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木

木场勇治是我的信仰

一首凉凉送给自己 电脑都拯救不了我的排版

社恐+重度强迫症+懒癌晚期

小号木场,存放非特摄文章的地方



安慰人的时候词穷,只会说摸摸、揉揉、抱抱之类的,如果引起反感真的是非常抱歉m(._.)m

【假面骑士Faiz/木巧】炙热

*ABO

*其实与题目没有半点关系

*小学生文笔

 

  凌晨时分,乾巧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腹中的空荡和脑中的混乱让他烦躁的情绪上升到了一个临界点,发泄不了也平息不去就这样堂而皇之的堵在那里,令人难耐。

  又磨蹭了一会,乾巧从床上一咕噜的站起顺手拿上外套便甩门出去了。借着夜色昏暗的光线,乾巧看见客厅的餐桌上放着已经冷掉却保存完好的食物,腹中的饥饿已经化作了声音,但他还是收回目光转身出去了。
 
  那里是草加的位置。

  乾巧在马路上胡乱走着,不知去哪也不想回到那个小屋。浓重的夜色压迫着乾巧完全混乱的思绪,脑中一直盘旋着草加的死和木场的话,死、守护、木场……“啊——”平日的坚定完全不见,乾巧蹲下,单薄的身子在夜色中显得孤独、无助。

  这时,从街道的拐角后传来了打斗的声音,虽然轻微但奥菲尼诺的听觉也不是盖的的,乾巧不知是怎么,没有像平时一样直接变身,而是走到了拐角处观察情况,是奥菲尼诺和……KAIXA?

   战斗很快就结束了,铠甲解除后露出了那张帅气的脸——木场勇治。他怎么会在这里?不是已经不是人类了吗?为什么还在战斗?疑问一起涌向嘴边却又不敢叫出那人的名字,木场……

  看着离去的身影,躲在墙后的乾巧的身子突然一僵,信息素控制不住的飘散出去,发情期!乾巧有些后悔出门了,看来是因为这两天的事情自己太过烦躁而忘记使用抑制剂,发情期提前了。

  因为战斗的原因,乾巧一直维持着Alpha的身份,谁又能想到平时傲娇冷酷的假面骑士faiz居然是Omega呢。乾巧转头看了看渐行渐远的身影,微微舒了一口气,摸了摸口袋却发现往日放置抑制剂的口袋居然是空的,乾巧这才想起在上星期口袋就已经空了。

  乾巧感叹了一下自己的运气,忍着股间的湿滑、空虚扶墙行走,却又因长时间的站立双腿麻痹,脚一软变向下跌去,预料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相反是一个温暖的臂弯。

  乾巧睁眼,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黑色的西装,还有鼻间熟悉的草木气息——木场!他不是走了吗?紧张的松开,却又因体后的空虚扑回木场的怀抱。尴尬中,乾巧发现木场的信息素也散发了出来,才知道木场并不是Beta,而是Alpha。

  “发情期的omega在夜间还是不要外出的好,会有大灰狼的,乾巧~”略带调侃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木场……”乾巧用自己不曾有过的甜腻声音低唤人的名字,清晰地感觉到了更加浓厚的草木香,羞恼的想要再次推开身前的人,却连人一起摔回地面,这时他看到了木场的表情,与往日无二的温柔,清澈的眼眸中却因染上了情欲的颜色变得流光溢彩。

(车见评论处链接,车技不好请见谅)

  清晨,巧醒来发现自己身在洗衣店的小屋中,一旁的桌子不复平日的杂乱,干净整洁,正中央摆着一份丰富的早餐,墙面上的便利条上写着:要按时吃饭的字样,巧闻了闻自己身上的草木香,心情不错的笑了。

                                                                                                     

                                                                                                         END

 

  说实话其实我一开始是想写一篇充满肉肉的鬼畜文的,可开了个头就不知道咋写了,这两天乱七八糟的,写的也乱七八糟的,能看到这里我真的很感谢,在此鞠躬。

 

评论(8)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