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木

木场勇治是我的信仰

社恐+强迫症+懒癌晚期

电脑都拯救不了我的排版

小号木场,存放非特摄的地方



安慰人的时候词穷,只会说摸摸、揉揉、抱抱之类的,如果引起反感真的是非常抱歉m(._.)m

七夕短文

交换戒指/剑始


  “剑崎……”相川始站在当年的那块礁石上,望着无际的大海出神。每年的这个时候他都会到这里来,这是他和剑崎一真的约定。即使他们不能见到对方,但他们的思念可以彼此传达。

  夕阳西下,将蔚蓝的大海染成了绚丽的金黄色,很像,剑崎King Form的颜色……始一直盯着与天交接的的地方,仿佛那里有什么奇迹一样,直到太阳全部落下,海恢复成了平常的颜色,始才收起思绪转身。

  他抬脚打算离开,却发现脚边岩石的夹缝里有什么东西,鬼使神差的捡起,始发现这是剑崎一直不曾离身的黑桃戒指,这时始收到了一条短信,是剑崎的。短信的内容是始前几天拍摄的照片:一对结婚的壁人两人交换戒指的照片。下面有短短的两行字“始,我们也来交换戒指吧~”“……幼稚。”

  相川始嘴上这么说,却小心翼翼的将戒指换好,再把自己的红心戒指放回原处。做好这一切,始乘上摩托,对着平静无波的海面露出了笑容。


恩爱狗也会被秀一脸/OOO世界(和谐向


  “Ankh~出去转转啦,走啦~”“不去。”“走啦,你的棒冰也就没了哦。”“哼!”在马路上公然拉拉扯扯的两人引来了路人暧昧的视线,正走着Ankh突然停住望四周看了看,对映司说:“Uva和Kazari在附近。”“诶?那就叫他们一起玩吧。”“哼,你最好别去。”“为什么啊?”“你爱听不听。”“走了啦~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大家现在都是朋友嘛。”映司说着拍了拍Ankn的鸟头,被Ankn挥开。

  映司找到了Uva和Kazari,只不过他默默的离开了,因为Uva和Kazari好像正在进行不可描述的事情。“Ankh,我错了QAQ”“哼。”

  映司好不容易带着Ankh来到了甜点店,就发现了Gameru和Mezuru,“Mezuru,这里的东西看着好好吃的样子,Gameru想吃。”“好~Gameru想吃什么就买什么。”“谢谢Mezuru,Mezuru最好啦!”

  “……Ankh我们换一家吧,我记得附近那家的棒冰更好吃。”映司说着无视了Ankh的反抗,拉着Ankh就离开了。

  “Ankh你别生气了~”“……”“那……今天可以多吃一根棒冰。”“两根!”“一跟半!”“哼。”Ankh瞅了一眼映司,径直向前走了,‘别以为老子不知道剩下的那半个是被你给吃了!’

  映司和Ankh去下一家甜点店,途中路过了一家伊达常去的关东煮摊子。然后他们看到了被伊达明和后藤慎太郎,两人在若无旁人的互相喂食。不,准确说是伊达若无旁人,后藤被忽悠的若无旁人。

  默默捂脸的映司转身看着Ankh“……AnkhQAQ”“干嘛。”Ankh看着一脸可怜的映司表示好丑,“那个,我突然发现今天没有带钱,要不就这样先回去吧。”“老子的棒冰!”Ankh一听就急了,坚决拒绝。“你带老子出来的,你要负责!”对老子的棒冰负责!

  而听了这话的火野映司立刻像打了鸡血一样去买了棒冰,带着Ankh火速回去了。至于最后棒冰是被那张嘴吃了的问题,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啊~





PS:嗯……我才不会说写到最后的时候手机响起了小黄歌呢,,Ծ^Ծ,,
PPS:说不定会有二
PPPS:完美错过七夕的我表示什么都不知道_(-ω-`_)⌒)_
PPPPS:全部OOC,有不合理的地方但是不知道怎么改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