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木

木场勇治是我的信仰

一首凉凉送给自己 电脑都拯救不了我的排版

社恐+重度强迫症+懒癌晚期

小号木场,存放非特摄文章的地方



安慰人的时候词穷,只会说摸摸、揉揉、抱抱之类的,如果引起反感真的是非常抱歉m(._.)m

段子

*少 作业多的没动力 



(进刚)

“刚,你又去淋雨了!”进之介给全身湿透的人擦着头发,语气中有着掩不住的愤怒,“嘛嘛,进哥,你知道的,雨景是最棒的~”刚心宽的答道。敷衍的语气使迫进之介的怒气达到极点,反手将刚压倒吻了上去,一发不可收拾……

  以至于,第二天就是两人一起发烧。

(木巧)

巧确实是猫舌,很怕烫

但如果是木场的吻,即使烫伤,巧也不会拒绝。

木场知道巧怕烫

却一直没说出:巧的内部才是灼热的。

(尊亚)

  战斗结束,天空寺尊笑着与新的英雄告别。再回去的路上,沉默的亚兰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疑问:“尊,你以后会有孩子吗?”“唉?为什么这么问?”尊一脸诧异,“因为,那个孩子很像尊……”终于明白亚兰纠结所在的尊笑着抱住了他“不会的哦,我已经有亚兰了,不是吗~”“……嗯”

(天加)

  “奶奶曾经说过:世界是围绕我旋转的,我乃行天之道,总司一切之人。”天道在自家摊子前一脸陶醉的说道,“是是,不过天道你确定要现在说吗,客人都被你吓跑了。”加贺美新无奈的叙述着事实“……”

(莲真)

  这是哪里?城户真司看着眼前的咖啡店疑惑的想,不知不觉中便走到了这里,熟悉的仿佛走过千万遍。像是有什么牵引着,他推开门,走了进去。店中无人,背光的角落处趴着一个像是服务生的人,似乎是睡着了。一切都是那么熟悉,脑中有什么破土而出,记忆的碎片出现在眼前。回过神来,那人已经醒了,像是看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瞪大了眼睛盯着自己,而自己早已泪流满面,萦绕心底的名字脱口而出“莲……”

(弦流)

  朔田流星无力地靠着废墟中残存的断壁,大口喘息着,伙伴已经送了出去,也没什么遗憾的了,只有……弦太郎,对不起。脚步声越来越近,朔田流星决绝的拿出腰带,正要按下自爆开关时,传来了Boss不甘的诅咒和爆炸声。一个高挑的男子有力抱住朔田流星以此来安抚两人剧烈跳动的心“流星,笨蛋。”“……弦太郎”

(橙蕉)

  葛葉紘汰看着手中的散发出甜腻香气的香蕉圣代,口中低喃:“戒斗,你看……我做出来了。我也不是笨的无药可救,对吧?”这个时候,你不是应该来嘲笑我的吗,戒斗……我好想你。



最后不算是彩蛋的彩蛋
  “笨蛋,不要得意忘形了!”树中的人显现出来,一脸嫌弃的说道,“戒斗,你还在!”“废话,我只是冬眠而已,你就这么想我死吗?”“不不不,戒斗,我以为……戒斗,我错了……”看着人手足无措的解释,驱纹戒斗愉悦的伸手,将紘汰手中的圣代取下,品尝“戒斗,怎么样?”紘汰有些紧张的问,“哼,比我做的差远了。但是……对于你这种笨蛋来说,已经很不错了。”有些别扭的说出,脸上的温度连圣代也降不下。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