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木

木场勇治是我的信仰

社恐+强迫症+懒癌晚期

电脑都拯救不了我的排版

小号木场,存放非特摄的地方



安慰人的时候词穷,只会说摸摸、揉揉、抱抱之类的,如果引起反感真的是非常抱歉m(._.)m

空白页/士海


  大战结束,门矢士拒绝了海贼的邀请,回到了照相馆。他把自己缩在洗印房的角落里(不知道怎么称呼,就是洗照片的那个房间,曾经光夏海躲进去的那里),努力压下心中的愧疚与担心。
  
  “嘀——”的一声,是照片洗好了,他缓缓起身,看着照片中的模糊,自嘲一笑,将它放入了身边的相册。
  
  相册是除了驱动器之外唯一一直陪在门矢士身边的存在。
  
  相册很大,每一页都放满了相片,门矢士慢慢的翻动着,回忆着:雄介,小渡,剑崎,南光太郎……
  
  往事繁华,过往的一幕幕浮现眼前。
  
  门矢士发觉自己已走过了太多世界,却终是没有属于自己的世界,就连那个唯一熟知自己的人,也被自己气跑了。
  
  门矢士继续翻动着相册,看着一张张由自己亲手拍出却又极为陌生的面面。
  
  这时,他翻到了一张空白页,这也是整本相册中唯一的一张单独页(大概就是只能放一张相片的一页)。装饰精美的相框中只有胶水的痕迹,满是寂寥的味道……
  
  光夏海曾经问过门矢士,这是一张怎样的相片,他没有回答。
  
  那——是属于海东大树的。
  
  小偷很狡猾,每天在镜头下晃悠,却从不进入。
  
  “因为我想让士看到活生生的我啊。”这是小偷的回答,门矢士对此嗤之以鼻。
  
  终于,在每天与小偷的斗智斗勇中,他拍到了!虽然只是个模糊的背影,却让门矢士有着莫名的归属感。
  
  门矢士将相片放入那张只属于海东大树的单独页中,第二天却消失无踪,旁边附着小偷的字条:士的宝物,我拿走了哦。
  
  门矢士记得当时自己真的是非常的气愤,不知是对宝物的否定,还是对得之不易的宝物被偷愤怒。
  
  门矢士气恼着,却又对人无可奈何,只好再一次的与小偷斗智斗勇。
  
  等门矢士起身时,不觉已是夜晚,静谧的夜让他更加无力,浑浑噩噩的想着,忆着,仿佛以前在身边唠叨的那个人依旧存在。
  
  “明明平常的这个时候,那个家伙已经在说不要熬夜了,今天怎么没有……”门矢士这样对光夏海说着。
  
  “……”光夏海目光复杂的看着门矢士,这个样子已经维持一个星期了,每天一睁眼就是躲进洗印房,出来后也只是重复这一句话。
  
  这般颓废的门矢士,光夏海终是看不下去了,狠狠地打了他一巴掌,厉声说到:“既然不想失去,那就去追回来啊!”
  
  “追……回来?”门矢士迟钝的大脑理解着,眼睛亮了起来,他想起了曾经被追逐着的自己,‘那,是不是该我来追你了呢,海东。’
  
  角色对调,追逐者与被追逐者,大首领桑,你这次的任务可不简单哦~

评论(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