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木

木场勇治是我的信仰

社恐+强迫症+懒癌晚期

电脑都拯救不了我的排版

小号木场,存放非特摄的地方



安慰人的时候词穷,只会说摸摸、揉揉、抱抱之类的,如果引起反感真的是非常抱歉m(._.)m

帕妮/约定

#我果然不适合写爱情故事
#ea还没完结时写了一点点的存稿,帕拉德的死亡也算是我当时对剧情的猜测(架空即可

“妮可?妮可?”

一早起来就只看到粉红便签的花家大我表示非常的不满“这家伙现在为了打游戏连早饭都不吃了,看她回来我怎么收拾她!”

不知道自己正在被主治医师念叨的西马妮可来到了当年与M比赛的地方。

赛事一如既往的火爆,但却入不了天才玩家N的眼。
  
妮可轻而易举的赢得了老玩家赛区的冠军奖杯,就在打算离开的时候,她看到了似曾相识的一幕——现在的当红新人玩家被一个不知道哪冒出来的的新人玩家打败,取得冠军。

其实并没有什么,老人失手,新锐涌出,哪里都是如此。
  
但在那个被打败的玩家脸上,妮可看到了和当初的自己如出一辙的表情,恍如隔世般的,台上的画面两人变成了昔日的M与妮可。

“……果然不该来的。”


又想起了那个家伙……


骑士编年记的结束,是用帕拉德的生命换来的。

这一次,是彻底的清除。

永梦身体里的病毒完全消失,无法再变身成Ex-Aid,即使使用双子卡带,帕拉德也没有再出现过。
  
他就这样,在大家面前用独属于他的方式宣告了他的赎罪。

用game over的音效当退场音乐,帕拉德最后的笑容是雨后晴空下所有人不曾忘怀的记忆。
 

 
“那个家伙,明明答应了我的,在结束之后一决高下……这是弃权!是我赢了!”西马妮可愤愤的说道,却不知红了眼眶。

“胜负还没定呢,N。”玩味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西马妮可烦躁的甩开头上的手,却看到了不应该存在于此的人“谁……帕拉德?!”

“唔,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某个很像神明的声音告诉我,让我来完成重要的约定呢。”

“重要的,约定吗……你还记得啊,我以为你眼里只有永梦呢。”妮可笑着又带着浓浓的醋意说道。
  
“当然,能和你这样的人类进行游戏我很高兴,来吧!我人生的最后一场游戏,真是激动不已啊!”帕拉德兴奋的说道,扬起的笑容里直白的诉说在主人的激动。

“不要……”妮可的笑容僵硬住了,最后一次什么的……开什么玩笑!
“啊?”
“我说,不要!”
“为什么?你不是一直都想要报仇吗?”

妮可不再说话,她深深地看了一眼一脸疑惑的帕拉德,转身跑走了。

因为……不想再让你消失啊。

  

西马妮可一路跑回了花家的医院,随即便被花家拦了下来,“妮可?跑这么快……发生了什么?谁欺负你了?!”
  
这愤怒的样子可真像一个父亲。

西马妮可红着眼眶扑进了大我的怀里,抽噎着说道:“大我……帕拉德回来了……他说要和我完成约定……我很高兴他是为了和我完成约定而出现的,可是……”
“可是?”
“我,我不想再让他消失了……不玩游戏,不完成约定都没关系,就是不想他再消失了!”西马妮可抬起头看着大我痛苦的说道。

花家大我叹了口气,抬手摸了摸妮可的头,轻声说到:“想做什么就去做,左顾右盼望而却步可不是我家患者的风格。”

西马妮可看着花家大我眼中的鼓励,破涕为笑,她可是天才玩家N西马妮可啊!“嗯!”她重重的点头,又转身跑了出去。

“等等午饭……”
“不吃啦!”
“臭丫头!”
 

 
西马妮可进门就看到了趴在游戏机上“睡觉”的帕拉德。
  
“喂,我可没听说过Bugster也要睡觉的。”
“因为实在无聊嘛,社长先生曾经说过,闭目养神是人类一种恢复精力的方式。”
“反正我不喜欢。”
“我也不喜欢。”
  
“为什么不比了?”
“比完你就会消失?”
“不知道,好像是以零点为限期吧。”
“那就好办了,走吧,带你去一个更好玩的地方!”

“游乐场?我有在永梦的记忆中看到过!”
“走啦走啦,我就知道檀黎斗那个工作狂是不可能带你来的。”
  
第n次过山车
第n次海盗船
第n次旋转木马
第n次向鬼屋工作人员道歉
  
  ……
  
(没去过游乐园所以只知道这几个设施,自行脑补其他设施即可)
 
  
“要一个草莓味的和……唔,两个草莓味的吧。”
“好嘞,这位小哥是小姐的男朋友吧,现在这么好的男朋友真是少见。”
“诶,是哈哈。”

“男朋友是什么?”
“唔,就是关系很好的异性√”
“那你就是我的女朋友喽?”
“!!!什么啊突然说这种话。”
“怎么了吗??”
  
帕拉德疑惑的戳了戳妮可爆红的脸,感觉到妮可异常的体温
“你发烧了?”
“你才发烧了,你全家都发烧了!”
“??跟我全家有什么关系?”
 

 
从摩天轮上下来刚好是11:55,两人在湖边的座椅上欣赏着不知从哪里放出的烟花……等等,今天又不是什么节什么日的,谁没事闲的放烟花……现在放烟花不是节日是会罚款的吧……总感觉烟花的燃放地离我们很近……还有这种不爽的感觉……

“帕…”  
  
12:00

“嘭!”一个大大的烟花从帕拉德的身后飞出,飘洒的彩带瞬间将两人淹没。
“哈哈哈哈有没有惊喜到!本神真的是太棒了!连复活这种事都能办到!哈哈哈哈,你们两个庶民还不赶快来拜见神明大人!我就是拥有神之才能的新•檀黎斗神哈哈哈哈!”

“……”
“……”
“帕拉德。”
“昂。”
  
“等,等等,你们要对神做什么!你们这是不敬!现在住手还来得及!你们会糟报应的啊啊啊!”
 
 
于是第二天,花家医生的医院里多了一只卷毛大型犬以及一位重症监护对象。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