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木

木场勇治是我的信仰

社恐+强迫症+懒癌晚期

电脑都拯救不了我的排版

小号木场,存放非特摄的地方



安慰人的时候词穷,只会说摸摸、揉揉、抱抱之类的,如果引起反感真的是非常抱歉m(._.)m

巧克力/永飞

#修以前的

  “好无聊啊。”CR中,poppy无精打采的趴在桌子上,发出第N次叹息。

  因为新型流感的原因,入院的患者比往常多了一倍,医院一时间人手短缺,就连正在休假的飞彩都被紧急叫回,永梦也忙的焦头烂额,导致原本热闹的CR现在空无一人。

  这时,她听到了一阵凌乱的脚步声,这种冒失的感觉——永梦!

  poppy瞬间从座位上跳起,点着小碎步快速移动到了缓缓打开的门前。

  而永梦正抱着一大堆五颜六色的盒子,摇摇晃晃的走着,因为怀中的盒子太多所以被挡住了视线的永梦并没有发现一旁的poppy,正当poppy兴奋的说出欢迎时迎接她的却是被吓到结果脚步错乱的永梦

  “永梦!欢迎……啊啊!”

  ‘砰‘的一声,poppy在自己的惨叫中,被成堆的盒子砸中直直的倒了下去。

  “……”而站在一旁也抱着一堆盒子并目睹惨案整个过程的镜飞彩医生默默地收回了拉住冒失鬼衣领的手,转移了视线。

  “所以说,这些都是永梦收到的情人节巧克力吗!”poppy高扬的尾音将正在神游的永梦吓回了神,“是……诶?这是情人节的巧克力?”“对,对啊,永梦不知道吗?”

  poppy愣愣的看着永梦从难以置信再到了然的神色,小心翼翼的问:“那个……永梦?你怎么了么?”“诶?没有啦,我想这些应该都是给飞彩桑的巧克力啦,应该是看飞彩桑拿不下才会给我的。”

  永梦大大的笑容直闪poppy的眼睛,她随手拿了一盒巧克力指着上面的签条说“永梦你看,这是给你的哦!”“诶?是这样吗?”永梦又拿过几盒发现上面也写着自己的名字,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飞彩坐在一旁淡漠的看着两人卖蠢,“这样就高兴了,研修医就是研修医。”“飞彩,我觉得你男神地位不保哦,你看你和永梦的巧克力是差不多数量的。”poppy一脸炫耀的对镜飞彩地说到。

  “研修医是不可能赶上我的。”镜飞彩虽然不知道话题为什么会扯到这上面,但并不妨碍他发表评论。

   然而就是这样肯定的语气使poppy抓狂,她大叫了一声生气地说:“飞彩!你敢不敢比一下!”“无聊。”“啊啊啊!”poppy揉了揉头发,打断永梦还未出口的劝阻

  “天才外科医VS儿科新晋小鲜肉之情人节巧克力比赛现在开始!”

  “1,2,3……19,20……28!天才外科医镜飞彩共计28盒巧克力。”

  “1,2,3……19,20……28,29!儿科新晋小鲜肉宝生永梦共计29盒巧克力!哈哈!飞彩,你输了哦,哈哈哈哈!”“……愚蠢。”镜飞彩看着poppy一脸的得意,没来由的有些不爽。

  不是对永梦的巧克力比自己多这件事,而是……被poppy亲密揽住的永梦,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一定是被这两个蠢货传染了,我还是出去透透气比较好。

  镜飞彩无视了poppy,转身离开了CR,他这样的反应使poppy更加得意“永梦你看,飞彩恼羞成怒了!”“啊?哦哦。”被poppy揽的喘不过气的永梦有气无力的翻了个白眼,有些担忧的看着门口离去的身影。

  飞彩桑好像从刚刚开始就没有注射糖分的说。

  甜品店内的镜飞彩正对着蛋糕发呆,耳边传来了某人揶揄的声音“小少爷在想什么连蛋糕都吃不下去了啊?”“研修医的巧克力比我多。”……!开口之后飞彩就后悔了,尤其是看到那张欠扁的脸上夸张的笑容时。

