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木

木场勇治是我的信仰

社恐+强迫症+懒癌晚期

电脑都拯救不了我的排版

小号木场,存放非特摄的地方



安慰人的时候词穷,只会说摸摸、揉揉、抱抱之类的,如果引起反感真的是非常抱歉m(._.)m

生贺二重奏
 【一重奏·铠甲勇士/北东】随
*私设预警

  北淼一直都是一个执拗固执的人,这也是水系召唤人的特点。不过最近的他迷茫了,经历了一次铠甲解体的他脑中突然出现了许多东西,是他关于幼年的回忆。

  北淼清楚,自己的幼年回忆并不完整。一开始还没有什么感觉,但长大后,北淼就感到了许多不对劲,尤其是见到东杉之后,心中的感应更加强烈。记忆中有好多空白的地方,这个感觉很不好,北淼开始寻找自己的空白片段。
  北淼幼年时,并不是呆在温暖的家中而是在福利院中度过的。他记得清楚,却又不清楚,在他的记忆中,一直是三个人的,但除了冰儿,北淼却记不清关于第三个人的任何一件事,连名字都记不起。
  
  北淼在一次谈话中问过冰儿,得到的却是冷眼相对,那幽怨的眼神,吓的北淼差点拿出了召唤器。自此之后,北淼没再问过冰儿关于第三人得事 。
  
  不问不代表不找,北淼敏锐的自觉告诉他:如果不找到记忆的话,会失去很重要的东西,非常的重要。

    北淼努力的接受着被自己忘记的片段……终于,北淼将一切都贯穿起来:福利院时和北淼还有冰儿一起玩的第三人是东杉,小时候的他们很亲密,自己和东杉更是形影不离,比对妹妹冰儿还要亲密。

  小时候的北淼霸气外露,是孩子们中的孩子王,而东杉则还是如现在一般的稳重,每天挂着一张苦瓜脸,让小朋友们很是郁闷,都不与东杉打招呼,交朋友,甚至有时还欺负他。

  就在东杉被所有孩子欺负、孤立的时候,身为孩子王的北淼却选择与东杉成为了朋友,在认识了北淼以后,东杉还是一样的苦瓜脸,不过周身散发的气息柔和了许多,孩子们也与他亲近了起来。

  北淼一直都很照顾东杉,北淼对东杉甚至连冰儿都比不上,所以从小时候冰儿就对东杉的印象很不好,非常不喜欢北淼在自己面前提及东杉。
  
  后来异能兽袭击了福利院,得到消息的父母接走了小北淼,他和东杉也就失去了联系。

  北淼惊讶的发现这并不是全部,记忆中还有关于高中的片段:他在上高中时,居然交了一个男朋友,而这个人,就是东杉。当时北淼的家族很快就接到了消息,为了家族唯一的继承人,北淼的父母让人对北淼进行了深度催眠,彻底忘记了东杉,到外国留学去了。

  北淼知道了一切,却又不知道怎么用言语来表达。北淼在美真说话的时候回忆完毕, 偷偷瞄了一眼满脸笑意的东杉,不禁也跟着开起了玩笑,大家哄笑一团,气氛活跃。 

  接下来的事情却完全破坏了这美好的氛围,异能兽的突然出现,铠甲的解体,新一代召唤者的挑衅……

  北淼冷静的听完了美真的解释,毫无留恋的离开,不过他没想到东杉也跟了出来,很自然的就上了车,与自己一起离开。

  开着车的北淼心情是雀跃的,他们都沉默着没有言语,周围却冒着粉色气息。而东杉似乎也发现了这一点,脸一直都是红红的,很可爱。     

   北淼将车开到了附近的一处海岸,两人并排而坐,面向一望无际的蓝色海洋默默无语。

  最先打破沉默的是北淼,“我想起来了福利院还有高中时的一切。”“啊?哦,哦!”东杉正在发呆,却听到了这么一句突然的话,一时有些愣怔,随后又反应过来北淼说的什么, 不 
禁有些脸红。

  “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告诉我?”“……因为我只要跟着你,就够了。”“笨蛋。”北淼将东杉抱进怀里,轻蹭东杉的脖子,缓缓的吐出了一口气。

  夕阳西下,最后的一缕阳光洒在两人身上,仿佛世界只剩下彼此,永不分离。

评论(6)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