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木

木场勇治是我的信仰

社恐+强迫症+懒癌晚期

电脑都拯救不了我的排版

小号木场,存放非特摄的地方



安慰人的时候词穷,只会说摸摸、揉揉、抱抱之类的,如果引起反感真的是非常抱歉m(._.)m

【假面骑士Ex-Aid/M梦】护

*考前攒人品QAQ
*很久很久以前写的,跟不上现在的剧情,可当架空来看
*OOC

  天才玩家M,确切说是宝生永梦,16年前的车祸,永梦失去了双亲,寄住在亲戚家的他,将游戏当成了唯一的消遣,永梦在玩游戏时会忘记一切,全部心思的投入,沉迷于游戏的世界。

  因为游戏,他的成绩直线下降,亲人们也渐渐对这样的永梦失望,带着怜悯放任他自生自灭,而失去管束对于正处于叛逆期中的永梦正所谓是天大的喜事,他开始每天逃课通宵打游戏,成绩更是垫底。

  永梦一直这样沉迷于游戏,直到16岁那天的到来。

  永梦一如既往的逃课,同意了与天才玩家N的比赛,N是个不错的对手,真希望还可以与她一起打游戏。但就在他下台的时候,在所有人震惊的眼神中倒下。从那天起,天才玩家M很少出现在人们面前,有了研修医宝生永梦。

  其实从那时起,永梦就发现自己的体内出现了另一个人,他和自己长的一模一样,像故事中的睡美人被王子吻醒一样的剧情,永梦平底摔时不小心碰上了他的唇,然后人就睁开了眼睛。永梦发现他与自己还是有一点不同的,他的眼睛是暖橙色的,仿佛能燃烧一切。

  “你是宝生永梦。”“那你是谁?”“M”

  简短的对话,永梦依旧不明所以,却没有惊慌,而是对着M友善的笑笑,熟路的聊起天来。M奇怪,一般来说,人类不是应该恐慌,然后有了压力,最后被自己取代吗?他并不知道,永梦对于朋友的渴望,在幼时永梦就幻想可以有一个陪他一起玩游戏的存在。“M,一起玩吧!”“看哥一命通关!”

  永梦和M一起共同一个身体,白天M强迫永梦学习,夜晚M通宵,永梦睡觉。本来是两人一起的,永梦却总是累的睡着,M每次都是宠溺的笑笑,并不点破,而是把自己的记忆传入永梦的脑中,让他以为自己一直在玩游戏。

  M在外都是充满攻击性的,但在永梦面前很乖,像个叛逆的乖宝宝,M与永梦有着100%的契合度,从未有人发现他们是两个人,只当作是双重人格。

  M一直保护着永梦,直到那一次,永梦被Bugster误击,遍体鳞伤,M很愤怒,他占用了永梦的身体。“你,你要做什么!这可是自相残杀!”“Game Over!”

  “M?发生了什么?”“没什么…永梦,原来你的压力是我啊,这样的话,就忘记吧。”“压力?等,等等!M!”M露出了释然的微笑,用冰冷的语调输出指令“记忆抹除……记忆传输……100%”M将永梦关于自己一切的记忆清除,更改为双重人格,他在永梦的身体中看着他努力,看着成为骑士后他的强大与温柔,他也在暗中默默的助他一臂之力。

  M一直觉得这样的生活也不错,直到见到了那个人,自己的主体——帕拉德!M突然恐惧了,他害怕自己与永梦分开,害怕永梦像对那些Bugster一样将自己消减,更害怕永梦会在战斗中赔上自己。他并不是只有游戏时才会出现,这只是给永梦和众人的假象。

  M开始在不为人察觉的代替永梦战斗,却无法替他受伤,每一次永梦都会有一身的伤痛,他无法替他痛苦。M害怕了,庞大的压力反映到了永梦身上,这也就是每每使用完双子卡带,永梦都会痛苦不堪的原因,M明白是自己的原因,止不住的焦虑,压力也随之越来越大。他不想离开永梦,想要同他一起战斗,想要保护他……

  终于,在檀黎斗说出永梦患有游戏病的那一刻,M的压力爆发了,本该在那时选择占据身体的他,却只是在永梦崩溃之前接管了身体,让永梦沉睡。但他的力量明显不够,就在两人都要消散的时候帕拉德插入进来,使永梦的身体稳固。本以为帕拉德会对自己进行抹杀,但帕拉德却没有这么做,而是对自己表示出了极大的兴趣。

  M,不准确来说是帕拉德玩着游戏,对患者不管不顾。M对此表示无奈,说分身能打过主体的,玄幻小说看多了吧。M能感受到永梦内心的挣扎,并鼓励着他,其实他还是蛮佩服镜飞彩的,因为自己不会说出那样的道理,永梦强大的意志赶走了帕拉德,恢复了意识。

  极限卡带(是叫这个吗?)比双子卡带强上太多,自己出现的时候越来越少,M一直相信着永梦的强大,也渐渐释然,永梦不可能一直与自己永远在一起的,自己注定是要被消减的存在。但是,不是现在,至少也要到战斗结束之后。

  他想护永梦快乐,想护他一生安好。

  
后续彩蛋(?)

  意外似乎来的太过突然,被突然插入的神秘卡带,然后就是两人的面对面蒙逼“……”“……”而一旁的罪魁祸首西马妮可大叫一声“耶!我成功了!檀黎斗那个变态有时候也是挺靠谱的嘛~”随即转身离开,无视了身后传来的嘶吼“是新檀黎斗哒!”

  “……”“……”于是两人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

剧场:帕拉德:喂!喂喂!别把我忘了!永梦是我的!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