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木

木场勇治是我的信仰

社恐+强迫症+懒癌晚期

电脑都拯救不了我的排版

小号木场,存放非特摄的地方



安慰人的时候词穷,只会说摸摸、揉揉、抱抱之类的,如果引起反感真的是非常抱歉m(._.)m

【假面骑士Faiz/木巧】温柔

*我只能说我尽力了
*初稿写的乱七八糟,码出来还是乱七八糟

  大战已经过去很久了,王的陨落代表着Orphnoch的结局。巧躺在旅店的床上,用手遮住刺眼的灯光,看着手掌中落下的沙粒苦笑连连。

  前几日巧就已经离开了菊池,沙化的程度越来越厉害,留下必定会引起怀疑,反不如直接离开的好。‘看样子是撑不过几日了啊’巧不想睡,怕睡了就再也醒不来了,但眼前一片朦胧,耳边仿佛循环播放着催眠曲。他在明黄的灯光中看到了手的叠影,数不清的叠影……

  巧睡着了,梦中的世界一片朦胧,巧不知该去向那里,便随意走动着,他在路的尽头看到了已经死去的长田结花。

  瞬间的昏眩,再次睁开眼,巧发现自己的视角变矮了许多,身体也不受控制,他很快发现了一个问题:这不是自己的身体!是……长田!巧在长田的身体中旁观着一切,霸凌、抛弃、反抗、变身、绝望、爱情、死亡……一幕幕的画面如电影般在巧的眼前展现。

  巧醒了,却没有任何动作,只是用空洞的眼神望着天花板,无视了被刺痛的双眼,无视了一切的空洞……巧不知道要怎么用言语来形容自己的感受,长田的一切,是谁造成的呢?

  人类,真的有保护的必要吗……

  “叮……”急促的铃声打破了宁静,巧回过神来发现已经是清晨了,电话是海堂直也打来的,说是回到了木场三人住过的公寓,他要在那里结束,巧是沉默的,他早已想好自己的终点。

  电话很短,挂断后,巧不想起身,只是躺在床上回忆,回忆着残存记忆中的一切。

  夕阳西下,夜晚降临,巧不想入睡,他对突然出现的能力产生了排斥,但睡神似乎只盯着他,巧再一次进入了梦乡,他又成为了旁观者。

  海堂的天赋与绝望,滑稽与勇敢,善良与……结束。

  清晨将第一缕阳光送进窗户,鸟鸣阵阵,巧睁开眼睛,转头看向窗外盛开的樱花,如此的圣洁美丽。巧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美好的一切。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得到这项能力,也许是神对自己怜悯的赐福。如果能不要,巧想他一定会拒绝。

  说到底人类,为什么要被保护呢……

  巧一个人走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对裤脚中滑落出的沙粒习以为常,巧走到了最后大战的地方——木场的墓穴。

  巧仿佛一瞬没了力气,跌坐在地,手摩挲着木场逝去的地方,仿佛当时的沙粒就在手中。的确是有,不过是自己的,但……不应该这么多才对。

  巧凝眉抬头,发现不远处有一只沙化的怪物,怪物见他注意,开口诱惑到:“你想要实现愿望吗?我可以帮你完成。(是这样吗?忘记了(//∇//))”就在巧要回答时,突然有一个少年穿过怪物滚到了巧脚边“……”,巧无视了倒霉的少年,起身打算变身,却发现又一只怪物出现扶起了少年,少年想要解释什么却被心急的怪物同伴拉走变身,与自己一样的红色……

  ‘新的英雄吗……不错啊’

  怪物很厉害,电王有些吃力,巧也变身加入了战斗,“咦,您是前辈吗?”“算是吧。”“谢谢您!”有了巧的战斗取得了绝对的胜利,在双方做过自我介绍后,良太郎得知巧居无定所之后取得了车长的允许,将巧带回了电车。

  巧靠在桌旁的墙壁上,使劲睁着双眼,不敢入睡。他有感觉的到,今晚的梦,主人公是木场……木场勇治,那个温柔到骨子里的人。

  他的逝去将自己的爱恋埋于心底深入冥渊。

  ‘这或许是最后一场梦了……’这样想着,终于还是进入了梦乡。亲人的背叛,绝望的坠楼,入骨的温柔,坚定的友情,彻底的绝望,舍己的牺牲……“木场……”巧醒过来了,满目的泪水模糊了视线。

  “啊——!”巧将有力的拳头砸在了坚硬的墙壁上,手上的疼痛却远不及心中的万分之一,巧哭着,像个孩子一样蜷缩在座位之中,车长阻止了一切想要上前探望的人。

  巧哭了许久,哭到了完全没了力气,浑浑噩噩的他又恢复了冷静,坐在车厢的一角,车内的喧闹与他完全隔绝。他盯着外面快速略过的景色,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过了很久,巧突然笑了,笑得无比温柔,车厢中瞬间没了声音,都看着他,沉醉在着温柔的笑容之中。

  巧又回到了上车的地方,那块墓地,他躺在那,依旧笑着。他无法看到自己的表情,但他知道自己是学着记忆中木场的样子笑的,木场永远都是这么温柔,向太阳一般包容着一切。
 
“木场……”
“巧,走吧。”
“嗯!”

评论(2)

热度(1)