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木

木场勇治是我的信仰

社恐+强迫症+懒癌晚期

电脑都拯救不了我的排版

小号木场,存放非特摄的地方



安慰人的时候词穷,只会说摸摸、揉揉、抱抱之类的,如果引起反感真的是非常抱歉m(._.)m

【假面骑士Ex-Aid/永飞】干吃汤圆

*我说这是元宵节开码的你信不

 

  清晨,明媚的阳光洒照大地,鸟儿叽叽喳喳的唱着歌谣,人们三两结伴,走在路上,享受着久违的宁静。“啊啊,要迟到了啊!”突然间,一阵惨叫声打破了路边美好的氛围。

  永梦背着书包,小心的护着手中包装精致的蛋糕盒,在狭窄的街道上左躲右闪的快速奔跑着。被声音吓到的路人抬头张望,却只看到一抹白色越来越远,留下一路的鸡飞狗跳。

  永梦奔跑在街道上,要避开路人和各种障碍,又要防止手中的蛋糕被自己跌坏,感觉压力山大。就在永梦刚刚起步打算以百米冲刺来解决不远处的十字路口时,前面突然出现了帕拉德兴奋的大脸,‘对方是Bugstar撞过去应该没事的吧,不,他应该会躲开的吧。’刹不住车的永梦怀着这样的思想向前冲去。

  果然,帕拉德让开了,就在永梦为自己的机智点赞的时候,身后突然出现了一只罪恶的爪子。永梦只感到自己的帽子被大力拽了一下,整个人便随着惯性向后跌去,‘砰!’一阵天旋地转后,永梦揉着自己的屁股坐起,便看到了地面上的惨案:蛋糕已经摔出盒子,奶油染的到处都是,没有蛋糕吃的飞彩桑一定会生气的啊!

  永梦生气的盯着旁边蹲着的Bugstar:“帕拉德!”带着愤怒的声音并没有影响到帕拉德的好心情,带着兴奋的笑容对永梦说道:“永梦,来陪我玩游戏吧!”‘我就知道会是这样,所以才继续跑的啊!’永梦无奈,一向好脾气的人无法对孩子真正的生气,即使这孩子有点熊。

  “帕拉德,我还要上班,马上就要迟到了,等找时间在和你玩。先走了。”永梦说完,起身打算离去,却又感到后面的拉力,‘砰!’这次是向前跌,永梦这个人都埋在了地上废弃的蛋糕里,只听后面传来了帕拉德清晰的声音:“赢的人会得到镜一直想吃的神秘蛋糕,不玩真的好吗?”“……熊孩子,看哥一命通关!”

  ……

  做完手术的飞彩来到CR,却发现空无一人,poppy和院长去别的医院交流,所以不在,但研修医呢?皱了皱眉,来到桌前。桌子上乱糟糟的,以往放置蛋糕的地方摆着一个扁扁的盒子。

  飞彩打开,发现里面整整齐齐地摆着七个团子,颜色不一。麻薯?我要的是黑森林才对,研修医什么时候连记性都怎么差了。飞彩看了眼七个团子,感受了一下身体的疲乏感,随便计算了一下到最近的蛋糕店的路程,默默地坐到了椅子上。

 (*干吃汤圆也称麻薯)

  飞彩拿出了随身的手术刀,却发现没有叉子,“……没有我切不断的东西!”飞彩一个团子一个团子的吃着,终于到了最后一个团子,一个长得像研修医的团子?应该味道不错吧,这样想着,飞彩下刀了。

  就在刀马上就要碰触到团子的时候,团子动了!团子的手接住了飞彩锋利的手术刀,活脱脱的空手接白刃。“刀下留人!”“……”飞彩自然听到了这撕心裂肺的呐喊,虽然面上无表,但心中却在一直刷屏‘麻薯成精了’‘麻薯成精了’‘麻薯成精了’。

  飞彩将手术刀抬起,却把‘麻薯精’也带了起来,好像是刀尖勾到了衣服。近距离的观察,飞彩发现这个‘麻薯精’就是永梦,也听到了永梦微小的声音“飞彩桑,快把我放下来啊!救命啊啊啊!”飞彩把永梦放在桌子上,心中狂刷‘研修医变成麻薯精了’‘研修医变成麻薯精了’‘研修医变成麻薯精了’好不容易从刷屏的状态中退下,就看到了永梦蹲在桌子的一角种蘑菇。

  “……研修医,这是怎么回事?!”“这个……那个……(略)”“所以说,你不去上班反而跟帕拉德玩游戏,然后得到了一盒被称作神秘蛋糕的麻薯,来到CR后因为好奇打开了盒子,结果就变小掉进了盒子里,还把自己摔晕了。”

  飞彩的声音很低沉,永梦明显感觉到了暴风雨的前兆,缩了缩脖子,鼓着嘴小声的说道:“因为是飞彩桑想吃的蛋糕啊。”永梦的声音虽然很小,但飞彩还是听见了,愤怒一瞬间烟消云散,叹了口气:“你是笨蛋吗?熊孩子的话怎么能信,尤其是檀黎斗调教出来的熊孩子。”“唔……”

  永梦发现飞彩的语气缓和了许多,抬头观察,却发现飞彩的唇上破了个口子,伤口不深,血却流了许多。是刀子划的吧,飞彩也有这么不小心的时候啊。永梦有些心疼,拽了拽飞彩的衣袖,跳到了飞彩手心里。“研修医?怎么了?”飞彩看着小人奋力的抓着自己的衣服往上爬,不禁有些想笑。

  永梦没有回答飞彩的问题,只是加快速度的爬。终于,永梦登顶了!飞彩还在疑惑永梦的动作,下一秒却愣住了,他感到唇上有一个软绵绵又冰凉凉的东西在移动,是研修医!只见永梦一点一点的将飞彩唇上的血色舔舐干净,小小的人,小小的舌,留下引人联想的殷红……

  飞彩的唇上终于没了血迹,永梦不舍的离开面前的美味,抬头看到人通红的脸时又回味似得舔了舔唇,敏感的发现飞彩脸上的红色又加深了一层,不由笑了起来。飞彩刚想要说些什么,就发现永梦的身体开始发烫,随即便放大了数倍,变回到了原来的大小。

  永梦将没有回神的飞彩搂到怀里,两人交换了一个吻,就在永梦想要进行下一步的时候,飞彩说道:“研修医,你已经逃班5个小时了。”“……”永梦僵了一下,默默地从飞彩身上下来,一步一回头的离开了CR。

 

【剧场】

夜,飞彩家。

永梦:话说帕拉德还欠我一个神秘蛋糕呢!

飞彩:没事,找檀黎斗要就行了。

永梦:唔,说的也是。呐,飞彩桑,我们再来一局吧~

飞彩:我拒……啊~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