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木

木场勇治是我的信仰

社恐+强迫症+懒癌晚期

电脑都拯救不了我的排版

小号木场,存放非特摄的地方



安慰人的时候词穷,只会说摸摸、揉揉、抱抱之类的,如果引起反感真的是非常抱歉m(._.)m

魁圭

#不知道起什么题目
#我都不信我在复健(。)

“等,给我站住啊!”走着走着就被莫名其妙的东西袭击,一路追过来,结果却跟丢了。

只是……

夜野魁利感受着自己视野的变化和刚刚越来越远的距离,有了非常不好的预感。

“……”

夜野魁利满头黑线的看着对面玻璃上折射出的镜像——不止是变矮的问题……这根本就是小孩子啊摔!

头疼的揉了揉眼角,夜野魁利苦恼的看着空无一人的寂静街道。

因为逃班被初美花赶了出来,被不明物体袭击变成小孩子,现在又迷路,夜野魁利苦逼的蹲在地上画圈圈。

这都什么事啊啊!

“那个……你是迷路了吗?”

熟悉的声线从上方响起,夜野魁利僵硬的一点一点向上望去,在看清来人的脸时,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脱去警服的圭一郎依旧穿着正装,笔直的线条就如这个人一样刚正不阿。

不,简直是钢铁直男(。)


夜野魁利在确认对方没有认出自己后松了口气,看到圭一郎依旧保持着僵硬面部表情时抽了抽嘴角,挂上专属于小孩子天真无邪的笑容。

“大叔,我看到一个奇怪的人鬼鬼祟祟的就跟了过来,结果就迷路了,我好害怕啊。”

“别怕,别怕,大哥哥现在就带你回家,小朋友你知道你家在哪里吗?”

圭一郎觉得小魁利的笑容就像糖果一样甜,这可是第一个对自己笑的小孩子啊啊!他感动的无视了小魁利带着恶意的称谓,笑得更加“友善”。

“……”成功被圭一郎吓到的魁利差点真的哭了出来,他撇了撇嘴,想起了BISTROT Jurer……不行不行不行,绝对不能被透真和初美花知道自己变成这副样子,会被嘲笑死的!

左思右想之后,魁利“友好”的看向了一旁的圭一郎。

然而对于这一切都不自知的圭一郎在看到小魁利瞬间湿润的双眼和委屈巴巴的表情时,一向空白的大脑瞬间脑补了以N万字为起点的情节曲折的经历。

圭一郎充满同情的看着小魁利,一把抱住了眼前这小小软软的身体。

“???”

夜野魁利对巡逻一号突然的举动一脸懵逼,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这个眼神真的让人好不爽啊……

夜野魁利心里长着黑翅膀的小人,嘎嘣嘎嘣的掰了掰手指一脸坏笑的打算大干一场。

“呐大叔,你要带我去找警察叔叔吗?”
“是,是啊,只有这样你才可以早点回家嘛。”
“但是我不想去欸,大叔大叔,我们不去找警察叔叔好不好啊。”
“这,可是……”

小魁利看着圭一郎迟疑的表情放出了最后的杀手锏——卖萌。

“圭一郎叔叔,你带我去你家好不好啊?就算现在回去家里也没人,我保证明天哥哥就来接我!好不好嘛~”

原本就迟疑的圭一郎在听到家中无人的消息后瞬间心疼起来,他小心翼翼的将小魁利抱起来放进怀里,用着夜野魁利第一次
听到的温柔腔调说着令人安心的话语。

不知是变成小孩子的原因还是太过安心的原因,夜野魁利听着圭一郎胸腔中的跳动,进入了睡眠。

他做了一个梦,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时候,哥哥抱着小小的自己在玩举高高的游戏,兄弟两人玩的累了,便在滑梯的秘密基地里相拥而眠。

这是哥哥离开后夜野魁利第一次做这样安稳的梦。

大家庭的兄弟生来就是为互相残杀做准备的,然而只有他们与众不同,互相保护的两兄弟明确的选择了自己的道路,却在互不相干中渐离渐远。

直到那个混蛋的出现——夺走了最为珍惜的哥哥,也打醒了叛逆中的自己。

夜野魁利被破碎的哥哥和狞笑着的札米戈•迪鲁玛弄醒了,猛地坐起却看到了对面巡逻一号熟睡着的大脸,燃烧着的怒火一瞬间没了踪影。

自己真是……

夜野魁利甩了甩脑袋,让自己清醒过来。

不可否认的,在圭一郎的怀里魁利找到了那时哥哥的感觉,温暖的,热情的,像是暖炉一样包裹着自己,源源不断的善意从四周传来洗涤着夜野魁利的内心。

哥哥……圭一郎……

长期的高度训练一旦歇下便是源源不断疲惫,夜野魁利苦笑着用稚嫩的小手捏了一把圭一郎的脸,随即被圭一郎拽进了怀里胡乱揉了一把。

“乖…睡觉…”
“!”

夜野魁利看了看身上的被子,又看了看睡的死死的圭一郎,翘了翘嘴角。

这个笨蛋,他可不相信国际警察的警惕性有这么差,除非是全身心信任的气息,对从外面捡回来的家伙就这样对待,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也罢……都变成小孩子了,任性一回也无妨吧。

夜野魁利蹭了蹭圭一郎的胸口,听着圭一郎有力的心跳闭上了
眼睛。


一觉醒来的圭一郎发现早已日上中天,太阳晒屁股了,随手一捞又发现昨天带回来的小团子也不知所踪,圭一郎头疼的来到客厅发现上面放着一张精致的卡片。

卡片的意思很简单,哥哥来了把弟弟带了回去,为表感谢送了一沓BISTROT Jurer的代金卷,圭一郎看着桌上的代金卷哭笑不得,给管理官请了假后闲来无事的圭一郎瞅着卡片发呆。

……
……
……

这张卡片!!!不是快盗下达预告时用的吗!!!
可恶的快盗啊啊!还我团子!怎么好的孩子怎么会有一个当快盗的哥哥啊啊!!!

圭一郎三下五除二的撕掉了卡片,在找寻甜食无果后,怒气冲冲的拿着代金卷出了家门。

随后他便看到了每一张代金卷上都写着“甜食吃多会长蛀牙”这样的句子,巡逻一号表示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魁利,你逃班就算了,现在连僵格拉都不打了吗?”
“嘛嘛,我这不是非常细心的把位置告诉你们了嘛。”
“魁利!!”
“嗨嗨。”

圭一郎:我的甜食哇啊啊!
魁利:虽然被治愈了,但是不干点坏事总感觉对不起自己呢。

评论(5)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