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木

木场勇治是我的信仰

社恐+强迫症+懒癌晚期

电脑都拯救不了我的排版

小号木场,存放非特摄的地方



安慰人的时候词穷,只会说摸摸、揉揉、抱抱之类的,如果引起反感真的是非常抱歉m(._.)m

永飞/棒棒糖

#据说这是万圣节的时候写的

“万圣节快乐,不给糖就捣蛋!!”CR闹腾的一天在poppy的尖叫声中开始了。

帕拉德,poppy,妮可和九条穿着花哨的夏威夷衫互相打闹着,一旁的花家严阵以待,至于电脑里的檀黎斗,神明表示他已经想好了几万个卡死他们的bug。

而在CR角落,与热闹气氛格格不入的镜飞彩冷漠的喝了一口咖啡,看着手中的资料眉头紧锁。

这时,一个东西被塞进了镜飞彩的口中,草莓的甜味弥散口腔,使倍受苦味折磨的味蕾得到了解脱。

镜飞彩整个人不自知的放松下来,他抬头望去,看到了身后正一脸担忧的宝生永梦。

“研修医……”

永梦趁飞彩愣神的机会抽走了他手中的资料,顺便换上了刀叉。

“还我!”

镜飞彩伸手欲夺,却被宝生永梦制止“我知道这次手术的风险和难度,但是飞彩桑你已经三天没有睡觉了,这样身体会吃不消的!”

宝生永梦气愤的语气令飞彩无话可说,但是他还是盯着永梦手中的资料眼神倔强。

揉了揉太阳穴,永梦开口威胁道:“如果飞彩桑坚决不休息的话,我就把它扔了!”

“!”

镜飞彩慌张了一下,随后看向了一旁努力吃蛋糕降低存在感的镜灰马,他记得身为院长的父亲是有备份的。

镜灰马察觉到了儿子的视线,尴尬的挠了挠头,移开了视线。

“飞彩桑放心好了,备份的话我已经拜托黎斗桑了,我保证你找不到它的位置。”
“是新檀黎斗神哒!”
“是是,我的卡密sama,打扰小两口吵架是不对的。”

九条拉走了突然蹦出来的社长先生,很快CR就只剩下永飞两人。

飞彩无奈的看着还在坚持的永梦,打算采取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策略。

“研修医你是知道这次手术的难度的,如果不做好万全的准备,便是对病人的不负责任。”

“那你的身体呢?飞彩桑是傻子吗!用这样的身体去应对手术只会是难上加难,飞彩桑认真准备是对患者负责,但你这样不顾身体本就是对患者的不负责任,这根本就是舍本逐末!”

镜飞彩愣愣的看着怒火中烧的恋人哑口无言,混沌的脑子清醒过来:的确,是自己走火入魔了。

他看了一眼像河豚一样鼓起来的永梦,眨了眨眼睛伸手握住了永梦紧攥着的手“……抱歉。”

镜飞彩难得的示弱让宝生永梦的愤怒顿时消失不见,他拉起覆在手上冰冷的手掌轻蹭,像大狗一样撒着娇。

“我不想凶飞彩桑的,可是没有控制住。”
“我知道,这次是我的不对。”

镜飞彩伸手拍了拍永梦的狗头,一直紧绷的神经松懈下来,但随即一个奇怪的声响在两人耳边响起

“咕噜……”
“噗。”

宝生永梦清楚的看到镜飞彩脸红的全过程,揶揄的笑着从背包里取出了精心准备的便当——因为是万圣节,所以便当里有很多糖果的点缀,让人眼前一亮。

吃过便当后,在休息室里休息的镜飞彩看着永梦忙碌的背影,嘴角带上了笑意‘不知不觉中,这个家伙倒是比自己更仔细了。’

等手术完成后好好休息一下吧,和这个笨蛋一起。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