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木

木场勇治是我的信仰

一首凉凉送给自己 电脑都拯救不了我的排版

社恐+重度强迫症+懒癌晚期

小号木场,存放非特摄文章的地方



安慰人的时候词穷,只会说摸摸、揉揉、抱抱之类的,如果引起反感真的是非常抱歉m(._.)m

【假面骑士Ex-Aid/M花M】这一定是假的M

*私设如山 
*见缝插针 

  花家大我的黑医院中,花家一如既往的坐在电脑前,看着高高低低的红绿线,眉头紧皱。房间中不同于以往的安静,嘈杂的游戏乐声响彻云霄,过大的音量使花家不得不转身去看窝在沙发中的人,“M,你够了。” “诶?我不要~”花家看着撒娇的M,有些无奈。

  “你要赖到什么时候?”“唔……老虎不要我了吗?”“……”分裂是分裂了,但这种一瞬间眼泪满眶的技能到底是哪来的!宝生永梦吗!‘老虎’,这是自己的游戏ID没错,但当时也只是抱着玩玩的心态,随便用自己名字的谐音取的,这绝对是黑历史!

  “首先,我叫花家大我,不是老虎;其次,因为你我已经一个月没有开门了,而且这里虽然偏僻,但人还是有的,我被投诉扰民很多次了;最后,你是M,不是宝生永梦,眼泪与你无关,懂?”M点头,恢复了一瞬间的面无表情,随后又还是可怜兮兮的样子。 
 
   “嗯!我明白了!所以……老虎还是不要我了吗?”所以说这是冒牌的M吧!绝对的吧!“我没有赶你,但最近金融危机,股市动荡,又没有病人,我一个人还好,但养你这个无业游民也要钱的。” M闻言,眼睛立刻变得亮晶晶的,将手中的游戏机随手一丢,扑到花家面前,变魔术似的将一样东西塞到了花家手中。 

  花家被禁锢在椅子狭小的空间中,清楚的听到M胸腔中的活力,脸上微红,将注意力转移到手中的东西上,是……银行卡?花家抬头看到M献宝一样的眼神,不由闷笑,‘怎么搞得跟将财务全部上交一样啊……可是为什么他那么兴奋,不是应该不情愿的吗?……等等!我在想什么啊!’ 

  花家别扭的转头,轻轻推开一直压在自己身上的人,将手中的卡往机器上一放,“密码?”“老虎的注册日期。”“……这你都记得?”“嗯哼~”‘……傲娇了’花家打开电脑,被屏幕上显示的零吓了一下,“……你哪来这么多钱?”“以前游戏比赛的奖金和帮人练级,指导得的。本来还可以有更多的,都怪永梦那个笨蛋。”

  M说着撇撇嘴,转而又一脸讨好的看着花家,花家抽了抽嘴角,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了M身后快速摇摆的尾巴,‘一定是太累了……’花家揉了揉眼睛,发现尾巴还在,又转头看了看M湿漉漉的眼睛,“噗!”花家伸手拍了拍M的狗头,“不错。”

  听到赞扬,M笑的很开心,在花家的唇上轻轻一啄,低头凑近花家的脖子,在喉结上轻咬一口,将头放在了花家的脖子上,又蹭了蹭,之后便没了声,花家低头一看,发现人已经维持着半跪的姿势睡着了。

  花家宠溺一笑,将人扶到对面屋内的床上,给人盖好被子,想要起身,却发现M一直抓着自己的衣尾,口中喃昵:“大我……休息。”花家无奈一笑,几夜未眠的疲惫感一瞬间涌入脑中,眨了眨眼,便也合衣躺倒了M身旁,睡梦中的M翻了个身将花家抱在了怀中,露出了幸福的笑脸。 

小剧场: 
“你半夜不睡其实是在打比赛?” 
“咳,开什么玩笑。” 
“呵呵,我记得我说过:晚上要按时睡觉” 
“我错了(>_<)”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