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木

木场勇治是我的信仰

社恐+强迫症+懒癌晚期

电脑都拯救不了我的排版

小号木场,存放非特摄的地方



安慰人的时候词穷,只会说摸摸、揉揉、抱抱之类的,如果引起反感真的是非常抱歉m(._.)m

段子

*写着写着就写多了 勉强当段子看吧

(弦流)

  今天是愚人节,作死小能手JK同学无往不利的告白骗局在弦太朗这里以失败告终。虽然没什么,但JK对自己产生了怀疑,难道连毫无智商可言的弦太郎也看出了自己在演戏?!不,不对,这里面绝对有事情:学校人气王——弦太郎有了喜欢的人!嘿嘿,这真是一条大新闻啊~JK露出了邪恶的笑容。

  第二天,兔子窝的大门上出现了弦太郎吻着流星的高清大图。

(映An)

  “Ankh……”荒芜的沙漠中,火野映司艰难地行走着,口中无意识的念着那令自己日思夜想的名字,到底走了多久已经数不清了,只是听说这里有800年前的遗迹便立即赶到这里,兜兜转转似又回到了原点,火野映司终还是倒了下去,一滴泪划过,落入干燥的沙中,突然间红光闪过,那如火一般的人出现在映司的眼前,“Ankh!”火野映司强撑起身子想要抱住Ankh,却在动作完成一半时昏了过去,Ankh伸手接住他下落的身体,完成了拥抱,“笨蛋映司。”

(士海)

  decade的旅行一直再继续,从未停止,不过今天却是个特例,他们又回到了最初光夏海的世界,因为今天是光夏海和小野寺雄介的婚礼。送上礼物的两位伴郎,坐到了一边,海东大树看着对方的正装发呆,而门矢士在为新娘子刚刚说过的话‘海东桑和雄介的关系以外的好呢’思考人生。突然,礼花球砸到了门矢士的手里,二人都愣了愣,门矢士反应过来,略微思考,将手中的花球递给了对面的海东,在上面放了一个精致的盒子,海东大树凭借多年的偷盗鉴宝经验,一眼就看出里面的……是戒指。抬头,却看见人已经走远,便无奈的道歉跟了上去,走在后面的海东发现:士吃醋的样子好可爱啊~

(五一)

  今天警局发生了一件骇人听闻的事:警界翘楚——一条薰,居然迟到了,而且拒绝了女孩子们的情书和礼物,这简直比世界毁灭还要惊悚。不过只有一条警官自己知道把情书往家带的痛,揉了揉自己的老腰,一条表示今天五代别想吃饭了。

(翔菲)

  “翔太郎,你在做什么?”女性一脸呆滞的提问,“当然是蛋糕啊,亚树子,你的智商被宝宝吃掉了吗?”半硬汉侦探回到,手依旧没有停歇,“你,送人?”“你猜啊~”“……”女性僵硬的离开。难得没有挨打,翔太郎松了一口气,继续手中的工作。

  夜,菲利普回到侦探所,一眼就看了桌上的蛋糕。这时,翔太郎从后面抱住了他,轻轻地说:“菲利普,生日快乐~”昏暗的灯光下,两人深情拥吻。

(侑良)

  樱井侑斗与野上爱理的时间线消失了,野上爱理彻底忘记了樱井侑斗的存在。没有人知道这是为什么,连神通广大的站长也匪夷所思。只有樱井侑斗自己清楚:他 爱上了野上良太郎。

(晴攻)

  “冷,好冷……”仁藤攻介连带着被子将自己团成了一个球体,操真晴人一边给他魔力供暖,一边吐槽:“明明是只猫,却还装狮子,怎么样,发烧了吧。”“唔……晴人,冷……”奇美拉也真是的,不怕这家伙摔坏了脑子,收不了魔力,这样想着,操真晴人也到了床上,将自己塞进被子,抱住了攻介:“真是拿你没办法。”仁藤攻介终于安静下来,睡着了,看着低喃者:“晴人,好温暖。”轻吻攻介的额头‘晚安,蛋黄酱。’

(诚亚)

  一切都结束了,作为庆祝,众人在寺中开了一个party,顺便为亚兰、诚和花音送行。在party上,大家都很开心,尤其是亚兰,一直在夸尊的手艺好,章鱼烧非常好吃,不过相对于亚兰的兴奋,深海诚的脸黑到了不能再黑的程度。party结束亚兰心满意足的回到了房间,回头却发现诚在后面,于是发出疑问:“诚,怎么了?”深海诚挑眉:“吃完饭,总是要活动一下的吧,亚兰~”

(我相信你们能猜到结局的(๑•̀ㅂ•́)و✧)

(永飞)

  战斗结束,镜飞彩脱力的单膝跪在地上,以此来缓解身体的不适,果然还是太勉强了吗。这时,旁边传来研修医的声音:“飞彩,给你。”侧脸看去,是自己喜欢的薄荷糖,有些别扭的接过放入口中,其实并不是不想坚持自己的高冷形象,奈何身体已经到了极限,再不补充糖分可能就要进医院了。不过,只有这些是不够的,内里的空虚使镜飞彩盯上了永梦的唇……果然,甜甜的软软的像果冻一样,不知不觉中两人就吻到了一起,至于一边来送甜点的明日那表示:她只是路过。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