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木

木场勇治是我的信仰

社恐+强迫症+懒癌晚期

电脑都拯救不了我的排版

小号木场,存放非特摄的地方



安慰人的时候词穷,只会说摸摸、揉揉、抱抱之类的,如果引起反感真的是非常抱歉m(._.)m

【假面骑士Ex-Aid/花镜】花家兔

*贺年篇

*我说这是上上个星期就开始写的你信不

*这个人已经是懒癌晚期了 没救了

  刚刚做完一场大型手术的镜飞彩疲惫的从人群中脱离,缓步走在午后温暖的阳光下,手中提着随行护士买来的限定豪华蛋糕。医生很忙但也要休息,所以在所有工作完成的时候,镜飞彩总是会拿上蛋糕来到医院的后花园,在阳光下享受这片刻的宁静。

  今天的阳光很好,也没有什么人打扰,吃过蛋糕的镜飞彩眯着眼睛坐在草地上望着天空,嘴角微微勾起,一副心情不错的样子。

  这时,草丛中传来的悉索声打破了飞彩的宁静。飞彩闻声望去,只见一只浑身雪白,耳朵却是黑色的兔子僵硬的维持着刚从树后出来的样子瞪着溜圆的眼睛盯着自己,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两人一人一兔就这样沉默的对视着,气氛一下子凝固到最高点。终于,在长达十多分钟的对视后,镜飞彩发出了感叹:“啊……花家大我!”

  飞彩慢慢走到兔子身边,俯下身来仔细瞅着兔子,看着兔子全身炸起的毛和警惕的眼神,镜飞彩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兴趣。伸手戳了戳兔子,在兔子没反应过来的感觉下抓住了兔耳,将之提了起来“唔,公的欸。”飞彩看着呆愣又眼神奇异的垂耳兔,冷清的嘴角勾了勾,愉悦的笑了。

  将兔子放到怀里,飞彩向CR走去,才走了一段路,就听到头顶的天空中传来一阵鸟鸣,刚刚抬头,发现是一个火红的有着翅膀的皮套人,只见那个人帅气落地,随着红光一闪,就变成了一个俊朗的青年。

  镜飞彩的心里虽然极其混乱,但面上沉稳冷静,一脸精英的询问:“咳,请问,有什么事吗?”青年有些歉意的笑笑,但马上又想到了自己停下的原因,急忙解释道:“是这样的,我是一名动物学者,你怀里的这只兔子现在已经到了发情期,如果可以的话,还是早点去宠物医院比较好。”镜飞彩目光复杂的瞅了瞅兔子,礼貌的道谢“谢谢你的提醒。”“嗯,再会。”

  因为兔子的原因,飞彩回到CR的时间比平时要晚很多,看到飞彩后镜灰马第一时间冲了上去,却被明日那撞到了一边,只见明日那原地转圈后变身成了Poppy Pipopapo满脸激动的询问飞彩手中的兔子:“啊!飞彩!这么可爱的兔子你是从哪里拐回来的!”‘可爱?’飞彩瞅了瞅对Poppy的魔爪露出獠牙的兔子,心中质疑但面上不表“医院花园。”

  听了这话后,镜院长表示他回去治理一下的,“不过这只兔子真的好萌啊~”被啃了一口还不自知的某人一脸猥琐的看着兔子,沉浸在大脑的意淫中。‘萌’那是什么?飞彩盯了兔子一会,‘好像还蛮可爱的’满意的抬头,就看见两人一兔都在看着自己,尴尬轻咳:“看它肉多,可以拿来做兔肉火锅。

  ”……诶!——”Poppy和院长的声音在CR狭小的上空不断回响,可谓是余音绕梁,三日不绝。而兔子也是将全身的毛都炸了起来,警惕的看着飞彩,在以为不会有人察觉是慢慢远离三人,而顾自远离的兔子忽视了飞彩探究的眼神。

  而飞彩一直用余光观察着兔子,发现真的如自己所想之后,不可思议的眨了眨眼睛,笑的诡异,而Poppy和院长都在这笑容中打了个寒颤,纷纷闭嘴为兔子默哀,又有些期待的望着垂耳兔,那眼神就像是盯着一块猪肉,让兔子努力的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在支走两人后,镜飞彩将不情愿的兔子抱了起来,看着兔子想要挣扎又不想伤它的动作,不禁笑了起来。将兔子举起,与自己对视:“花家。”听着飞彩笃定的语气,兔子,不,花家大我先是瞪圆了眼睛,后有了然,轻蹭了一下飞彩的手,表示鼓励。却见飞彩浑身颤抖,一副忍笑忍得难受的样子‘……’。

  结局是飞彩抱着花家兔回家,说是要养的再肥点,肉多味道会更好。

  飞彩家浴室· 我们的天才外科医生完全不知道什么是引狼入室,毫无顾忌的在花家面前沐浴,毕竟在飞彩的眼里花家只是只兔子,但在花家大我的眼里这完全是勾引啊。

  只见我们无知无畏的小少爷在擦净身体后,对花家兔说:“花家,鼻子。”正沉浸在不能动手吃掉小少爷的悔恨中的花家疑惑地摸摸鼻子,发现没什么,有努力伸了伸爪子,发现白白的爪子上染满了鲜艳的红色……红色……鼻血!花家兔手忙脚乱的抹着鼻子,结果变成了个红兔子,“哈哈哈……”镜飞彩很不给面子的笑出了声。

  ‘……’花家兔看清理无果后,退后几步,蓄力扑向了飞彩,在短暂的唇部接触后,就变成了赤裸身子的花家压着白净的飞彩,而终于发现危机的飞彩想要脱离,却已经迟了。花家抬手打开花洒,邪肆的笑了笑:“小少爷,兔子的发情期对了哟~”“你,唔……嗯~”

在草稿箱中存了两星期的东西,终于发出去了,在此表示欣慰。

评论(7)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