  “无证庸医!”“我知道了……噗!哈哈哈……”“……”花家大我看着人越来越黑的脸也知道下一刻估计就该暴走打人了,但是想停却根本停不下来,反而笑得更加大声。

  在周围食客怪异的注视中,花家好不容易收回笑容,揉了揉笑痛的肚子,坐在了飞彩对面。

  对面人的脸已经黑的可以和锅底一拼了,“噗。”“……无证庸医,你不在你的黑心诊所陪那个缺爱的孩子,来这里做什么?”飞彩看着花家的脸,顿觉没有了胃口,腹中传来的饥饿感使飞彩的脸又黑了几分,方圆百里之内都出现了可见的黑色气流。

  “咳,她说跟我这个老男人处久了也会变老,所以去医院找乐子了。我只是路过。”“医院?”“圣都。”“……”无力表达的飞彩选择沉默,在一旁想着要不要告诉警卫以后这两人一概拒绝入内。

  这时店员甜美的声音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尴尬场面“客人您好,您的情人节限量巧克力礼盒已经包装好了。”“嗯。”飞彩接过巧克力,抬头就看到了花家饶有趣味的眼神,尴尬的扭开脸,吐出一句“蛋糕给你了。”便匆忙的离开了。

  刚进门的飞彩看到了不远处忙碌的身影“研修医,你在做什么?” “诶?飞彩桑不是回去休息了吗?”永梦被吓了一跳,手忙脚乱的遮挡,却没有瞒过飞彩的眼睛,‘研修医在做巧克力?’飞彩挑了挑眉,走过去从永梦的手边拿起一颗刚刚做好的巧克力放入嘴中。

  很甜,却没有腻感。

  “味道不错。”

  他没有吝啬自己的夸奖,只是一想到这是宝生永梦送给某个女孩的情人节巧克力就有些不爽。

  永梦红着脸,不像是害羞,看上去倒有些兴奋,只见他激动地说道:“飞彩桑觉得味道不错吗?啊,真是太好了!因为是第一次做,我还担心会不好吃呢!这是给飞彩桑做的哦,刚刚飞彩桑出去的时候都没有吃甜点,我怕飞彩桑会难受,就找食堂阿姨借的工具,想做一些巧克力给飞彩桑,味道可以真是太好了!”飞彩愣愣的看着转身收拾东西的永梦, 放在背后拿着巧克力的手紧了紧。

  原来,是送给自己的吗。

  这时一张红色的卡片从桌子上掉了下来,永梦急忙去捡,却被飞彩抢先一步。修长的手指夹着卡片,本想递给永梦,却被上面龙飞凤舞的字体吸引,上面明明确确的写着几个大字:飞彩桑,我喜欢你!

  “……这算是另类的表白吗?”平淡的语气显示出人的平静,前提是忽略脸上的红色。

  “飞,飞彩桑……”永梦闭了闭眼,他本以为可以糊弄过去的,不过既然都发生了,那就只有面对了吧……

  永梦抬头直视着飞彩,紧张到口吃的说出了藏在心底的话:“飞,飞彩桑…我喜,喜欢你!”

  一句话仿佛用尽了宝生永梦所有的力气,他颓然的低头,等待审判。

  时间慢慢的流逝,每一秒都让永梦有度日如年的感觉。

  然而对面的人一直没有说话让永梦有些慌了,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却发现视野里有一盒包装精致的巧克力,上面还有写自己名字的卡片,很明显是飞彩的字迹。

  永梦惊喜的抬头,却发现飞彩的脸红得像苹果一样。

  “研修医,别误会了,这只是你之前救我的谢礼而已!”

  “是是。”永梦笑着接过巧克力,无视了飞彩口不对心的辩解,紧紧地抱住对方说道:“飞彩桑,情人节快乐。”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