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木

木场勇治是我的信仰

一首凉凉送给自己 电脑都拯救不了我的排版

社恐+重度强迫症+懒癌晚期

小号木场,存放非特摄文章的地方



安慰人的时候词穷,只会说摸摸、揉揉、抱抱之类的,如果引起反感真的是非常抱歉m(._.)m

【假面骑士Fourze/弦流】雨•天台•原谅

*深度咸鱼ing...
*OOC

  “呐,今天队长情况不对啊。”A,“嗯,你是新人不清楚,队长一到雨天就会不在状态。给你一个忠告,没有什么大事时最好不要去打扰,不然,下场会很惨的。”B说着打了个冷战,他是经历过的人,在医院住了半年已经是最轻了。

  “队长!”流星无视了全部起立敬礼的队员,若无旁人的走出门去。“队长……好像没带伞吧?”A“看来又得去请病假了。”B说着从文包中取出了一直放在夹层中的东西——流星的请假条。

  流星走在厚厚的雨幕中,雨点啪嗒啪嗒的打在身上,水痕很快浸染全身,流星冷的发抖,身体止不住的战栗,他一步一步的走着,无视了身体的一切反应。他又想起了那个雨天,深埋在记忆中的雨天。

  时间流逝,再不复返,大家都已长大成人,过的幸福。自己从新人成为了队长,弦太郎成为了天高的副校长,贤吾和优希结婚生子,女王和King星光灿烂,JK成为了有名的记者,友子也成为了出色的作者……

  这一切这一切都是如此的美好,但自己怎么都忘不掉那个充满悔恨的雨天,彻骨的伤痛仿佛是铭刻在这个名为朔田流星的存在上一样,抹不掉丢不掉,永远的跟着自己,无能为力。
  
  流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天高的,校园很安静,学生们正在上课,迷茫的抬头却看见了一个即使在如此阴暗的天地中也热情洋溢的身影——如月弦太郎。流星看着这个身影在雨中伫立着,炙热的视线穿过了窗户打在人身上,如月若有所感的回头,只看到了一个落荒而逃的背影,虽然视线只对上了一瞬,但他清楚人就是流星!

  弦太郎一瞬间慌了神,扔下课本在学生们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开窗跳了下去“流星!”弦太郎追着流星,却还是不及,在一处拐角改变了方向。流星发现弦太郎并没有追上时,舒了一口气,奔跑的速度慢了下来,改为行走,自己还是不敢面对弦太郎……

  就在他打开天台门那一刻一个重物将他扑倒在地,牢牢禁锢,熟悉的气味充斥看鼻腔,“弦太郎……”“流星!真的是!你在跑什么啊!这么久的失踪是在搞什么啊!你知不知道我快胆心死了!”厉声的质问慢慢转变成哽咽着的哭腔,被雨水洗掉发胶后的头发垂在额前,整个人散发着受伤的小兽的气息。

  “弦太郎……对不起。”“不要对不起,流星永远都不许对我说对不起。”“...弦太郎,我……还是忘不了那天,不是杀了你的那天,也不是救了你的那天,而是恍悟的那个雨天。”“……流星,你是笨蛋吗?为了这件事难受了这么久,现在才跟我说,真是笨蛋,大笨蛋!”

  弦太郎将流星扶了起来,细长的手抚上流星的脸,泪水与雨水混为一谈,试图擦拭却毫无作用,双手捧起那张自己朝思暮想的脸,蜻蜓点水般轻触了一下毫无血色的唇。

  “流星,你一直因为没有我亲口说出的原谅而痛苦,但以前我就说过,我从未怨过你,何谈原谅呢?”“……但是”流星刚想开口说什么却被弦太郎打断“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不满的,是不原谅你对我封闭的内心,现在也是。呐,流星,我说,我原谅你了。所以,现在可以接受我的一切吗?”弦太郎说着,紧紧的抱住了流星,仿佛要将他融入骨子中一般。

  “弦太郎……”放松身体回拥,流星无奈的摇摇头,嘴角勾出了一抹释然的微笑,心中默念:早就接受了啊,很久很久以前,在心的深处,生根发芽的感情。

  拥抱着的两人都未发现,瓢泼的大雨早已无影无踪,只留下了薄雾朦胧中的绮丽霓虹。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