳的夜野魁利摇头失笑,随手扔了一瓶饮料给正在鞠躬的人圭一郎

“开玩笑啦,等着吧。”
“哦,哦哦。”

其实夜野魁利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事情,前面可以解释成不浪费粮食。但做饭什么的,自己可从来没有做过啊,而且还是给一直要抓自己的人,真的是,搞什么啊……

也太奇怪了,难道说……是流感的原因?恩,一定是!!

讲一切的原因推给流感之后,夜野魁利心安理得的盛出咖喱,放到了之前清洗过的餐盘中。

唔……我记得热血刑事さん喜欢甜食的说。

“怎样?”
“呃…好吃!非常好吃!”
“这样就好,我果然很有天赋。”

圭一郎看着魁利灿烂的笑容,艰难的咽下口中的食物,好像……也没这么难吃了。

“一路走好,晚上走夜路请小心。”
“啊好,魁利君早些休息吧。”

送走了朝加圭一郎,夜野魁利愉快的收拾着,出于好奇他伸手抹了一点餐盘中剩余的咖喱放入口中,随即失笑。

“真是,太咸了啊。”







*魁利把盐当做糖放了很多h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