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木

木场勇治是我的信仰

一首凉凉送给自己 电脑都拯救不了我的排版

社恐+重度强迫症+懒癌晚期

小号木场,存放非特摄文章的地方



安慰人的时候词穷,只会说摸摸、揉揉、抱抱之类的,如果引起反感真的是非常抱歉m(._.)m

【牙狼GOLD STORM翔/神流】消失的光

*补完翔后丧心病狂的产物 

*此为流牙战败被神牙囚禁设定

*半成品 慎入!

你真的要看吗:

  这是第几天了?……不清楚。一个人,被禁锢在这个无光的世界中。身下柔软的床被是最大的讽刺,大家……都死了,只留了自己一个。自那一战后,胜利仿若一场梦,醒后才发现,一切都已结束。血色弥漫的夜,带着罪恶将自己狠狠拽到,如同那份深藏在心中的感情,毒药般浸染全身,无力挣脱……

  他,做不到再斩杀一次,对那个人。苍白的反抗,结局已定,唯一出乎意料的,是那人并没有斩杀自己,只是将他囚禁在这的黑色城堡中,不再有光,也没了牙狼剑。

  照耀一切的光……吗?不知何时,心中出现这样的疑问。无论怎样掩埋,都无法忽视。在这黑色的囚笼中逐渐扩大,深渊般将自己慢慢吞噬。没有了光的道外流牙,就像被蒙住了双眼,束缚了手脚,唯一的信念也在动摇。似乎是被遗忘了呢,自嘲的想着。“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呢……”轻微地喃呢,无人回应。

  “真是不堪啊,道外……流牙。”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声线中的挑逗使流牙血脉喷张,愤怒像是一下子打开了闸门般全部涌上心头。“神牙!”凌厉的攻击被一一化解,就像是被猫戏耍的耗子,终是逃不出猫的手掌心。

  流牙被甩回床上,像是一瞬间没了脾性,瘫倒在床上,只是无神的望着头顶的黑色天花板,无力地问道“你到底,想怎样?”神牙欺身上前,捉住人精瘦的下巴,看着人毫无色泽可言的眸子,愉悦的笑了“道外流牙,你哭了哟~”“我……哭了?”慌乱的伸手,不想让眼前人再看到自己的狼狈,触及的却是神牙冰冷的皮肤。

  双手在半空停住,僵硬的不知所措,流牙清楚的感受到神牙的手在为自己擦拭,纤细的手指划过自己的眉、眼、鼻,带着湿气一路向下。

  神牙在人精致的薄唇上停驻、摩挲,欣赏人惊讶的表情。“你……要做什么?”戒备的口气,迷茫的眼神,这些让神牙眼神一暗,手上的力道不受控制的加重了许多。“唔。”唇与齿的碰撞,鲜红的血液染满了薄唇,使人增添了几分妖艳。

  “道外流牙…”神牙缓缓开口,沉醉的爱抚人光滑的脖颈,向下抓上人不带一丝褶皱的衣领,脸上渐渐浮现了几分扭曲,却未破坏妖治的容颜。“你让我狂乱不已。”

  神牙的衬衣早已褪去,露出充满力量的躯干,流牙的衬衣剩下仅存的两颗扣子,完全敞开的胸膛无比风情。神牙俯身,无视对方不构成威胁的挣扎,游走于衣料与锁骨之间,喷洒灼热的气息:

  “从见到你的第一面开始,我就无时无刻都在想,如果把你的一切,你所执着的光,你拼尽全力保护的一切,全部都毁掉,让你堕落到我的身边来,发出yin luan的shen yin与ku qing的话,会是怎样美好的感觉呢?现在,我要亲身实验了哟~流牙酱”

  流牙听到这段话,瞳孔瞬间失焦放大,空洞的眼神中装满了对未来的排斥。

  “这个表情,真是不错呢~”再多让我看看吧,流牙。在人还没有回神的时用自己的衣衫束缚住人灵活的双手,咬上因cuo nian而盛开的花朵,清楚的感觉到身下人僵硬的轻颤,脸上的笑意更加明显,放弃口中的美味凑近人满布hong hen的脖颈,舌尖se qing的tian过人白皙的耳垂,在耳边一字一顿的吐露事实“流牙,你意外地敏感呢~”

  羞耻的感情一瞬间涌到脸上,想要将身上的人踹开,却被抓住了脚腕,没了力气。“放,放开!”毫无底气的话语成了这场性事最有效的cui qing ji。

  某只的话:我能说我写不下去了吗(╯‵□′)╯︵┻━┻,我真的是开车无能啊啊啊┭┮﹏┭┮,我真心想开车放福利的QAQ,我错了啊啊啊!好不容易写的东西,不忍心删掉啊O(≧口≦)O,荼毒各位的眼睛是我的错!求别打!我已经废掉了(>﹏<)

PS:这篇我在昨天就在码了 晚上睡觉也在构思 结局却是:我,我睡着了,然后忘干净了(╯‵□′)╯︵┻━┻

PPS:先发出来吧 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补上了 米娜桑别打QAQ

PPPS:看到这的都是我偶像!

评论(5)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